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4章 是他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4章 是他吗?

    在等谁?

    叶展眉怔怔站在门口,眼睛睁的很大,里面却一片空洞。★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她竟……有些不明白言止的意思。

    言止却猛地上前,逼近到她的跟前,她甚至能够闻到男人的呼吸声。

    “叶展眉,让你那般轻松的说出在床上等着的人,是谁?”他再次出声问了一遍,眼底越发阴冷。

    “……”

    “还没有领离婚证,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发生关系的人,究竟是谁?”

    “……”

    他依旧字不断的逼近着……

    叶展眉突然觉得有些惶恐,满心惊惧,她伸手,隔开二人的距离:“请让开。”

    声音,却止不住的沙哑。

    听见她生病后的嘶哑声音,言止似乎也顿了顿。

    “叶展眉,不想回答我之前的问题吗?”他轻轻开口,唇几乎要贴到她的唇上,目光,却冰冷落在叶展眉的身后,“不就是……为了他吗?”

    呼吸之间,他的唇齿喷洒的气息,都是冰凉一片。

    “言止……”叶展眉吃力开口,每个字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总归,不是因为你。”

    曾经,为他,千千万万次,却……终究不敢了。

    因为,叶展眉,也怕痛。

    不是因为你……

    女人的声音,明明很轻柔,却像是一记重锤般,锤在言止的心口,沉闷闷的痛。

    明明应该……这个女人,等谁都没关系的,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到了这里。

    听见她的电话,那般开心。

    他以为,她说在床上等他。

    从来温婉的女人,主动的让人心生欢喜。

    可转瞬,他却方才得知,她等待的,另有其人。

    已经决定了,签字了,离婚了,不该关心的。

    却受不了,她躺在别的男人怀中,咕哝软语的样子,哪怕想象,都不可以。

    可是,她却说,总归不是因为他。

    怎么……可以?

    “叶展眉,你还剩下什么?只要你收回那句话,只要你收回,所有的财产,我都……”还给你。

    叶氏,工作室,她想要的一切,她所有的资金。

    都可以不要。

    只要收回那句“不是因为你”就好。

    言氏总裁,第一次,谈这般赔本的生意,甚至……低到尘埃中。

    可叶展眉,却只垂眸不语。

    她不愿意。

    言止看着女人固执的神情,胸口的愤怒,似乎都偃旗息鼓,原来……即便这样,她都不愿意。

    “叶展眉,你明明……是喜欢我的。”言止的声音像是低喃。

    叶展眉睫毛轻颤,没有言语。

    “叶展眉,很久很久之前,你就告诉过我,你喜欢我。”

    久到,他们刚刚结婚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在书本里夹杂了感情的讯息。

    那本书里标注的三个字母,小女生的心意。

    I LOVE U.

    明明,她喜欢他。

    叶展眉猛地抬眸,隔着一片朦胧,望着眼前的男人,脚步,大大的后退一步:“言止,我真的……不喜欢了。”

    言止身躯一阵,下颌,似乎都紧绷起来。

    长久的死寂。

    “啪——”身后,茶几的方向,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声,惊扰了面前的二人。

    言止伸手,手指修长,食指直直指向叶展眉的身后。

    “躺在床上等着的人,迫不及待发生关系的人,是他?”

    “……”

    “叶展眉……除非我疯了……”

    他紧逼上前,一只大手重重扣住女人的后脑,唇,已经沉沉压下。

    愤怒,恐惧,颤抖,悸动。

    这个吻,夹杂了太多的情感。

    可是,独独没有……欲望。

    男人对女人的欲望。

    泄愤,虚荣……

    叶展眉蓦然惊恐,言止不是在吻她,言止是在羞辱她。

    在南瑾面前,那个……他已经认定了和她有关系的南瑾面前,故作这些亲密的动作,羞辱她叶展眉,究竟有多么的随便。

    “言止,松手。”她不断的挣扎,手狠狠掐着男人的手臂,掐到后来,拇指都跟着酸痛起来。

    可男人的手,却如同铜墙铁壁般,挣脱不开。

    吻,蓦然变得有些苦涩。

    言止的唇,一僵。

    “叶展眉,你在为他守身如玉吗?”男人的声音,质问到嘶哑。

    明明,她的第一次是他,她瞒了他那么长时间的第一次,是他。

    “没错,言止,我就是……唔……”

    却终究,没能说完。

    男人的唇再次压下,毫无章法,混乱不堪,牙齿,啃噬着女人的唇角。

    “言止……”艰难的声音,从二人唇齿间挤出,“不要逼我恨你。”

    “……”长久的沉默,“那便恨吧。”

    男人的声音,像是叹息,恨,代表会一直记得。

    那便恨吧。

    一旁,沙发上沉沉坐着的男人,双手紧攥成拳……

    “恩……”蓦然一声闷哼。

    叶展眉重重咬在言止的下巴上,唇齿立刻传来血腥味,她咬的很用力。

    这一次,言止终于松开了她,气喘吁吁,目光,却依旧像是盯着猎物一般,胶着在她的身上。

    叶展眉伸手,擦拭一下唇角沾染着血色的液体,目光幽深:“言先生这算什么?还是说,想和我来一场分手炮?”

    语气,越发嘲讽。

    “叶展眉……”言止望着她:“他,比我还好吗?”

    他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的,挤得分外艰难。

    比我还好吗?

    从来不屑于和人比,也从来不肯将所有人放在眼中的言氏总裁,最终,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比他还好吗?

    好到不惜放弃了他?

    好到将主动再不给他?

    好到……觉得他的吻难以忍受?

    南瑾,比他好吗?

    叶展眉看着眼前的男人,郑重的点点头,而后笑了出来,笑的格外灿烂,笑的眼角都跟着湿润了。

    她说;“言止,你说得对啊,他比你好。”

    “他温柔体贴,幽默风趣。可以晚上给我买包子吃,还陪我聊天看电视,我没钱了为我提供工作,我生病了亲自送药。”

    “言止,你呢?除了给我过你的背影和嫌弃,你还给过我什么?”

    叶展眉在言止面前,连脆弱都不敢流露半分,她害怕得到的不是关心,而是皱眉的转身。

    所以只能坚强,告诉自己,不是言止不关心她,是她真的不需要啊!

    可是……真的不需要吗?

    天知道!

    “叶展眉,这些,我……”

    “言止,求你,离开吧,你真的……给我们造成困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