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章 告诉我,你是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16章 告诉我,你是谁

    偌大的书房,此刻却只剩下一片死寂。★首★发★追★书★帮★

    叶展眉怔怔站在原地,腿似乎都有些酸软了。

    良久,她缓缓抬头,死死看着言止的方向,随意拿起一张照片。

    “言止……”她安静唤着他的名字,那般温柔,唇角似乎都带着一抹缱绻的笑,“你知道漓镇吗?”她问,问的百转千回。

    言止沉默了下来,没有应答。

    熟悉的名字,可是……

    “你不知道,你连记得都不曾。”叶展眉替他回答。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叶展眉重复了一遍他的话,“言止,是不是我说过的所有话,对你而言,不过是耳边风罢了,你连记得都不屑?”

    言止眼底飞快闪过一抹震惊,他抬眸,竟不敢直视女人的眼睛。

    “你说你忙,所以蜜月,我便挑选一个近的地点,可是后来,言止,后来我才知道,你的忙,是分人的,对我,你这一生似乎就没有空闲,对别人哪怕任何一个像温水音的女人,你都能百忙中抽出时间……”

    “可我他妈的是你的妻子啊!”女人的声音陡然增大,撕心裂肺。

    言止整个人仿若金石,紧绷僵硬。

    整个书房,只剩下叶展眉沉重的呼吸声。

    不知多久……

    “我知道你在乎什么。”叶展眉再次开口,声音喑哑。

    言止在乎的,是言氏,所以当初,这个天之骄子才会勉为其难的答应和叶家的联姻,才会有了他们这段疯狂的婚姻。

    言止在乎的,是温水音,所以现在,他才会不愿意离婚,因为他要替温水音守护爱情。

    “言止,签了离婚协议,许多事情,便会有一个结果,你在乎的,会再次回到你的身边。”说着,叶展眉认真将书桌上的照片撇到一旁,将下面的离婚协议拿出来,递交到言止面前。

    只要签字,就好。

    书房内的灯光很亮,白昼般的亮,灯光照在言止的脸颊,叶展眉甚至觉得……这个男人的脸色似乎骤然变得苍白起来,他整个人变得格外虚弱一般。

    房间内,一片死寂。

    过了好久好久,言止方才缓缓走到一旁的书架上,随意从上面拿下来一本书,黑色的封皮,格外熟悉。

    而后,他将书放在叶展眉的面前。

    “叶展眉,那这又算什么?”

    那本书,隐藏着叶展眉的全副心思,小女生般的爱意,在其中被宣泄的淋漓尽致。

    他发现了。

    叶展眉安静想着,心底说不上来是满足还是酸楚,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

    “那三个英文字母吗?”叶展眉轻笑,“言止,I love U,三个单词,我对任何人都可以讲,现在的这句话,对我而言,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五个字,是这个女人对自己曾经感情的全部评价。

    言止的心底蓦然涌现一股愤怒,愤怒的想要让这个女人将所有的话收回。

    可是……话到嘴边,却终究如鲠在喉一般,喉咙……痛到酸胀。

    “就像你认为的那样,我水性杨花,言止,我连第一次都可以乱给人,我和南瑾和那么多男人纠缠不清……我活该婚姻都不幸福……”

    明明不该再伤心,可是心底澎湃而来的酸楚,还是席卷了她。

    女人带着哽咽的声音,终于唤回了言止的神志,他缓缓转眸,看着身侧的女人,良久,他缓缓将电脑屏幕转移到叶展眉面前。

    电脑屏幕上的人,是她面对记者采访时的样子——“我和言止,早已协议离婚。”女人平静无波的声音,面对着镜头,直直说出。

    “叶展眉,你这么固执的只要离婚,究竟是为了谁……”言止目光“平静”的看着她,声音竟柔和下来。

    “叶展眉,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我签字,为了谁?”

    言止第一次……生出这般嗜血的感觉,第一次,胸口被强大的情感支配着,可他却只能生生压下,故作平静。

    “不要一切,连爱情都可以舍弃的你?为了谁?南瑾?顾开颜?还是这个男……”

    “够了,言止!”叶展眉的声音都跟着喑哑起来,“所有人都有资格说我,你凭什么……”

    叶展眉想,一定是她疯了,才会在这个男人盛怒的时候,还敢与他争辩。

    “不够!”言止的声音却越发凌厉,“叶展……”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眼前一片黑影。

    叶展眉已经飞快冲上前,唇重重压在言止的唇上,近乎啃咬一般。

    言止眼中一阵惊愕,叶展眉却已经顾及不上许多,不断的逼近上前。

    她不断的吻着他,像是将自己的生命都忌献出来一般。

    之前一直在忍耐的泪水,在闻到鼻翼熟悉的味道时,再也控制不住落了下来,落在二人触碰的唇上,一阵苦涩。

    言止是惊诧的,他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主动。

    泪水很咸,很不美好的吻,他却不忍松手。

    像是……熟悉到前生吻过一般,包括……手边的触感。

    他深深的呼吸着,就连味道,都这般熟悉。

    “叮——”他的手似乎触碰到了什么,发出一声细微的撞击的声音。

    连衣裙身侧的带子末端,有两颗镂空的白金雕花,因为二人的动作,而碰撞在一起,声音悦耳动听。

    那一瞬,言止的身体陡然僵硬。

    熟悉的声音,像是敲响了他脑海中致命的神经一般。

    就像那天晚上,那个柔软的女人一般。

    就是这个声音……一模一样。

    言止一生,真正醉过两次。

    一次是他完成第一笔数十亿项目的那天。

    另一次,在一场毕业典礼上,他原本的生活被禁锢,创办的企业被自己的母亲亲手一点点毁掉,只为要他继承言氏,那些曾经的黑暗,以及言氏股东的刁难,酒不醉人,人自醉。

    醉到后来,已不省人事,却依然记得,那天的温香软玉在怀。第一次……觉得被世界温柔以待。

    和……现在,这般相似。

    “告诉我……”言止猛地伸手,隔开与叶展眉之间距离,目光阴冷。

    叶展眉惊怔,眼神满是茫然,她目无焦距的看着身前的男人,即便是她的主动,换来的……却依旧是毫不留情的拒绝……

    这就是……她要离婚的理由。

    可是……她的空濛,最终被男人凌厉的声音打散。

    “叶展眉,告诉我,你是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