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7章 从来认真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7章 从来认真的女人

    不关心等待与否,只想知道。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昨夜,她与谁度过。

    明明心里酸涩的不像话,却依旧固执的想要一个答案。

    言止心中嘲讽轻笑,他也被叶展眉传染了,传染的这般自虐!

    就像她当初,明明知道他不爱她,依旧固执的绑定这场婚姻一般。

    叶展眉怔忡望着身前男人,而后唇角微勾:“言止,你还记得你曾经说过的话吗?”

    “……”

    “你说,比起听见别人的阐述,你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以,言氏,在他的事必躬亲之下,蒸蒸日上,所以言止,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睥睨众生。

    所以,叶展眉注定追不上言止的步伐。

    这一次,言止的目光有些慌乱了。

    “现在,你也该相信自己的眼睛的。言止。”叶展眉眯了眯眼睛,“你不是已经看见了吗?就在刚才!”

    刚才,她与南瑾一同出门;

    刚才,南瑾可以与她这般自然的插科打诨;

    刚才……她站在门口,目送南瑾离开,久久不愿离开。

    他看见了,全都看见了,而且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他却宁愿自己没看见。

    “言止,你应该……相信自己的眼睛的。”

    “只要你说……”言止的声音很轻,目光再不复幽深,“叶展眉,只要你说……我可以……”选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破了先例的言止,接二连三的破例。

    只要她说。

    她和南瑾什么都没有。

    “言止,就像你说的,欲求不满也对,别墅不大,你刚刚看见了吧,南瑾,都帮我关窗子了呢……”

    现在想来,从来不屑于多行动的南瑾,能够主动凑到窗前,那般慵懒随意的关上窗子,也不是那么单纯了。

    关窗子的动作,像是做过无数遍般熟悉。

    也是做给窗外的人看的吧。

    只是,很没意义,像言止等在外面一夜一样,没有意义。

    她,算是承认了么?

    言止静静望着她,心底蓦然一酸,再无法劝说自己她会解释的。

    因为,从头至尾,她就从来没有想过解释这件事情。

    “叶展眉,别忘了,法律上……”

    声音,戛然而止,甚至于,言止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下来。

    蹩脚的理由,不入流的威胁,连说,都羞于启齿了。

    法律上还有联系又怎样?她婚内出轨又怎样?

    她已经放弃了一切,还有什么可以用来逼她留在身边的?

    什么都没有了。

    从来以为,不离婚,是因为温水音。

    不离婚,是因为言氏的名声。

    不离婚,是因为叶氏的股票。

    不离婚,是因为叶展眉是个合格的豪门太太。

    现在,言止幡然醒悟,原来……竟然拉扯着不离婚的一直是他,一直是……因为他。

    “我先进去了。”叶展眉轻描淡写的后退一步,而后轻轻关上别墅大门。

    清风拂过,隔开了两个世界,徒留言止安静站在门口。

    原来,就是这种感觉吗?

    言止缓缓伸手,拂到胸口的位置,一片麻木。

    而后,心中那根弦一直紧绷紧绷紧绷……直到“碰”的一声断裂。

    鲜血直流,钻心的痛。

    昨晚的叶展眉,没有出来过一次,和南瑾在叶家的别墅中。

    穿着睡衣的叶展眉,出来送别南瑾,恋恋不舍的站在家门口迟迟不进。

    还有那天晚上的叶展眉,抱着南瑾,高声说着“南瑾,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温柔的叶展眉,第一次看到吧。

    不,不是第一次,曾经,这个女人似乎也是这样,可是他不过匆匆扫视一眼,便遗忘在脑后。

    而今才发现,原来,这样温柔的她,这样诱人。

    难怪……南瑾都留下了,那个万花丛中过的南瑾……

    叶展眉,似乎……真的,认真了,认真的喜欢别人。

    曾经,那个会在书里羞涩表明心迹的女孩,那个喝醉了会说“言止哥,我真的喜欢你”的小女人,那个……说“言止,我爱你”的女人。

    每一次说,都一副平静的样子,好像随意说的一般。

    这次,却真的喜欢别人了。

    第一次,那一晚,喝醉了,醉的头晕脑胀,却只记得怀中温软。

    事后,叶展眉却跑了。

    后来,也是这样,那一晚,他是真的无所顾忌,克制不住想要她的冲动。

    可是最后,一杯掺杂了药物的水,她再次逃走。

    迫不及待的远离,甚至连个浪漫的逃跑地点都没有,选择了那个人多寡淡的漓镇。

    和南瑾,坐在那个独木桥上,背影在夕阳下很美好。

    依稀记得,叶展眉曾经提及过,蜜月,就在漓镇吧。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

    却终究……被他一口否决。

    而今,她心中的蜜月圣地,和南瑾这般美好的待在一起。

    哪怕……南瑾是在利用她的下落,得到那份矿产而已。

    用心了,便彻底的扑上去,不会后悔,就像当初对他一样,却再也不会对他这般。

    离婚协议,他始终放在车上,等着女人忍不住对他说后悔的时候,他可以嘲笑她当初的一意孤行,然后将它撕碎。

    可是,翻来覆去摩挲的快要烂的离婚协议,最终,连拿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甚至,连要挟的筹码都用光了,叶展眉,还是执意离开。

    以往忽视的彻底的叶展眉,离开之后,却突然多了。

    爱喝的茶,再也没有人会细致的冲泡第二泡。

    爱品的咖啡,再没有亲自磨的浓郁。

    秘书会说:言先生,言太太要您晚九点一定用餐,不然会胃痛。

    关茗会说:言止,叶姑娘真走了?

    秦助理会欲言又止:言总,叶小姐家的物业还继续缴纳吗?

    当然不缴纳,那个女人存心和他撇清关系,凭什么接着缴纳?

    而且……那个女人从来没负责过这件事情,若是,她会来询问呢,若是,她会找来呢……

    可是最终,没有。

    最终,那些人的口中,叶展眉,是叶小姐,再不是言太太。

    他亲口命令下去的,从此以后,再没有言太太。

    想要刺激那个女人,想要让她知道,言止,有她没她,都可以!

    却最终,后悔的,似乎也是他。

    却该死的再不能告诉所有人,那是言太太了!

    因为,叶展眉,那个女人,不喜欢了。

    可以自如的说出来不喜欢的叶展眉,言止知道,她从来都是认真的。

    认真的,喜欢别人……

    穿着睡衣,送别人出门。

    靠在沙发上,迷蒙着等着别人。

    胸口,似乎凌迟般钝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