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8章 求求你,帮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98章 求求你,帮我……

    叶锦走了。★首★发★追★书★帮★

    走的时候,神情平静,唇角带着一抹浅笑,好像……真的看见了母亲。

    很安详。

    而且父亲也说对了,回光返照,真的只是回光返照而已。

    不是什么康复的开始,也不会再陪着她,听她叫一声“爸”。

    叶展眉缓缓上前,像是不敢确定一般,轻轻将手放在叶锦的鼻翼下,在没有半点呼吸。

    “爸……”她轻轻摇晃了一下叶锦的肩膀,声音颤抖。

    却再也得不到任何回应。

    突然四肢像失去了全部力气,叶展眉猛地跌坐在地上,手心再一次被重重的摩擦,好像连血都被堵住,流不出来了。

    她却也不觉得痛。

    以为自己会流泪的,叶展眉摸了摸自己的眼下,没有一点湿润。

    她的父亲走了,她却……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她只安静的注视这父亲,良久,缓缓起身,没有再上前,而是转身朝医院大楼走去。

    父亲说过,有什么事情去找张教授就可以,她去找了,却在走到张教授门口的时候,腿一软,顺着办公室门便跌倒。

    “叶小姐。”张教授扶住了她,“怎么了?”

    叶展眉眼神茫然:“麻烦您去看看,父亲,亭子里……”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张教授却很快明白过来,打了一通电话,叫来了好几个医师,几个人浩浩荡荡的朝楼下走着,神情焦急。

    叶展眉莽莽撞撞的跟在后面,腿却软的怎么也跑不起来,一路上跌跌撞撞,出得住院楼,下台阶的时候,她看见了方才跑出去的医生们。

    医生抬着一个白色的支架,支架上有一个人影,躺在那里,白布,盖住了全身,包括脑袋。

    那是父亲。

    腿似乎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她彻底跌倒在地。

    医生经过她身边时迟疑了一下,不知该如何是好。

    “喂,怎么了?”身前,却传来男人的声音,满是复杂。

    叶展眉茫然抬眸,她看见南瑾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

    “是你啊……”她轻轻开口,毫无情绪。

    “发生什么事了?”南瑾继续凝眉问着,这几天明明不想来医院,却还是止不住朝这里跑,没想到,真的看见这个女人出事的样子。

    “没事……只是……”叶展眉迟疑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咧嘴笑了一下,眼泪却跟着冲了出来,“我父亲去世了。”

    南瑾僵住。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叶展眉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的父亲,是真的走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那个叫叶锦的人了。

    突然起身,上前,不顾及手上的伤口,紧紧抓住南瑾的手臂:“南瑾,求求你……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说到后来,她的声音都跟着轻了下来。

    “你要我帮你什么?”南瑾望了一眼她攥着自己手臂的手。

    帮她什么?

    叶展眉的动作僵住,是啊,她要他帮什么呢?好像……没什么好帮的呢……

    “抱歉。”她轻轻道歉,继续朝医院外面走去。

    “你去哪儿?”南瑾叫住她。

    “……”叶展眉没有开口,只茫然朝外面走着。

    南瑾眼神复杂的望着女人的背影,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她去了花店,买了好大一碰玫瑰,火红色的,很鲜艳,店员说要给她送过来,她拒绝了,瘦小的身姿,抱着比她还要硕大的玫瑰,艰难走着。

    一直走到病房,南瑾,始终跟着。

    叶展眉将玫瑰铺开,铺在叶锦的身上,一点一点,神情始终平静如常。

    医院的人都走了出去,每天都有生离死别,医生已见得太多。

    铺完了玫瑰,叶展眉便坐在一旁,看着叶锦,不言不语,也……不流泪。

    她只是觉得,叶锦,真狠,他不让她告诉如岑和笑笑,让她一个人目睹他的行将就木。

    甚至连最后一面,他都不让她看见,将她支开。

    “叶展眉!”身侧,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怒火。

    叶展眉茫然转身。

    南瑾却已经走到她的面前,目光凌厉的看着她,手指指向病床:“叶展眉,他是谁?”

    “……”叶展眉没有言语,她只是顺着南瑾手指的方向看去,依旧满目懵懂。

    “他是你的父亲,叶展眉,你没有父亲了。”南瑾接着开口,声色俱厉。

    你没有父亲了……

    那一瞬,叶展眉感觉自己心脏处被一片刀刃轻轻划了一下,起初并无异样,可是慢慢的,慢慢的开始渗透出血来。

    从此以后,叶展眉,无父无母了……

    一直干涸的眼睛,无法流出的泪水,在这一刻像是商量好一般,瞬间涌现出来。

    她坐在病床前,终于不可遏制的大哭起来,哭的嗓子都哑了,眼泪狼狈流了一脸,可这一切,她恍然未觉。

    “哭吧。”身前,黑影一闪。

    叶展眉感觉自己被揽入到一个宽阔的怀抱中,很温暖,却陌生。

    她胡乱拍打着面前人的胸膛:“你……凭什么说我……没父亲了……凭什么……”她说的很慢,一字一哽咽。

    “你根本……不懂……我的感受……”

    “叶展眉,我其实,是懂的。”头顶,男人的声音很轻。

    “明明是私生子,却把整个南家的企业都给我,以为我会叫他一声父亲,结果直到他死,我都没叫……”

    “他走的时候,怕其他南家人欺负我,早早立下遗嘱,我却以为他只是在恕罪……”

    “后来他走了,我还在他的葬礼上穿的喜庆,他在地下肯定气死了……”

    “叶展眉,别说我不懂……”

    南瑾的声音,朦朦胧胧的。

    叶展眉听不仔细,只有眼泪不断的往外流。

    “叶展眉,亲人死了,不能经常哭的,因为经常哭的话……他会返不了阴间,投不了胎的……”南瑾的声音格外平淡。

    “所以,现在哭完,就不要再哭了吧……”

    叶展眉没再有任何动作,身体已经僵硬,上气不接下气。

    可是,叶展眉比任何人都清楚,前一秒还让自己买玫瑰花的人,现在……是真的,彻底消失不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