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4章 言止的心声(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4章 言止的心声(二)

    助眠药物的药效,似乎还没有过去。免-费-首-发→【追】【书】【帮】

    言止揉了揉眉心,心底说不出的疲惫。

    第二次,被那个女人下药了。

    第一次,她是为了逃离他,第二次,亦然。

    不同的是,第一次,他不知,喝了下去,而后,是无边的愤怒。

    这一次,是他心甘情愿了。

    他以为,他听话了,他们昨晚那般亲密了,她会回心转意,只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那个女人想要离开的决心。

    从一开始,她就是认真的。

    其实,他一直都清楚,只是……不想也不敢承认罢了。

    “言总,您喝点水吧。”美女秘书颤巍巍的端着水,放在他的面前,而后飞快转身离开。

    她怕他。

    言止意识到了这一点。

    看着面前,水面还在摇晃的水杯,突然便想到了那个女人。

    她似乎从来都不怕他,敢从他手中将烟夺走,敢让他少喝些酒,敢……对他提出离婚,甚至敢……说,是她抛弃了他。

    明明澄澈一片的水杯,他却觉得好像多了几个白色的泡腾片,在不断的翻腾。

    那个女人送给他的水里,便加了那样的泡腾片。

    他被她……迷倒了。

    被叶展眉,迷倒了。

    心里,突然有些不悦。

    秘书说,楼下有好多记者,而叶展眉已经下楼。

    言止甚至已经想到了她的狼狈姿态,可是……他已经签字,他还在生气,怎么能没出息的下楼。

    骄傲的言氏总裁,怎么会这么轻易妥协。

    所以他安静坐在办公室内,看着满目疮痍,逼着自己投入到工作中,那个女人,现在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已。

    可是……终究,上楼之前,女人被围在记者堆里的苍白样子,就这样莽撞闯进他的脑海。

    那个女人,其实……很害怕记者呢。

    害怕到……看见记者,脸色变苍白到近乎透明。

    不管别人心不心疼!

    他……心疼叶展眉?

    言止放在桌面上的指间开始剧烈的颤抖,目光中似有不可置信,可最终,他缓缓垂眸,眼底一片死灰。

    是的,心疼。

    终究,忍耐不住心中的烦躁,拿过外套,下楼而去。

    他告诉自己,他不是舍不得那个女人,他只是……想看看那个女人有多么狼狈,想要狠狠的嘲笑她。

    他看见她了,她也看见他了。

    她果然被记者包围在其中,可……却从未对他求救半句。

    她甚至还说,是她,抛弃了他。

    她不要他了。

    心底,突如其来的愤怒,让他再一次觉得自己多管闲事,转身,飞快走进电梯。

    余光,却终究没忍住继续朝那边看着。

    他隐约看见,女人的身体动了动,他似乎松懈下来,那个女人,果然还是舍不得他的。

    可最终,他唇角的笑容还未绽开,便已经陨落。

    那个女人所有的动作,只为了……那个刚到的男人。

    南瑾。

    再无法忍受,伸手,重重拍在关门键上。

    哪怕最高档的电梯,关门的速度,怎么也这么慢,慢到……自己满目的狼狈,都要被记者拍下来了!

    当电梯门关上,他却感觉全身没有力气,酸软靠在电梯门上,腰身佝偻萎靡。

    他知道,电梯门再次打开,他依旧是,也只能是那个……不能出任何差错的言氏总裁。

    秦助理就在电梯门口等着。

    “言总,您上午有个ON LINE会议,以及要到新商业区视察,还有之前的文件批复以及资金拨款需要您的签字……”

    助理跟在他的身后,不断的报备着。

    从来没觉得,怎么这么多的事情?

    他们难道看不出来,他的心情很不好吗?

    只有……叶展眉能看出来。

    她会在他连续加了几天班之后,强硬的通知助理,不要再安排任何工作,让他好好休息。

    也会在他出差之后,替他安排好一些事情。

    “还有之前叶氏集团的一些事宜,需要您亲自过目……”助理依旧在喋喋不休。

    “都推了。”言止停下脚步,轻声开口。

    “什么?”饶是跟在他身边数年的助理,都惊怔住了。

    “都推了!”他一字一顿,而后关上办公室大门。

    只有今天,想要任性。

    告诉自己,不过是和那个女人签字离婚了而已,不过是……丢掉一场自己从未在意的婚姻而已。

    可是该死的……那个昨晚还和自己温存的女人,却转眼,和其他男人离开了。

    她真的……彻底离开了。

    哪怕他极尽苛刻的剥夺她的一切财产,离婚协议改了又改,精英律师团队无数天苛刻的剥削到最后一份利益,修改出来的协议。

    那个女人……却看也没看,直接签字。

    之前的所有做法,似乎都变得可笑起来。

    再没有威胁的手段,用叶氏,用工作室,没有比他更卑鄙的人了。

    但她……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

    这么多年,跟在她身后,处理了不少烂摊子。

    麻烦有过,烦躁有过,却从未像现在这般……

    似乎有人在拿着刀片,一点点的剐着他心口上的肉,生生凌迟。

    哪怕当年,水音离开,都没有过的感觉。

    叶展眉,只有叶展眉!

    三年前,和他上床的那个女人。

    昨晚,还在和他温存的女人。

    却说离开就离开了。

    牵着别的男人的手,在他的面前跑开。

    面前,那只镶着金边的钢笔,也已经冰凉的彻底,再也没有任何温度。

    蓦然,言止的瞳孔一阵紧缩。

    签名上,那个叶展眉的名字上面,一个圆润的,被水珠打过的痕迹,此刻已经干涸,纸张,皱巴巴的。

    像是……泪水?

    叶展眉,签字的时候,你落泪了吗?

    可是为什么……你还要签字?

    明明只要你说,你不签。

    我就会回应:不签就不签,言太太,今后,多多指教。

    明明只要你不签,就一切都可以的……

    可是言止却比任何人清楚,他说不出来的。

    之前,那句呢喃般不可置信的话——“叶展眉,你可知,我竟然……对你……”

    对你如何,他没有机会说出口,便被那个女人打断了。

    她或许……根本不想听见吧。

    因为那个女人,固执的女人,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的。

    她说:言止,你,我再也不要爱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