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8章 无法拒绝的条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8章 无法拒绝的条件

    记者们被负责人不由分说的遣散,甚至不等叶展眉片刻辩解。免-费-首-发→【追】【书】【帮】

    “南瑾,你到底要做什么?”叶展眉转眸,满眼疲惫。

    “当我的助理啊!”南瑾说的理所当然,“而且,这是澄清之前绯闻最快的手段。”

    的确,是最快的手段。

    叶展眉赞同:“既然这样,那我就先……”

    “我在所有媒体面前说了你是我的助理,叶展眉,你是要我在全市人面前丢人?”南瑾打断了她。

    “……”叶展眉沉默片刻,“南瑾,你的助理,我不会同意,更不用说什么私人助理。”

    “嗯。”南瑾点头,“私人助理负责的很简单,除了暖床,什么都不需要。”

    “我不想当你的助理!”

    “好吧,可以不暖床,但平时要负责叫我起床,做早餐之类的……”

    “我说我不会当的!”叶展眉声音加大。

    “但你别以为自己可以得寸进尺,我从来不谈办公室恋情!”

    “南瑾!”叶展眉声音有些无奈,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将自己的话听在耳中,却不想多言,转身,直接便要离开。

    “叶展眉,在这里,你以为你可以逃离言止的阴影?”南瑾的声音陡然增加,好整以暇,“你出去打听打听,除了我,还有谁敢背着言止收留你!”

    背着言止收留她……

    叶展眉其实是相信言止的势力的,言家,在锦市,说是一手遮天也不为过。

    她脚步微滞。

    “而且,叶展眉,净身出户的你,难道不需要钱?”南瑾干脆将话说开,“六位数,留下。”

    “南先生的助理还真是节俭。”叶展眉冷哼。

    “我说的是月薪。”

    “……”

    叶展眉微怔,她倒没想到,现在的自己,竟然还值这么多钱。

    “你图什么?”她转身,不得不怀疑南瑾的动机。

    “省了一笔公关费,而且,叶展眉,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刚离婚的你就是行走的宣传爆点?”南瑾挑眉,一副“在商言商”的奸商模样。

    刚离婚的她……叶展眉垂眸,安静凝思片刻:“拿别人的伤心事当卖点,南先生当真是爱在人伤口上撒盐啊。”

    “凡因为你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效益,五五分。”南瑾挑眉。

    “成交!”

    叶展眉眯了眯眼睛。

    她需要钱。信用卡,被她给如岑了,所有的有形资产,被言止瓜分了。

    叶锦那里也许还有,可是,满世界乱窜的叶锦,除非他主动联系别人。

    至于南瑾在她的伤口撒盐这件事情,叶展眉只想笑,她的伤口早就被洒满了盐,甚至腌入味了。

    这点小伤,甚至已经无法撼动她分毫。

    转身,她从记者招待会现场,离开的干净利落。

    叶家,只有她一个人了,叶展眉走下的士,方才想起这一点,心底有些孤寂。

    只是刚走到别墅门口,却被一个穿着保安服的人拦住了:“叶小姐,咱们的物业费都是按季度收取的,您本季度的物业费,秦先生没有定时来缴。”

    “秦先生?”

    “就是以为叫秦柯的先生,每次都会按时来缴纳,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保安的话,并没有说完,只看见眼前女人脸色微白,“叶小姐,您怎么了?”

    “没什么……”叶展眉勉强笑了笑,“我会……按时去缴纳的……”

    而后,绕过一脸困惑的保安,朝别墅内走去。

    秦柯,是……言止的助理。

    叶展眉,其实从来不知道,原来叶家别墅还有物业费这一说的。

    环视眼前空无一人的别墅,叶展眉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本以为没关系的男人,却还是……阴魂不散。

    突然便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叶展眉拿过一旁的外套,直冲冲朝着别墅外走去。

    茫然走在街道,天色有些暗沉,远处的灯光开始渐渐亮起,一片灯红酒绿。

    “咕”一阵响声。

    叶展眉摸了摸肚子,此刻方才反应过来,她似乎……一整天没有吃饭了。

    摸了摸口袋,只有几十块钱现金。

    环视四周,她最终随意走进一家大排档中。

    以前,上学的时候,倒也吃过这些,却也很长时间了。

    “欢迎光临,小店经济实惠,酒水畅饮……”老板熟练的招呼着客人。

    夏末的天气,老板的额头满是汗水。

    “我要一份……面,好了。”叶展眉轻声说着。

    “好嘞……”老板爽快的应着。

    “再来两瓶啤酒。”鼻翼,似乎袭来一阵馨香,女人的声音响起。

    叶展眉猛地抬眸,温水音正安静站在她面前,穿着一件枚红色的高定短裙,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很长时间没到这里来了。”温水音耸耸肩,对叶展眉笑了笑,“不介意吧?”

    叶展眉看向周围:“那里有空位。”她这里,并不欢迎她。

    “本来就打算来找你的,没想到还没到你家,就看到你的身影了。”温水音像是没听出她的拒绝般,兀自说着,“现在想来,我们似乎好长时间没有喝过酒了。”

    “温小姐!”叶展眉眉心紧皱。

    “咚——”细微的响声,“二位的啤酒。”老板将两瓶啤酒放在二人面前。

    “叶展眉,你真和言止离婚了?”温水音拿起酒瓶,仰头喝了一大口,旋即说着。

    “……”叶展眉没有言语。

    “真是报应。”温水音冷笑,继而又喝了好几口,“叶展眉,真是报应。”

    “和你无关。”叶展眉不想再看眼前女人。

    “和我无关?”温水音像听见笑话般,“叶展眉,我最讨厌你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可实际上,你轻易拥有的,比我努力争取的还要好得多!”

    说到后来,温水音眉眼紧眯,像变了一个人:“不过现在好了,现在,叶展眉,你也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已!”

    “你说什么?”叶展眉抬眸,手下败将?温水音……不过是将言止当做打败自己的工具?

    “手下败将!”温水音一字一顿的重复着,“还不明白吗?叶展眉,我已经将你狠狠踩在脚下了!”

    话音落下,她重重举起啤酒:“叶展眉,你明白被言止喜欢的感觉吗?被那么优秀的人喜欢着,还真是可以满足一个女人所有的虚荣心啊。”

    “啊,我忘了……”温水音轻轻掩唇,“你怎么会知道被言止喜欢是什么感觉呢?”

    “叶展眉,现在,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被言止喜欢的感觉,”说着,她起身凑近到叶展眉面前,“真的很恐怖,也……恶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