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章 去典当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9章 去典当行!

    叶展眉的酒量从来都是不好不差的。「^追^书^帮^首~发」

    可以应酬,但一定会醉。

    尤其是今晚喝的瓶酒,辛辣苦涩,更是醉人。

    和南瑾,就像是颠倒了一般。

    上一次,是这个男人倒在城郊的岩石上,喝得烂醉,这一次,却换成了她。

    叶展眉自嘲一笑,仰头重新将一杯酒一饮而尽。

    一旁,南瑾脸上标志性的笑容都渐渐隐去,他眉心微蹙,却始终不发一言。

    “你说,有什么意思呢?”安静坐在沙发上的女人陡然开口,声音透着一抹喑哑,“有什么意思呢……”

    “什么?”南瑾眉目微凛。

    “不爱的人是他,喜欢别人的也是他,不同意离婚的是他,害我无家可归的人,还是他……他到底有多么恨我啊……”

    说到后来,叶展眉死死的睁大眼睛,不让其中的湿润落下。

    南瑾眯了眯眼睛,仔细打量着身前的女人。喝醉了吧,不然,清醒的叶展眉,可没有这般肆意。

    “他说,为了别人,要困住我……他不相信我,怕我去勾引他心爱女人的男人……”叶展眉轻声低喃,“他从来没相信过我……”

    从未信过,哪怕一次。

    “言止?”南瑾微挑眉,尾音上扬问着。

    “……”拿着酒杯的女人身体却陡然一僵,整个人定定坐在座位上,酒杯中的红酒,都跟着颤抖了一下,仅仅是这个名字,似乎都这般刺耳。

    “叶展眉,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南瑾冷哼一声,直接上前将纸巾盒扔在她的身边,“把你眼泪擦一擦!”

    眼泪?

    叶展眉顿了顿:“我没哭。”她垂眸,声音已经逐渐平静下来。

    “是是是,你没哭,你眼睛下面那是鼻涕!”南瑾冷哼一声。

    叶展眉身体一僵,最终缓缓拿过一旁的纸巾,没有擦拭,只是攥在手心里,越发用力。

    “叶展眉,你果然婚变呢吧?”南瑾突然凑近到她身边,“言止不要你了?”

    叶展眉终于转眸,目光依旧有些空濛,却还是勉强定焦在南瑾脸上。

    “是我不要他了!”

    是啊,她提出了离婚,她留下了离婚协议,她离家出走,怎么可能是他不要她了呢?明明是她先不要他的。

    明明她才不是被放弃的那个,可为什么,现在无家可归的人,也是她呢?

    “行了,瞧你那倒霉模样!”南瑾摇摇头,双手插兜站起身,“现在,起来。”

    叶展眉困惑。

    “你还真打算睡在这里?”南瑾瞪大眼睛,“拜托,你知不知道这个包厢包夜多少钱?小爷我的钱,可不是大风刮来的!”

    “呵……”叶展眉却只轻笑,而后踢了踢自己的行李箱,“你走吧,”她说,“我有钱。”

    价值连城的婚戒换来了那么多钱,她有的是钱。

    “你哪来的钱?”南瑾上前一步,眉心微挑,十足魅惑。

    叶展眉却很快将行李箱揽入到身前:“这是我的钱……”

    “知道是你的!”南瑾翻了个白眼,喝醉了也不忘护着自己的东西,“但现在,你出钱,我勉为其难帮你把这包厢拿下来吧!”

    包厢……是了,有包厢,她可以住在这里,不用时时刻刻面对言止随时存在的寻找。

    “拿去吧……”她伸手,松开了行李箱。

    南瑾斜睨她一眼,毫不客气上前,拿过行李箱便要朝门外走去。

    他已经绕过茶几……

    他已经走到门口……

    他已经……打开了门。

    “慢着!”叶展眉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声音莫名带着一抹尖利。

    南瑾的脚步,堪堪停在门口。

    叶展眉脚步踉跄上前:“我不住在这里了……”她说,说的喑哑,“我不住在这里了,你把行李箱给我吧……”话音落下,她已经飞快拖着行李箱,想要打开房门。

    “你能去哪儿?”身后,南瑾的声音传来,晦涩难懂。

    叶展眉脚步猛地顿住,她能去哪儿?

    她……明明应该醉了的脑子,为什么此刻却异常的清明。

    “我就知道!”南瑾一副认命的神情,直接将女人手中的行李箱拎了过来,“送佛送到西,叶展眉,我今天摊上你,倒了大霉了!”

    话音落下,他已大步前行:“还不快跟上?”

    叶展眉好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脚步趔趄的跟了上去,胃里火辣辣的,似乎有什么,在七上八下的窜着,那般难受。

    这种烦闷的感觉,一直持续到酒吧外面。

    夜风猛地吹来,叶展眉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说不出的舒适,眼前,似乎也越发朦胧起来。

    迷蒙中,一个红色的车影快速驶来,叶展眉匆忙后退一步,那一瞬,她甚至以为那车要将自己撞飞一般。

    最终,红色跑车堪堪停在她的身边,车窗落下,又是熟悉的妖孽模样:“上车!”南瑾的声音中,甚至带着一抹命令。

    叶展眉却迟疑了,大脑最后的理智告诉她,不能上车,这个男人是花花公子,他身边的女人,从未重样过……

    “叶展眉,转身!”南瑾脸色一变,声音不悦。

    叶展眉这次倒是听话,转过身子,却刚好面对着酒吧门口的玻璃镜。

    “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叶展眉,你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我也是有审美追求的好吗?”南瑾的声音,格外不甘。

    叶展眉身体一僵,这次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起身,打开车门,上车。

    她的行李箱,正倒在车后宽敞的后备箱内,显然是被人随意扔进来的。

    它还在,她也便放心了。

    安静的靠在椅背上,叶展眉却只感觉心底前所未有的疲惫。

    “去哪儿?”男人的声音传来。

    “……”回应他的,却只有沉默。

    “叶展眉!”男人的声音很是愤怒。

    叶展眉却猛地闭上眼睛,不敢看见任何,不知过了多久,她方才轻声说道:

    “去典当行吧。”

    “什么?”许是呼啸而过的汽车鸣笛声太大,南瑾一时有些没有听明白。

    这一次,叶展眉却只是安静转头,看向窗外,声音却已经清晰了许多。

    “去典当行。”

    她还是输了。输的一塌糊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