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6章 原来她曾经那般需要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6章 原来她曾经那般需要他

    天空,澄澈碧蓝。免-费-首-发→【追】【书】【帮】

    一架客机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而后,渐渐消失。

    言止的目光,贪婪的追随着飞机而过,却在消失的瞬间,一阵恐慌。

    那个女人……似乎就这样,随着那架客机,一同消失在了他的生命中。

    周遭的人群开始逐渐散去。

    唯有一人,安静的站在那里,面对着言止的方向,却又没有看向他,而是……看着言止的身后。

    秦助理率先注意到了前面的人:“南先生。”他礼貌的打着招呼。

    后者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秦助理迟疑,而后终于顺着南瑾的目光看了一眼。

    南瑾看的方向……是登机口的方向。

    “她去了哪儿?”男人的声音,夹杂着喑哑与虚弱,却固执的看着南瑾,低声问着。

    “言先生现在需要就医。”南瑾回应的轻描淡写。

    “她去了哪儿?”言止却越发的固执。

    “我不知道。”

    “她去了哪儿!”

    “她不想被找到,尤其被你!”

    “……”

    这一次,言止彻底沉默下来,没有再固执的询问。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南瑾说的对,他有的是手段知道那个女人预定的机票目的地在哪儿,可是……她不愿意,不愿意被他找到。

    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那一瞬,素来高高在上的言氏总裁,似乎有些低迷,唯有身侧的双手,紧攥成拳,这似乎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他挣脱秦助理的搀扶,独自一人安静的朝机场出口的方向走去,动作很慢,却很稳,哪怕唇色苍白,都没有流露出丝毫不适。

    “言总……”秦助理担忧的唤他。

    言止却恍若未闻,绕过南瑾,走到机场出口。

    阳光很大,并不是一个适合分别的天气,叶展眉却在这一天,离开了。

    言止眯了眯眼睛,伸手放在额头上,想要遮住阳光,因为阳光太刺眼了,刺眼的他的眼睛都有些酸涩。

    一旁的士司机摁了两下喇叭,言止迟疑,却还是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先生,去医院?”司机显然注意到了他的伤口。

    “不,”言止摇头,“去城南,别墅区。”叶家别墅,在那里。他去那里,等她回来。

    “现在,您现在的情况,需要紧急包扎……”

    “去城南,别墅区。”言止却只固执的重复着。

    司机最终拗不过,安静打着方向盘。

    叶家别墅,似乎还是那个叶家别墅,没有变,却又有些变了。

    以往门口修剪的错落有致的花草,此刻有些荒芜,像是好长时间都无人打扫了。

    别墅大门紧锁着,言止撑着自己剧痛的腹部,艰难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言止,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一定要记得挽留我。”叶展眉说过的话,开始慢慢钻进他的脑海。

    可是,那个要他挽留的女人,却无视了他的挽留,毫无眷恋的转身离开了。

    言止将头靠在身后冰冷的铁门上,眯着眼睛看着前方,朦胧之中好像回到了两年前的晚上。

    女人满是醉意的下车,不复之前的端庄,扒在男人身上。

    好久,女人打了一个酒咯,固执的抱着男人的手臂:“言止哥,到目前为止,你对我有没有一点点动心?哪怕……一点点?如果没有的话,我就死心!”

    说着,女人甚至还伸出食指和拇指,比了很小很小的距离,证明,她要的真的只是一点点动心而已。

    而男人,则只是烦躁于自己的手臂被人紧抓住:“没有。”拒绝的话,都没有半分温度。

    他看见女人脸色瞬间苍白如纸,而后笑了出来:“我刚刚还没有说完呢,言止哥,我就死心塌地的继续爱你好了!”

    继续爱你……

    那似乎,是叶展眉第一次对他说爱。

    可为什么,画面一转,便变成了机场上,他拽着她的手臂,却终究被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而后,女人彻底转身离开……

    “叶展眉……”言止猛地定睛。

    眼前荒芜一片,什么都没有。

    没有叶展眉,不是机场,不是晚上。

    “这位先生?”身前,有声音传来。

    言止抬眸,却只看见一个快递员安静站在他面前:“请问您是这家的家人吗?”

    家人?言止迟疑,良久,他安静点点头。

    “这是一位名叫叶展眉的小姐,三天前送到我们站点去的,要我们今天送到这里来,麻烦您签收一下吧!”

    叶展眉送来的……言止指间微颤,他接过快递员手中的笔,安静签着自己的名字。

    “不过说来那个小姐也是可怜,她说她家里亲人刚刚过世,可能会没有人,要我直接塞到铁门后就好,这样以后进来的家人就能看见了……没想到好运,碰见了先生……”

    “啪——”

    有笔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先生,您签好了?”快递员诧异,刚要捡起笔。

    “你刚刚说什么?”言止却哑着嗓子,猛地出声。

    “什么?”

    “你刚刚,说,那个小姐,说了什么!”言止的表情,越发焦急。

    “她说……要我塞到铁门后就好……”

    “不是这句!”

    “她,她说……她家里可能没有家人……”

    “不是这句,前一句,前一句!”男人的声音,像是将灵魂都嘶吼出来一般,眼角赤红。

    快递员被吓到了,声音吞吞吐吐:“那……那位小姐说……她家亲人刚刚去世,可能会没有……”

    剩下的话,快递员没有说出口,因为言止已经放开了他,神情颓然。

    快递员飞快跑走了,叶家别墅冰冷的铁门前,依旧只有言止一个人,坐在那里,背靠着冰冷的铁门。

    叶展眉的亲人去世了。

    是……叶父吧,因为,那个女人,那天,去温水音那里找他的时候,说“她的父亲”,却没有说完,被打断了。

    言止的眼角依旧在红着,表情却很平静。

    良久,他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熟练的拨打着本以为不会记得的手机号。

    那边几乎立刻有声音传来。

    “叶展眉,对不起。”

    “叶展眉,原来,你那个时候,也那般需要我……”

    “叶展眉,很抱歉,那时候,混账的我没有在你身边。”

    最后,他说:

    “叶展眉,你来责备我吧。”只要……不离开便好。

    电话那端,女人的声音冰冷。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