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8章 反正世界也不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8章 反正世界也不大

    这一晚,言氏别墅,很不平静。★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家庭医生,救护车,担架,担忧的人……

    言止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得到了解脱,终于不痛了,只剩下满心茫然。

    他好像飘荡在一个空荡荡的空间,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偶尔传来人冷静的声音。

    “手部严重骨折,病人肋骨断了两根,其中一根有扎入肺部的风险……”

    “病人意识混乱,麻醉剂,压舌片……”

    到了最后,那声音开始变得柔和。

    “手术成功,麻醉过了,言先生便可以醒来了。”

    醒来?言止蓦然惊恐,他明明……不愿醒来的,那股钻心的痛,他根本不想体会第二次。

    可是身体,却依旧在不断的下沉着,不听使唤……

    言止真正醒来,是在医院的第三天。

    安静睁开眼睛,只看见满眼的白,白的刺眼。

    他眯了眯眼睛。

    “言总?您醒了?”一旁,是熟悉的声音。

    秦助理。

    言止安静转头:“叶展……”眉呢?

    剩下两个字,堪堪停在嘴边。

    他只是突然想到,叶展眉走了,离开了这里。

    “言总,医生说您需要好好休养至少一个月……”

    “……”

    “公司那边的事情,我会整理好了交给您……”

    “……不用了。”他终于出声,即便声音喑哑,“我明天出院。”

    “言总,您的身体……”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当然清楚,肺部很痛,钻心的痛。

    以往,那个女人总是见不得他生病的,她会皱着眉心,要他去医院,哪怕他根本不耐烦。

    所以,是不是他痛了,她就会回来了?

    言止是固执的,他要出院,根本无人能够阻拦。

    第二天,当他脸色苍白的出现在言氏时,吸引了一众的目光,可他不在意。

    第三天,南瑾来到了言止,像言止上次冲到南时总裁办公室一般,南瑾也冲了进来。

    一向玩世不恭的南家小少爷,第一次眯着眼睛,喘着粗气问他:“将叶展眉藏在哪里了?”怒气冲冲。

    甫一听见那个名字,言止的心又开始痛了,他紧皱眉,没有言语。

    “我安排的人,在她的目的地,没有接到她……”南瑾的声音,逐渐平静下来,“我早就应该知道的……早就应该知道的……”

    早就应该知道,那个女人,既然想离开,怎么还会甘愿被人察觉到下落。

    所以……那天,过了登机口的她,根本没有登机,去了不知名的地方。

    南瑾走了。

    言止看着面前的文件,一个个却都成了鬼画符,什么都看不进去。

    他以为他总可以找到那个女人的下落,可是……上天似乎连最后一丝希望都剥夺了。

    言止喜欢上的酒精的感觉。

    在自己的办公室中,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一杯杯的喝着红酒。

    却……再也没有那个把酒杯从他手中抢走的女人了。

    之后的不知多少日子。

    秦助理来过,他说,言总,言氏需要您。

    言母来过,她说:小止,展眉离开了,你更应该振作,因为,言家需要你。

    秦助理请来了温水音,温水音依旧苍白着脸,她说:言止,我需要你。

    那个时候,言止方才察觉,原来……那么多人需要他。

    可是……他应该最亲密的那个女人,他的妻子,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没有陪在她的身边。

    唯有关茗来的时候,闻见满室的酒味,没有说话,只在一旁默默站着,临走的时候,他说:言止,叶姑娘,真的爱惨了你。

    而后,一声叹息。

    关茗离开了。

    是啊,连关茗都知道,叶展眉,爱惨了他,可是爱惨他的叶展眉,却被他弄丢了。

    那一晚,是言止最后一天酗酒。

    第二天,言止主动去了医院,拿了药物,做了支架,去办公,每月去言家主宅尽孝。

    当好言氏的总裁,当言家的长子。

    他很平静。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所有人都说,言止已经过了当初的悲痛期。

    甚至连言止自己都这般认为的。

    这日的应酬,是在酒店。

    客户和周围的莺莺燕燕打情骂俏,言止安安静静静坐在其中,明明祥和的气场,却偏偏无人敢靠近他半分。

    言止只是眯着眼睛,目光虚无的放在角落中。

    角落中,有一个拉小提琴的女人,女人手指灵活,原本清莹的脸上,却因为华美男人的目光有片刻羞红。

    言止却恍然未觉。

    他只是动了动手指,记忆中,那个女人似乎很迷恋他拉小提琴的样子。

    可是……他的手,却再也不能拉小提琴了。

    “你,角落里的,说你,还不快去陪陪言先生……”一旁的客户眼神通透,言氏总裁,禁欲疏离,何曾这么专注的看着一个女人过。

    “是。”琴声骤停,女人起身,来到言止跟前,面颊赤红,声音温柔:“言先生,我叫……”

    女人的声音,很好听。

    言止却恍若未闻。

    温柔倔强的歌声,透过半掩的包厢门自隔壁隐隐传来,所唱的曲子,格外熟悉,音色,那般清婉。

    言止浑身一震,蓦然睁大眼,凝神听着。

    “转身离开

    分手说不出来

    海鸟跟鱼相爱

    只是一场意外

    ……”

    记忆中,那个女人似乎也唱过,和顾开颜,让他第一次尝到,什么叫嫉妒。

    “言先生……”周遭,似乎有女人唤他。

    言止却猛地起身,朝门外冲去。

    隔壁包厢的门,被人狠狠撞开。

    门内有三男三女,都因着门口的动静愣在原地。

    言止的目光,最终放在拿着话筒的女人身上。、

    “那首歌,是你唱的?”他问,声音喑哑。

    “……是。”

    不是……

    言止蓦然紧闭双眼,本以为平静下来的心,安静下来的情绪,却在瞬间迸发。

    不是她。

    这一晚,言止有些失控了。

    秦助理来接的他,将他送到言家,只是临走前,他说:“言总,言太太走了。”

    言止点头,声音平静:“我知道。”

    他回应,而后走进别墅。

    比任何人都清楚,叶展眉走了。

    所以,在努力的故作遗忘。

    现下,却突然觉得徒劳。

    叶展眉,你走吧,反正,这个世界,也没有这么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