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0章 薪尽火灭,桥路各在一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0章 薪尽火灭,桥路各在一方

    气氛,更冷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周围的客人被此刻强大的气场感染,纷纷付账离开。

    老板幽怨的眼神朝这边看了好几眼,最终默默缩回到柜台后。

    门口,站着穿着花色西装的南瑾,十足像个骚包的花蝴蝶。

    他微微一怔,最终直接走到叶展眉面前:“怎么?有客人?”

    叶展眉瞬间回神,她眯了眯眼睛,而后挥挥手:“哪能啊!这小地方,哪能容得下言先生。”

    一旁,老板的目光越发幽怨。

    气氛,越发凝滞。

    叶展眉很安静,坐在那里,没有一丝摇晃,像……从未醉过一般。

    她低头看了一眼桌面,朦朦胧胧的,好多空酒瓶,原来她喝了这么多酒啊?

    良久,她缓和了一下眼前有些晃动的感觉,默默撑起身子,站起来:“只是碰见个熟人,聊会儿天而已。”

    从此,言止,只是熟人而已。

    “叶展眉,闭嘴。”言止的声音,紧绷的吓人。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她,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般。

    叶展眉却笑了出来:“言止,你还以为我是那个听话的言家媳妇吗?”

    她再也不要是那个虚伪到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女人了。

    晃晃荡荡站起身,叶展眉想要绕过前方的人,却……没有成功。

    手腕,被人抓住,重重捏着,恨不得要将她的骨头捏碎般用力。

    “放开我。”叶展眉学着以往言止的语调,冰冷疏离。

    抓着手腕的手有片刻僵硬,却……没有放松,固执的抓住这最后一点可笑的牵扯。

    “言止,放手!”这一次,叶展眉说的格外严厉,“别忘了,离婚协议,是你亲手签的!”

    二人,再无瓜葛。

    “……”依旧沉默。

    “言止。”这一次,叶展眉的语调蓦然放松,“温水音喝的酒可比我多得多,你确定你不去看看?”

    温水音,注定是言止的软肋。

    抓着她手腕的手微微一松,却依旧堪堪抓着,仿佛叶展眉一用力,就能挣脱。

    “咳咳咳——”一旁,传来几声清咳。

    南瑾缓缓上前:“感谢二位让我看到一出好戏,不过,言先生,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该放手了!”话毕,他上前,站定在叶展眉身边。

    “……你?凭什么!”言止的声音,带着一抹得天独厚的霸气,却……分外喑哑。

    “当然是因为我是展眉的新欢了!”南瑾勾唇笑,“而且,言先生,您不会不知道,现在展眉可是我的私人助理啊……”

    说道私人助理,南瑾甚至还意思般低头脸红一瞬。

    叶展眉忽视被抓着的手腕,转头看向南瑾,而后轻笑出声:“你脸红什么?”将一旁的言止,忽视的彻底。

    “当然是害羞了!”南瑾对她眨了眨眼睛,“怎么样?有没有纯情小男生的味道?”

    “……”

    “想来言先生对于身边美人美景从来都不了解,应该还不知道,展眉就喜欢纯情小男生吧?”最后一句话,南瑾面对言止,挑衅十足。

    言止目光瞬间紧缩,紧盯着叶展眉的方向。

    他们二人……现在竟然已经可以这般熟络,明明……相识比起自己,晚了不知几年。

    “言先生还有其他事情吗?”叶展眉问出这句话的瞬间,手上力道在不断增加。

    她想要挣脱。

    察觉到这一点的言止,蓦然惶恐,手中微微用力。

    “言止,别表现的你很在乎我的样子。”挣脱不开,叶展眉干脆放弃,“过去三年,你对我露个笑脸,我都能高兴上半个月,现在我离开了,怎么?突然发现回头草其实很美味?还是说,你就是见不得我幸福?”

    “……幸福?”言止神情一顿,目光移到一旁南瑾身上,“和他?”

    南瑾眯了眯眼睛,怎么就被怀疑的这么不高兴。

    “就算不是和他,也会有其他人。”叶展眉笑,“言止,除了你。”

    除了你。

    女人的话,像一柄薄薄的利刃,戳进他心中,没有露出鲜血,只有浅浅的刺痛。

    言止的手却如同触摸到了烙铁一般,飞快松开。

    他从来都是骄傲的,他眼神中的复杂几乎全数消失,唯余幽深:“叶展眉,离婚了,果然不一样了。”

    连拒绝,都这么彻底。连让他却关心别的女人,都说的这般顺其自然。

    “言先生过奖。”叶展眉紧攥手心,一派自如,“言先生没事,便先行离开吧,我和老板还有私事要说。”

    私事,自然是不能被外人听见的。

    言止明明是走向温水音身边的,目光却始终紧盯着她,他低头,唤着温水音的名字,将她扶起,绅士极了。

    叶展眉依旧在笑着,她很满意自己今晚的状态,满意的不得了。

    言止最终扶着温水音,走向门口。

    叶展眉目光定定,没有动作。

    前方,身影,却停住了。

    “叶展眉……”言止的声音,有些艰涩。

    “……”叶展眉没有做声。

    “你还要和……他,待在一起?”明明,已近深夜!

    “我和谁待在一起,和言先生没关系吧。”叶展眉依旧在笑。

    钉在门口的身影,有片刻凝滞,却最终,缓缓起步。

    “言止。”女人的轻呼,很随意。

    言止的身体却立刻停顿,唇角的舒展还没有完全露出,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从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他就知道……只是转瞬,却已经僵硬。

    “有时间的话,还请你抽出点空闲,一起去民政局把离婚证明办理了。”

    言止身躯一僵,再没任何停顿,打开门直接走了出去,甚至关门的动作太大,门都反弹了回来,发出巨大的响声。

    走出门的瞬间,那被薄薄的利刃戳入心中,浅浅的疼痛,似乎开始冒出鲜红,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而来。

    明明……不该的……

    门内,似乎还能听见余下那二人熟络的的对话。

    “叶展眉,你说的什么老板?什么私事?”

    “不是助理吗?那么你就是我老板了。”

    “那私事呢?”

    “……”这一次,女人却沉默了。

    “喂?”南瑾不耐烦看她一眼。

    “老板,我想去洗手间……”

    “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