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4章 生日愿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34章 生日愿望

    两人之间的气氛,随着叶展眉的声音落下,而变得有些凝滞。「^追^书^帮^首~发」

    叶展眉安静又吃了一口面条,眯了眯眼睛:“面很好吃!”她说,说的一本满足。

    南瑾的表情却不复调侃,相反,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你也吃啊!”叶展眉轻笑,语气已经变得明快起来。

    只是手中的筷子却不翼而飞,南瑾将她的筷子放在一旁,目光时前所未有的凝重。

    “叶展眉,你知道了什么?”

    “你有什么是不想让我知道的吗?”叶展眉眨了眨眼睛。

    南瑾却格外严肃:“有。”他有事情不想被这个女人知道,却没有说,是什么。

    “这样啊!”叶展眉没听见有人这样回答,当下思路有些混乱,却很快反应过来:“南瑾,你的钱包,在回来的时候,我扔在漓河了。”

    范思哲的褐色钱包,她扔下去的时候,身边的杨欧痛心疾首。

    “是吗?”南瑾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扔就扔了吧,小爷不差钱。”

    “其实我也舍不得扔。”叶展眉说着,笑了笑,“六位数的钱包,扔出去肉都在痛,可是,你猜,我在钱包里看见了什么?”

    明明是在问问题,她的神情,却格外安宁。

    “纽扣追踪器。”南瑾替她回答了出来。

    “是啊。”叶展眉似乎很高兴的眯了眯眼睛,“就放在卡包的夹层中,要不是我偶尔将杨欧的名片放进去,还发现不了呢。”

    小小的纽扣追踪器,不起眼的只发着点点红色的微弱光芒。

    “别笑了。”南瑾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定定看着面前的女人。

    叶展眉的笑僵硬片刻,最终缓缓消失。

    “南瑾,我知道,你是生意人,我理解。”她说着,低下眼睛,“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算扯平了吧。”

    “叶展眉!”南瑾猛地拍了一下桌面,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叶展眉一跳。

    “谁要跟你扯平?叶展眉,你打我一下,我都可以向你追讨百八十万,怎么?被人欺骗,利用,就可以直接扯平?叶小姐是打算改名叫叶圣母?”

    叶圣母?

    叶展眉一僵,她看着面前的男人,而后又垂眸,看了一眼面前的长寿面:“我从来没喝过长寿面,”她安静开口,“原来一根面条,可以这么长。”

    说完,她轻笑一声:“所以,南瑾,谢谢你。”

    哪怕放了追踪器,依旧给了她二十多天的清静时间,还带她吃了第一次长寿面。

    “叶展眉,你真可悲。”南瑾轻轻开口。

    叶展眉身体一僵,没有回应。

    “从小到大,没有喝过长寿面很可悲。”

    “连责备人都不会,很可悲。”

    “叶展眉,你这么可悲的人,难怪会失婚呢!”

    难怪会失婚,她这么可悲的人。

    叶展眉突然觉得眼圈一热,她几乎瞬间抬头,看着身前的男人:“南瑾,你到底想说什么?”没有刻意放轻自己的语气,声音格外大声。

    一旁的老板娘安静的将电视声音调小了一些。

    “我说的不对?”南瑾却只是挑眉,越发过分。

    “是啊,你说的对,我可悲,我没吃过长寿面,我从小没有母亲,我可悲,不会责备人,可是做错事情的明明就不是我!”

    “我活该失婚,南瑾,我这样的人,活该失婚的话,那么你呢?你这样的人?随意玩弄别人感情的人又算什么?行走的种马?”

    说到后来,叶展眉已经语无伦次。

    南瑾望着眼前激动的不像平常样子的女人,唇角突然露出一抹笑容,他伸手,从一旁纸抽盒中抽出一张纸巾扔到叶展眉面前。

    “真丑,叶展眉。”他说。

    能哭出来,便代表,还不算痛到极点,对吧?

    “我丑,关你P事!”叶展眉第一次没有顾忌的说出声,没有用南瑾扔过来的纸巾,重新拿了一张,随意在脸颊上擦拭着。

    “是不关我的事,但你吓到我了。”南瑾说的理所应当。

    叶展眉将纸巾扔在一旁,没有作声。

    “叶展眉,”南瑾的声音,都跟着低沉下来,“其实吃过长寿面,也没什么好炫耀的。”

    “什么?”

    “每年都有人为你做长寿面,而后突然有一天,做长寿面的人走了,这种人,也很可悲。”南瑾说着,缓缓垂眸。

    叶展眉的脸色变得有些复杂:“你说的……是你?”

    “我?”南瑾微怔,而后轻笑,“是我的母亲,她去年就把我抛弃了!”

    叶展眉一怔,想到南家那些人叫南瑾私生子的样子,他……也有苦衷吧。

    “骗你的!”南瑾猛地笑出声来,“我的母亲才不会舍得不要我。”

    叶展眉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她只是去世了而已。”南瑾继续笑着。

    叶展眉表情僵硬下来。

    “这次真不是骗你了!”南瑾故作冤枉的摆摆手,“胃癌,晚期,可悲最后一年生日,她做了最后一次长寿面,她那个不孝的儿子却没赶上吃!”

    “……”

    “我不敢想象,那一晚,她是怎么忍着胃痛,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人发现,晕死在家中的。”

    南瑾说着,眸光低垂,再不抬头。

    忍着胃痛,直到第二天才被人发现。

    叶展眉的心脏的陡然刺痛一瞬。

    恍惚记得,一个男人也对她说,我在这里等着你,叶展眉。

    罕见的温柔,是那个男人说的。

    前不久,才刚刚胃出血的男人。

    “喂,叶展眉!”一旁,南瑾在她面前挥挥手,“就算我的故事很感人,你也不需要用这种黯然销魂的眼神看着我吧?”

    “胡说什么。”叶展眉蹙眉。

    “怎么?被我的故事感动了?发现爱上我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了?”南瑾调侃,仿佛刚刚说那个故事的人,不是他一般。

    “你的故事,究竟是真是假?”叶展眉平缓了一下神志,冷静问着。

    “嗯……”南瑾真的认真思考了一秒,而后对她挤了挤眼睛:“半真半假,以后若是还有机会,再告诉你。”

    叶展眉没有应声,她不相信,二人还有彻谈的机会,转眼,夕阳已经西下。

    “快点吃吧,吃完我要离开了。”

    南瑾抓着筷子的手微顿,与之前的调侃不同,这一次,他的眉眼罕见的认真:“真的约了某个男人?”

    他们都清楚,南瑾话中的某个男人是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