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8章 我请你喝酒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8章 我请你喝酒吧

    是啊,只是离家出走而已。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外人眼中,叶展眉连婚变都不敢承认。

    离家出走,是最好的理由了。

    “原来言太太在离家出走啊!”南瑾“了然”的点点头,“难怪言先生在各大机场车站主干道都安插了人马呢,原来是要找离家出走的言太太!”

    说到后来,他的语调明显是不相信的。

    叶展眉身体蓦然一僵,整个人突然有一种被人看穿的狼狈。

    “我什么事情,用不着南先生管!”她猛地偏头,避开了南瑾的目光,视线放在南瑾车后的一排车流上,“南先生还是先离开的好!”

    话音落下,她起身便要继续前行。

    “砰——”身后,却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

    下一瞬,叶展眉的手腕被人抓住。

    “怎么?南瑾,你不会真以为开着这辆玛莎拉蒂,就被我包养了吧?”叶展眉心底蓦然一阵愤愤,她明明都已经远远躲开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要苦苦相逼!

    一旁,行人的目光似乎都变得谴责起来,大抵是听见了包养的有关事宜,加上穿着艳丽的南瑾,让人有这种错觉也理所应当。

    而以往从来一提包养便变脸色的南瑾,此刻表情却越发调侃。

    “对对,就是这样,叶展眉,你仰着头对我说话的时候,不知道显得自己鼻孔很大吗?”

    叶展眉身形一僵。

    转瞬猛然低头,她不懂,南瑾为什么要这样拆穿她的假象。

    “啧啧,真丑!”南瑾摇头晃脑的感叹着。

    叶展眉猛地缩手,想要将手腕缩回,却被人更加用力的攥紧。

    “我请你喝酒去吧,叶展眉!”男人的声音,带着一抹罕见的严肃。

    叶展眉僵硬在原地,眼神怔忡。

    “像我这种和亲兄弟都明算账的人,请你喝酒可不是一件容易事,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南瑾一边说着,一边抓着她手腕,朝红色跑车走去。

    任由叶展眉在其身后不断的挣扎。

    “南瑾,你做什么!”

    此刻被南瑾抓着不断前行,叶展眉心底方才惊惶起来,可是男女之间的力气相差太过悬殊,她怎么也无法挣脱。

    “请你喝酒而已,叶展眉,别表现的让别人以为我想强奸你似的!”南瑾轻描淡写说着。

    “可是我不想!”叶展眉难得严肃下来。

    “你以为你现在有地方去?”走到车前,南瑾干脆放开了她,好整以暇的靠在车门旁说着。

    叶展眉的身体彻底僵硬下来,她想,南瑾说的对,她还有其他地方去吗?

    “而且,你不去,那就让后面这些车就等着你点头吧!”南瑾接着玩味看了一眼车后等着的几辆车,表情恶劣的可以。

    最终,红色跑车副驾驶的座位被人缓缓打开,叶展眉已经坐在座位上,行李箱,留在南瑾脚边。

    南瑾表情立时变得难看起来:“叶展眉,你以为小爷是你苦力吗?”

    车内的叶展眉,却只充耳不闻,两眼只看前方。

    ……

    果然,什么人去什么地方。

    叶展眉安静的看着面前的地点,某个说要请她喝酒的男人,却只微微挑眉:“这里是我常来的地方!”

    一个混杂的酒吧,叶展眉从未来过这种地方,她平日只去清吧。

    显然,南瑾在这里如鱼得水,所经之处,都有人打着招呼,不少人目光还放在叶展眉身上,神情调侃。

    一个手臂上纹着一条黑龙的人甚至还大老远拿着筛盅上前:“南少,玩一把?”

    南瑾随意接过筛盅,随意在空中晃了晃,而后“砰”的一声落在一旁的吧台上,筛盅打开,六个六。

    “今日暂休!”南瑾得意对叶展眉挑眉,转头对身边人说着,而后看向吧台后的酒保,“东方,把楼上包厢空出来。”

    “好的。”酒保应了一声,而后默默抬头,“南少,我名叫方东。”

    南瑾却早已直接上楼。

    当包厢门关上的瞬间,外面的一切嘈杂似乎也被隔绝在外,空间瞬间平静了下来。

    “怎么?第一次来?”南瑾似乎看出叶展眉的心思,挑眉问着。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市中心?”叶展眉默默开口问着。

    她必须严谨,若是……这个男人和言止有利益往来,她会离开。

    “以为我是为了你?”南瑾看出叶展眉心中所想,微微勾唇,“少臭美了,叶展眉!”

    叶展眉:“……”

    “市中那场万人相亲大会,我是主办方!”最终,南瑾耸耸肩,默默解释。

    万人相亲大会……

    叶展眉想到方才的经历,有些了然……

    见女人长时间不说话,反倒是南瑾率先开口:“怎么?你不相信?”

    “我相信!”叶展眉回应。

    南瑾勾唇:“怎么?信我?”笑的暧昧极了。

    叶展眉却只严肃神情看向一旁,“毕竟,那么没有品位的相亲大会,和南先生很搭。”

    而后,她已经起身坐在一旁的软皮沙发上。

    她没地方去,刚好可以在这里将就,至于以后的事情,便交给以后吧。

    “叩叩——”门外,却蓦然传来几声敲门声。

    南瑾眼睛一亮,飞快起身。

    酒保身后跟着两个人,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箱酒:“南少。”

    “嗯,放在桌面上。”南瑾的反应,很平淡。

    叶展眉诧异的望着酒保手中的酒,三箱,将整个桌面挤的满满的。

    她只是……想休息而已。

    “干嘛?”等酒吧离开,南瑾挑眉,“我说过请你喝酒,便不会食言而肥!”

    “你可以食言而肥!”

    “小爷不是那样的人!”南瑾吹了声口哨,直接上前,拿过一瓶酒,“怎么?不敢?”

    叶展眉抬眸望了他一眼,“你不用这样说,激将法对我没用。”

    “那这个法呢?”南瑾从口袋中将手机随意拿出来,“言氏总裁的号码,我还是记着的。”

    南瑾说着,却微微蹙眉,他竟莫名想要……戳穿眼前女人强装冷静的面具。这个女人心中明明不像表面这般平静的!

    叶展眉身形一僵,最终起身,拿过桌面一瓶酒:“南先生,不就是喝酒吗?”

    话音落下,她已高高举起酒瓶,仰头大口大口喝着。

    是啊,不就是喝酒吗?

    叶展眉连和言止离婚都不怕了,还会怕喝酒吗?

    更何况……她本就心情郁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