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9章 对不起,滚远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29章 对不起,滚远了

    言止用的,是他本攥着叶展眉手腕的那只手。首发www.zhuishubang.com

    修长白皙,而指节分明。

    那是叶展眉看过最好看的手了。

    她只是被言止说的有些僵硬,却很快反应过来,转身,冷静朝门口走着。

    他要她滚,她便滚了,没有必要再留在那里。

    身后的病房中,传来瓷碗破碎的声音,叶展眉甚至能够想到,那个男人暴躁如雷的样子。

    她却……半点不想回身。

    叶如岑依旧没有回家,叶锦在外面,整个叶家,只有叶展眉一个人,她倒是省事了许多,不用解释太多的时间,只随意和管家说了一声不要打扰自己,便直接起身上楼。

    她已经不想再纠结任何了。

    安静坐在床上,良久,叶展眉方才缓缓从口袋中将离婚协议拿出来。

    自从那天从言家离开后,这份协议,她一直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同时,这份协议,也在时时刻刻提醒着她,不能心软,若是不想以后一直沉浸在痛苦中的话。

    最终,她重新郑重而仔细的将文件折叠整齐,放进随身的包中。

    日子,也便这样不痛不痒的过去。

    叶展眉一直憋在叶家,再没有出门,左右不过五六天的时间,她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中间王冠给她来过电话,声音中满是为难的问她为什么不回去。

    叶展眉只笑了笑,说了一声她再也不想开任何工作室了。

    只是,最终还是没忍住,柔下声音,说了一句:你们好好工作。

    言止收购了工作室,算来,其实是工作室赚到了。

    背靠言氏,工作室以后的成单量也好,档次也罢,都会大幅度提升。而那些原本知名的设计师们,也算是正合适了。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美好的样子。

    叶展眉在叶家的第七天,接到了一通短信,短信内容很简单,只要她在下午两点,到达市区的绿意餐厅便可。

    没有落款,陌生的号码,重重迹象表明,对方在隐瞒着自己的身份。

    叶展眉第一次猜测的便是言止,却很快被她摇头否定。

    言止是个骄傲的人,他的骄傲,不允许他率先对她低头的,更何况……他的病情,需要养半个月才好。

    她本想将这通短信当做一场莫须有的恶作剧便好,却在看见那短信发来的第二通短信时,她还是动摇了。

    第二通短信很简单:我可以帮你达成愿望。

    那个人,了解她。

    叶展眉很清楚这一点。

    只是,这种敌人在暗,自己在明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当指针快要指向二的时候,叶展眉最终还是起身。

    她的好奇心让她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连她自己的愿望都不知道的时候,便夸下海口说她能够实现她的愿望。

    下午两点十分,叶展眉方才到达绿意餐厅,迟到了十分钟。

    或许餐厅高峰期已经过去,此刻的餐厅人很少,只有落地窗有几对情侣在窃窃私语说些什么。

    “嗡——”口袋中,手机铃声响起。

    “上二楼来。”那个声音,格外平静,是一个女人。

    叶展眉顿了顿,她心中,已经有了计量。

    二楼,走廊最深处的包厢,叶展眉进去的时候,只看见一个女人正郑重的拿着茶杯,冲洗着面前的茶壶,动作缓慢优雅。

    听见开门声,女人没有丝毫的诧异,依旧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直到一壶茶水全部浇完,她方才抬眸,看向叶展眉:“迟到了,这不像你。”

    “我本可以不来的。”叶展眉看了她一眼,坐在女人的对面,“温小姐要见我,不必弄得这么神秘。”

    温水音。

    “不弄得神秘一些,展眉,你确定你肯见我吗?”温水音了然轻笑一声,“事实上,展眉,神秘一些,你出现了,便足够了。”

    只要目的达到,过程不重要。

    叶展眉抬眸盯着面前的女人,没有开口。

    “想吃什么?”温水音轻笑一声,“这里的豌豆黄不错,你可以尝尝。”

    “不用了。”叶展眉笑了笑,“我们之间,不用这样虚与委蛇。”

    她们见过彼此曾经的样子,也知道彼此真正的面目,不需要这样复杂。

    “好。”温水音眯了眯眼睛,似乎在考虑着从何处说起,“我和顾开颜分手了。”语气中,没有任何异样。

    “……”叶展眉没有作声。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温水音轻笑,“顾开颜告诉你的?”

    “你只是想说这个而已?”叶展眉蹙眉。

    “这是其一。”温水音顿了顿,“他有没有说起我的其他事情?”说到这里,温水音的声音似乎有些喑哑。

    叶展眉表情一滞,她紧盯着温水音的表情,企图在其中看到一丝破绽,听她的语气,似乎真的对顾开颜用情颇深的样子。

    “你不用看我!”温水音却突然笑了出来,“叶展眉,我说过,我的确在乎顾开颜,但对他的用情,还没那么深,甚至还没对言止深呢。”

    叶展眉始终没有开口,只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温水音在提起言止的名字时,有一种爱恨难分明的感觉。

    “言止似乎知道当初的真相了呢?”温水音完全是想到哪里便说什么,话题突然便转到言止身上,“知道当初,毕业典礼那一晚,和他在一起,甚至陪他度过一夜的人,是你了?”

    她的声音明明是反问,却满是肯定。

    “……”叶展眉手指一僵。

    “看来,是真的。我似乎真的是得不偿失啊!”温水音轻笑一声,“果然,我还是失败了呢,展眉。”

    叶展眉眉心越发紧皱,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从她口中说出,这般刺耳。

    “只是,展眉,我还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说着,温水音转头,看向窗外,眼神似乎有些迷离,“你不会真的以为,那一年毕业典礼,是我和言止第一次见面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