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0章 我走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0章 我走了

    明明,以前那般契合,晶亮的戒指,现在却莫名宽大,暗淡起来,就像他们的婚姻。★首发追书帮★

    叶展眉静静的看着戴上便脱落的戒指,没有作声。

    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了。

    她这段时间,体重降了很多,手指,瘦骨嶙峋,肉眼可见。

    所以,从一开始,看见戒指的瞬间,她便知道,自己戴不上了。

    所以,再也不合适了。

    哪怕,言止现在手上戴着的男戒刚刚好。

    叶展眉眯了眯眼睛,这似乎,是她第二次看见言止戴着这个戒指,第一次,是在结婚典礼上,叶展眉含羞带怯的给他戴上的,彼时,言止……面无表情。

    “不可能的……”言止轻声低喃,他是固执的,用力的将戒指往叶展眉无名指上套着,套到最后,手都在颤抖。

    叶展眉依旧没有动作。

    试过了无名指,他甚至试了中指,食指,小指,拇指……

    却终究,无一合适。

    “叶展眉……”言止的声音,似乎从来没有这般无助过。

    叶展眉静静的看着,眼前不觉竟然又模糊了。

    她伸手,轻轻抓住那松垮垮戴在手指上的戒指。言止的手僵住。

    “言止,再也不合适了。”叶展眉缓缓将戒指摘下,唇角勾了勾,“就像……曾经合适的时候,你从来没有戴过一样!”

    现在想戴了,却再也戴不上了。

    而后,她猛地伸手,将戒指扔在远处的草坪中,那么大的草坪,戒指,便突然消失不见了。

    曾经,每一年,每一个月,叶展眉都希望,能看见戒指成双成对的出现。

    第一年,叶展眉说:言止,咱们新婚,戒指多好看,戴上不好吗?

    第二年,叶展眉说:言止,今晚晚宴,要澄清绯闻的,戴上吧。

    第三年,叶展眉……没再说什么,她把戒指摘了下来,卖了,可最终舍不得,又赎了回来。

    而现在,那个戒指,似乎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言止的无名指上,那个和女戒搭配的男戒,刺眼的人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言止,抓着她的手,更加用力,死死的抓着。

    叶展眉笑的更加无所谓;“言止,戒指,扔了吧,民政局,你也不用去了,还有……”

    “放手吧,言止。”

    她轻轻扯开言止的手,言止也便任她扯着,只是复杂的表情亦然。

    “叶展眉,你最在乎的……都不要了……”

    身后,脚步声响起。

    “叶展眉,小爷的跑车借给你是行善积德,你竟然连钥匙都不拔,还敢跑到这里勾引野男人!”

    男人的声音,暴躁如雷。

    叶展眉眨巴了一下眼睛,将多余的水汽眨去,而后转身,她看见南瑾抓着一把钥匙,站在那里。

    “叶展眉,给你一分钟过来,不然,自己跑回去!”

    嗯,狠毒的很南瑾。

    叶展眉转身,便要朝前方走去。

    手腕,却被人抓住:“叶展眉,不准去。”言止面无表情,语气不重,却认真的吓人。

    那模样,叶展眉曾经见过。

    就像当年温水音离开,他对她说“叶展眉,恭喜你,如愿以偿”,一模一样。

    就像当初,新婚夜,言止说“叶展眉,我永远不会爱你”的表情,一模一样。

    就像后来,言止说“叶展眉,你是言太太,就要恪守言太太的操守”时,一模一样。

    认真的吓人。

    “叶展眉,不要……走到他的身边。”言止还在说着。

    叶展眉沉默了,她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也是在这个时候,口袋中手机嗡鸣。

    叶展眉逃避般拿出手机,却在看见手机屏幕的瞬间,浑身惊出一声冷汗。

    温水音。

    就像是一记闷雷砸在叶展眉的心窝,怎么能忘,当初被放弃的种种。

    她一点都不想重蹈覆辙!

    “言止,你还记得那个孩子吗?”叶展眉刻意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戳在言止心窝上的冷箭。

    他或许在乎自己,或许不在乎,但是,他一定在乎自己的孩子,骨肉至亲。

    事实上,叶展眉猜对了。

    言止的脸色,蓦然苍白到透明。

    “孩子一个半月了,在B超的照片上,只有黄豆大小。”叶展眉说的很温柔,“所以,当我喝下那碗药的时候,没有任何痛感,只有一种小腹流动的感觉……”

    “叶展眉,闭嘴。”言止的声音,咬牙切齿。

    她知道,她在激怒他,她为了离开,不惜让他恨她。

    她……怎么忍心!

    叶展眉却笑了出来,“看吧,言止,我就是个刽子手。言止,从我打掉孩子的那一刻,我们之间,已无可能!”

    她伸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将他的手生生拨开,像是……将嵌在骨头里的肉剥开一般,哪怕血肉模糊。

    而后,转身离开。

    “……”身后,再无动静。

    她也……再不愿回头。

    随意恨吧,怨吧,叶展眉都不在乎了,她连言止都可以做到不在乎,怎么还会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呢?

    “叶展眉,给你钥匙!”南瑾脸上的笑容笑成了一朵花,他将钥匙扔到叶展眉身上,力道很大。

    叶展眉顿了顿,目光格外认真的看着南瑾。

    “怎么?”南瑾挑眉。

    “南瑾,”叶展眉声音严肃,“下车时,我拔了车钥匙,这一把,是你的。”她开口。

    从头至尾,南瑾,便在撒谎……

    南瑾,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钥匙,不过是他出现在这里的一个借口罢了。

    可是这个借口,叶展眉承受不起,再也无法当做,南瑾……只是看言止不顺眼了。

    南瑾唇角的笑容一僵,女人却已经绕过他,朝前方走去。

    戒指扔了,甚至连孩子都搬了出来,叶展眉知道,她将自己所有的后路,全数堵死,再无回头的可能。

    驾车,叶展眉赶往下一个目的地,温水音要见她,虽然叶展眉并不认为她们还有见面的必要。

    也许,那个女人只是想以胜利者的姿态炫耀吧,毕竟,言止的选择,是她。

    可是……叶展眉想,在她还在这里的时候,她总要还给温水音一些什么,毕竟,那个女人……曾给了自己这般多巧合的痛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