手机上阅读

第102章 谁抓谁的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2章 谁抓谁的奸?

    听来,敲门的人,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免-费-首-发→【追】【书】【帮】

    一下一下,稳定而又用力。

    不多时,门口有脚步的踢踏声音,而后开门声,男人的声音,争辩,嘈杂,直至回归一片死寂。

    良久,叶展眉方才睁开眼睛,原来窗外早已经一片黎明。

    眼睛有些艰涩,她默默揉了揉,坐起身子。

    门外,蓦然传来一阵重物倒地的声音。

    门口的脚步声听来都沉重异常。

    叶展眉心中一惊,敲门声,竟不只是梦吗?

    她匆忙起身,打开房门便要走出去,却在看见门口的景象时,身形戛然而止。

    南瑾倒在地上,周身满是狼狈,一向美艳的脸上,唇角一片淤青。

    而门口……

    叶展眉脸色陡然变得苍白。

    早就应该猜到了,那个男人的本事,自己逃跑不过二十四小时,他便已经找到了她的下落。

    言止……

    此刻,他正站在房间门口处,呼吸沉重,眼底隐隐泛着一抹赤红,周身早已被一片怒火包围。

    他在愤怒,叶展眉怔忡,她甚至不知他为何愤怒。

    许是听见的客房的开门声,南瑾和言止几乎同时将目光移动了过来。

    “越来越热闹了!”南瑾勾唇,随意抹了一把唇角,人已经站起身,朝叶展眉的方向走了两步。

    言止却始终一动未动。

    “言先生是来找我办理离婚手续的吗?”良久,叶展眉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很好,很冷静。

    言止却依旧深沉的望着她,目光缓缓移动到她的肩头。

    叶展眉幡然醒悟过来,因着昨晚的睡眠,睡衣竟耷拉到了肩膀,她匆忙调正。

    “叶展眉,昨晚,你在哪儿?”言止终于出声,声音喑哑阴郁。

    叶展眉一怔,而后突然反应过来,是了,她和南瑾现如今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有奸情一般。

    南瑾穿着睡裤,而她只套着一件睡衣,就像是……奸情刚刚发生。

    “呵……”叶展眉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她竟然还笑了出来,甚至朝着言止的方向走了两步,“言先生是来抓奸的吗?”

    想来,也没有别的目的了。

    言止的瞳孔飞快紧缩,却依旧固执的问着之前的问题:“昨晚,你在哪儿?”

    好像……对这个问题异常在乎一般。

    叶展眉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起步,走到南瑾身边:“我一直在这里,在南瑾身边。”话音落下,她轻轻伸手,抓着南瑾的手臂,很是怯怯。

    她其实,很害怕此刻南瑾戳穿她。

    南瑾眯了眯眼睛 ,看了一眼身侧的女人,而后眉目舒展:“这么说也没错,昨晚,还真是美好啊!”

    说到后来,他已经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的确很美好,美好到,他放着那么多的美女没去陪,偏偏去了一趟典当行!

    只是这句话,听在言止耳中,却又是另一番意思。

    他的目光,顺着叶展眉的动作,缓缓落下,落在她拉着南瑾手臂的手上,莫名觉得二人接触的肢体,那般刺眼,刺眼到,他第一次在心底动了杀机!

    最终,他的眼神陡然一僵,目光中的怒火瞬间凝结,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沉静下来。

    言止分明看见,原本一直戴在叶展眉无名指上的婚戒,已经消失,光秃秃的,那般刺眼。

    他眯了眯眼睛:“叶展眉。”他那般沉稳的唤着叶展眉的名字,一字一顿,声音平静。

    叶展眉的心颤抖一瞬。

    言止却只径自向前,没有看南瑾,只朝着叶展眉的方向走去。

    “出走的第一天,便急不可耐的摘下婚戒,想要证明什么?”他问着,步步逼近。

    “穿成这样,露出肩膀,又是给谁看?”

    “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婚,为了谁?”

    每问一句,他便前行一步。

    叶展眉是真的害怕了,竟不知不觉见脱离了身边的南瑾,脚步不断的后退的,却……始终逃脱不开言止的逼视。

    “咚——”不轻不重的响声,她已碰见身后冷硬的墙壁。

    “叶展眉,告诉我,为了谁!”言止眉眼却越发冷峻,他紧紧盯着她,不放松一毫。

    叶展眉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紧绷,紧绷……直到最后,彻底松懈。

    她眯了眯眼睛,缓缓露出一抹笑:“怎么?言止,你吃醋了?在乎了?觉得你爱上我了吗?”

    不然,为什么问出这么多惹人遐想的问题,做出这般惹人遐想的的动作。

    那一瞬,言止的眼底飞快闪过一抹慌乱,却转瞬即逝。他生生挤出一抹笑容:“这个时候,对我说爱,叶展眉,你觉得脏吗?”

    “若爱真如你说的那般,那爱,本身就是不可饶恕的存在!”

    他的声音,如同尖利的箭,轻易刺穿她所有伪装的坚强。

    “言止!”叶展眉陡然出声,声音带出了尖锐。

    “……”言止沉默了下来,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一下一下,彰显着他的愤怒。

    良久……

    “告诉我,昨晚,你们发生了什么?”他的声音已经趋于平静,眼底再无任何情绪波动。

    叶展眉蓦然觉得有些可笑起来,她也真的笑了出来,笑的腰身都有些弯了。

    她说:“言止,我和南瑾,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你不碰我,难道别人还不能碰我吗?反正我第一次都给了别人,不外乎多几次!究竟要怎样,随你便!”

    随你便!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一向洁癖的言止,最不能容忍背叛。

    果不其然,她看见言止瞳孔深处似乎有火苗在逐渐化为灰烬,像是……死气沉沉。

    “咚——”巨大的声音,男人的拳头重重砸来,却最终落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沾染了点点血丝。

    待他收回拳头,叶展眉恍惚看见,言止的指间,似乎都隐隐颤抖。

    可随即,他转身,再不看她,大步流星朝套房门口走去,身形颀长,后背坚挺,绝色傲然,像是……对她绝望了。

    叶展眉身子瘫软的靠在墙壁上,眼底似乎一阵干涩,却落不下泪来。

    她终于,说出了比那个男人还要狠绝的话,把那个男人逼走了。

    这是她想要的,没错,这是她想要的,只是为什么……心……还会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