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0章 不准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70章 不准喝!

    莫名其妙的男人。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叶展眉凝眉,看了一眼斜倚墙壁一脸风流的男人,故作轻松想要转身。

    “不要动!”身前,南瑾声音陡然一凛。

    叶展眉身体僵住。

    “叶展眉,就你这怂的颇有诗意的性子,这一次,允许你尿遁一次吧。”

    南瑾轻描淡写的说着,缓缓起身,让开面前的通道。

    怂的颇有诗意?

    叶展眉蹙眉。

    而且,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根本没有看自己,而是……透过她的肩头,看向身后。

    “怎么?”她困惑,转眸看去。

    “不准看!”南瑾的声音陡然凛冽。

    却,为时已晚。

    叶展眉身体一僵,一眼便对上一抹森冷的目光,她甚至来不及的细细思量那抹目光中的意味,已经了然南瑾的话。

    晃了晃被酒熏得有些不清明的脑袋,再无半点迟疑,她起身直接朝洗手间而去。

    南瑾始终立在原地,眯了眯眼睛,都说地位越高,越发不能有弱点。

    真不知言止是太过自信,还是……心无顾忌。

    ……

    叶展眉高估了自己的酒量,走到洗手间门前,手还没碰到门把手便忍不住一个踉跄。

    没有摔倒,被人扶住了。

    “谢谢。”她看也没看那人,低声道谢。

    “不客气,叶小姐。”那人声音很是平静和……熟悉。

    叶展眉猛地抬眸,秦助理。

    “言先生要您有时间过去一下。”秦助理面无表情。

    “没有时间。”放下这话,叶展眉闪身直接走进洗手间大门。

    那些人,总不会一直等着的……尤其是,言止这么骄傲的人。

    靠在洗手台前,叶展眉方才重重吐出一口气,郁结在胸口的气息,总算有些顺畅了。

    言止果然还是那个言止,哪怕离婚了,就差个离婚证,都不容许人背叛。

    可他的精神,早不知背叛了多少次了!

    稳定住自己的气息,冷水泼在脸上,之前被酒气氤氲的朦胧总算是散了一些。整理了一下裙摆,看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将近一刻钟,她方才缓缓转身,打开洗手间门。

    走廊,空无一人。

    叶展眉心底蓦然一松,抬脚刚要迈出。

    “叶展眉,签了字果然不一样,见面都要预约了吗?”

    半是凉薄的声音,从洗手间一侧的墙壁传来。

    叶展眉身体一僵。

    黑色的西装,白衬衫,俊俏的身板还有那噙着一抹莫名弧度的唇角,言止,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叶展眉恍若未闻,直接朝大厅走去。

    “叶展眉!”言止的声音有些气急,挡在了她的面前。

    “言先生?”叶展眉故作恍然大悟,“原来您也在这里,好巧。”

    而后,继续前行。

    “不巧!”言止伸手,一把抓住叶展眉的手臂。

    “别碰我!”叶展眉几乎瞬间挣扎,抓着手臂的手,却越发用力。

    “疼!”叶展眉皱眉。

    这一次,那只手迟疑片刻,最终放松了力道。

    “怎么?就这么不想见到我?”言止的语气,很严肃,严肃到,叶展眉觉得自己要是敢承认,他就敢将自己斩立决。

    但她还是笑了;“言止,你觉得我会待见一个让我净身出户的人吗?”

    “那是因为你要离婚!”言止的声音,说的极快。

    叶展眉顿住。

    “叶展眉,那一晚,你和南瑾,什么都没有发生。”言止手上的力道越发的松,声音肯定。

    那天,他被气到了,以至于后来才回忆起,女人身上穿着的依旧是昨晚的睡衣,还有……

    他看见过她欢爱之后的样子,绝对不是那天清晨那般。

    “你来找我,是因为这个?”叶展眉挑眉,“言止,就算那晚没发生什么,不代表以后不会发生什么,反正我们时间多的是!”

    “叶展眉!”言止声音紧绷,静默良久,“你的眼光……不过如此。”

    “言先生说的是以前吗?”叶展眉反唇相讥,“言止,眼光这件事情上,咱们两个,彼此彼此。”

    言止眼光差,才会和叶展眉有过肌肤之亲,眼光差,才会娶了她。

    而叶展眉,眼光更差,明知道人家不喜欢,还要上赶着嫁过去。

    周围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边,叶展眉垂眸,言止其实多此一举了,特地跑到这个不入流的宴会上,特地给她难堪。

    不愿意再待下去了,逃到这里,还是逃不开。

    “我走了。”她轻描淡写一句,侧身便要离开。

    却,又被拦住了。

    “言止……”叶展眉看着地面,余光下,言止抓着自己的手,很好看,很刺眼,“你这样,我真的会讨厌你的。”

    纠缠不清,牵扯不断。

    真的很讨厌。

    更何况,是在根本没有感情的情况下。

    “叶展眉,你说的……是讨厌吗?”

    叶展眉手指微僵,抬眸,目光直直看向前方,一脸震慑。

    言止眉心紧蹙。

    “温小姐。”叶展眉安静对他身后打着招呼。

    言止抓着她的手,蓦然一松。

    叶展眉趁此机会,已经飞快挣脱,快步朝宴厅走去。

    哪里有什么温水音,不过……是想要用他心中所爱,来让他分神罢了。

    口袋中手机震天响。

    “喂?”叶展眉便逃跑便应着。

    “叶展眉,给我滚回来!”

    不过一刻钟不见,南瑾的声音隐隐有些醉意。

    叶展眉在宴厅中扫视一圈,人群密集处,中心的人,不是南瑾又是谁?

    那人面前放着几个空酒杯,正来者不拒的喝酒呢!

    “抱歉,让开一下,抱歉……”叶展眉一路道歉一路走进去。

    许是知道她身份的人太多,竟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顺利进入人群中心,南瑾正要继续灌一杯红酒。

    “南总,您醉了。”叶展眉对周围人抱歉笑了笑,分外熟练的伸手,想要拿过他手上的酒杯。

    酒杯却被南瑾用力攥住。

    “南总?”

    “……”

    “南瑾?”

    “……胃疼。”南瑾蹙眉。

    叶展眉手指微僵,迟疑片刻,最终还是从手包中将胃药拿出,喂南瑾吃下。

    “你怎么会有胃药?”南瑾吃完,眯眼问着。

    “了解自己的老板,是助理该做的。”叶展眉笑了笑。

    “……”南瑾沉默片刻,“撒谎。”他说。

    叶展眉一顿,的确撒谎了。

    她的手包中,常年背着胃药和止痛药的,因为……曾经有个人,不用餐也会胃痛,却很会忍。

    而今,明明说不在乎,习惯,却怎么也改不过来。

    “各位,南总胃不舒服,这一杯酒,我代南总喝了!”

    而后,举杯。

    周遭却一片寂静。

    叶展眉的手腕被人紧紧抓住。

    “叶展眉,不要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