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8章 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8章 赌

    “嗡——”手机震动声震天响。★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叶展眉手一抖,面膜歪了。

    破罐子破摔的随意一贴,随意擦拭一下手心,看也未看手机直接拿过来。

    “喂……”

    “几点了还不过来?叶展眉,我两倍工资可不是养废物的,现在,立刻,马上,到帝国酒店来!”

    汹涌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格外振聋发聩。

    叶展眉微微蹙眉,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五点。

    上午八点,南瑾已经说过,下午七点,在帝国酒店会有一场名人小宴,助理全程陪同。

    南瑾这个咖位,根本不用出席这种场合,奈何名人小宴的操办者,据说对南瑾有引荐之恩,总之他还是同意出席了。

    “南先生,还有两个小时。”叶展眉垂眸,说的无奈。

    “两倍工资。”声音气定神闲。

    “……”叶展眉沉默,而后挂断电话,将刚覆上没多久的面膜揭下,随意洗了洗,拿过外套朝外冲去。

    半小时后。

    “把衣服脱了!”南瑾把玩着剪刀,一脸的威胁。

    “你做什么?”

    “把裤子顺便也脱了。”

    “南瑾!”

    “换上这个!”南瑾直接扔过来一件半漏背长裙,“叶展眉,我的助理,可别给我丢人!”

    “你的助理,需要这么花枝招展吗?”叶展眉眯了眯眼睛,虽然,这条长裙确实好看,但以往也只在宴会上作为女主人穿,而今,她只是助理。

    “不然你以为?”南瑾冷哼,“放心,这裙子不多收你钱!”

    “……”叶展眉没有动作。

    “今晚之后,你拿回家就是了!”南瑾挥挥手,一副“小爷就是大度”的样子。

    叶展眉看了一眼价格后面的几个零,又看了看衣服,回家之后,把衣服往网上一挂,估计叶家别墅一年的费用有着落了。

    “成交。”她点头。

    “叶展眉,你敢卖,我就剥了你的皮!”身后,南瑾声音咬牙切齿。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事实证明,叶展眉还是很佩服南瑾的眼光,很适合,胸口点缀一朵红色纱花,遮住了裸露在外的肌肤。

    “转过去我看看。”南瑾眯了眯眼睛,看不出情绪好坏。

    叶展眉安静转身。

    “靠!”南瑾似乎低咒一声。

    “怎么?”

    “算了,叶展眉,很难看,你换上这件吧!”南瑾又扔来一件衣服。

    棉布长裙,剪裁得体,后背布料……很多。

    可惜价格比起之前的那件,少了个零。

    “我觉得这个挺不错的……”叶展眉默默开口。

    “换上这件,那件你可以卖了!”南瑾不耐烦的挥挥手。

    再无多余语言,叶展眉十分迅速走进试衣间,动作轻快许多。

    南瑾脸色却越发难看,他似乎……有些理解,那些女人穿上一件裸露的衣服出席人多的场合,会问他是否高兴了。

    那时南瑾只在想着,美人,自然是要众人欣赏的,客户若是喜欢,更是美事一桩。

    而今,他似乎,很不高兴!

    衣服的确很漂亮,要出席的场合,人并不多,却依旧……小猫挠心一般,很不高兴!

    帝国酒店不愧是本市唯一一家米其林级别的酒店。

    叶展眉并非第一次来,却是第一次……不是主人。

    以往,言太太的身份,足够她吸睛夺目。

    不,现在,也应该说,前言太太的身份,足够她吸睛夺目了。

    平常人家不认识她,能够和南瑾谈生意的客户,怎么会不识她?更何况,之前,那些新闻闹得沸沸扬扬。

    应酬中,不知多少人偷偷用余光瞥她,叶展眉却只老神在在待在远处,岿然不动。

    “叶展眉,我是很怜香惜玉的。”一旁,南瑾突然凑到她耳边,声音很轻。

    叶展眉皱眉,忍不住远离一些:“你想说什么?”

    “知道助理的职责是什么吗?”

    “什么?”

    “替我挡酒。”

    “……”

    南瑾话音刚落,周遭果然不少人目光红果果看向他这唯一一个咖位大的香饽饽,手中红酒跃跃欲试。

    叶展眉眯了眯眼睛,突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不祥预感。

    果然,那些人不过片刻,已经聚集上前。

    “南先生能来,我这小宴蓬荜生辉啊……”看来这人是主人。

    “久闻南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少年英才,南先生真是人中俊杰……”

    望着眼前这人,叶展眉垂眸,这人职位一定比刚刚的高吧,毕竟,溜须拍马的本事,高出不知一点半点。

    “咳咳咳……”南瑾却突然虚弱的掩唇咳嗽两声,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各位抬爱,只是我今天不巧,有些感冒,所以这酒,还是我助理代为喝了吧!”

    一番话,直接推到叶展眉身上。

    叶展眉凝眉,刚刚还正襟危坐,壮如牛的男人,此刻却堪比林妹妹在世,虚弱不堪?

    “言……叶……”一旁有人看着叶展眉一脸为难,似乎在思索该称呼其为“言太太”还是“叶小姐”。

    “我是南先生新来的助理,姓叶,名展眉。”叶展眉轻笑,半句不提言氏。

    众人均是人精,听叶展眉这么说,自然颔首:“叶小姐,祝叶小姐事业顺遂了……”

    叶展眉颔首,纷纷应下,不知觉间,竟已走完一轮……

    酒杯中酒并不多,一轮下来,叶展眉只感觉脸颊微热而已。

    “叶展眉,怪我?”一旁,南瑾慵懒靠在沙发侧上,半眯双眸,依旧一副虚弱的样子。

    怪他?

    叶展眉认真想了想,而后郑重摇头;“不怪。”

    这是她的职责,她很清楚。

    “嗯哼。”南瑾冷哼一声,“真以为我是因为引荐之恩,才出席这小宴?”

    叶展眉凝眉。

    “如果当年把我从南家总监引荐到中非分部当执行总裁,也算有恩的话,那的确算了。”南瑾冷哼一声。

    南家人看他不顺眼,引荐到中非那种地方,无异于放逐任其自生自灭了。

    “那你……”

    “我对这地方无半点兴趣,但我对赌,很感兴趣。”南瑾冷笑,目光落在宴厅门口,“你觉得,这种地方,适合言止来吗?”

    言止?叶展眉指尖微顿。

    平日低调的恨不得全世界人都不知他什么样子的言止,加上这阵子的离婚传闻,他怎么可能会来?

    而且……还是这么不入流的宴会小聚。

    “不用紧张,叶展眉。”南瑾轻笑,“说不定,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