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5章 你是叶家长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95章 你是叶家长女

    叶展眉始终没有想到,叶锦……那个向来可以将自己憋在房间,只为了完成一幅画作的父亲,

    那个记挂了母亲一辈子的父亲,

    那个……会对自己抱歉的父亲,没有几天时间可活了。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将父亲送到医院的时候,医院门口几个医生教授在门口等着,像是早就知道般,熟练的为他做着急救措施,送到了手术室。

    医生说,肝癌晚期。

    医生说,父亲早就知道了,三个月前,便已经住院了。

    医生说,父亲放弃了治疗,还有一周时间。

    原来,从来没有什么环球旅行,只有他想欺瞒所有人独自离开的心思。

    父亲高估了自己的身体,以为自己可以撑一下午的,却还是……晕倒了,脸色苍白如纸,瘦骨嶙峋。

    难怪会这么着急将叶氏送给言止,难怪……不同意她离婚,难怪……会这么急切的希望她们三姐妹幸福。

    父亲……是真的要去找母亲了。

    在手术室并没有太长时间,医生将叶锦推了出来,熟络的放在病床上,没有用任何的仪器。

    “叶老先生说,不希望被这些线路牵绊。”医生对叶展眉解释。

    好的,我知道了。

    叶展眉想礼貌的回应,却喉结一酸,什么都说不出来。

    医生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离开了。

    叶展眉望着病床上的父亲,他的眼神凹陷的厉害,皮肤都松弛的像是老了十岁,苍白的脸颊,是长时间呆在室内才会有的肤色。

    她真是混蛋,叶展眉想,她竟然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兀自陷入自己的感情世界中,以为爱情就是全部,以为以后有的是时间和父亲颐养天年。

    可是……她究竟做了什么啊……

    不想哭的,因为哭,意味着承认了他的濒亡,叶展眉拼命的睁大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倔强的不哭。

    “哭什么?我不是还活得好好的?”虚弱的声音传来,格外虚弱。

    叶展眉用力的笑了笑,看着病床上的父亲:“我没哭,爸,我没哭。”她说了两遍,却最终没忍住声音里的颤抖。

    “不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担心。”叶锦叹了一口气,“你这样,让父亲怎么放心离开?”

    “您不离开不好吗?”叶展眉努力的笑着,“爸,我们去接受治疗,教授说,您接受治疗还可以延长一段时间的,以后一定可以治好……”

    说道后来,她的言语都混乱起来。

    “展眉!”叶锦的语气难得严肃,却最终,于心不忍:“你想让你老爸头发都剃光,每天靠机器生活,连点自由都没有?”

    “……”

    “展眉,那可不行!”叶锦笑了笑,“我要是头发掉光了,到了地底下,你妈嫌弃我怎么办?”

    “我妈不会嫌弃你的……”叶展眉飞快的摇头。

    “你不懂……”叶锦无奈,“你妈啊,其实可肤浅了,当初就是看我长得好,才一门心思嫁给我的……我要是换个鬼样子下去,她保准嫌弃我……”

    “……”

    “展眉,我想你妈了……所以,我是高兴的……”说到后来,他的声音越发的轻。

    叶展眉怔怔望着父亲的样子,他睡着了。

    医生说,父亲今天活动量太大了,身体极度疲惫,所以睡着了。

    叶展眉望着父亲凹陷的脸颊,内心蓦然升起一阵荒芜,好像身处在漫天荒漠中,孤身一人,绝望至极。

    “咚——”这个城市中心的地标大钟静静响了起来。

    六下,六点了。

    叶展眉怔忡转头看向窗外,灯红酒绿一片,却离她那般遥远。

    六点了。

    “嗡——”口袋中,手机焦急的振动着。

    叶展眉茫然拿过手机,甚至没有看上面的名字。

    “展眉……”

    是言止的声音,很急迫。

    叶展眉眼睛终于亮了亮,她叫他的名字,叫得急切:“言止,你……”可不可以来陪我。

    话,并没有说完,已经被人打断。

    “展眉,这几天遇到了一些急事,我可能回不去了。”

    匆匆说完,便已经将电话挂断,叶展眉只听见那边一阵嘈杂,以及……言止的声音很嘶哑难听。

    她愣愣的拿着手机,电话里,只有冰冷的“嘟嘟”声。

    他挂断了。

    叶展眉缓缓将目光放在父亲身上,她甚至……能够看见死神围绕在父亲病床边的影子,巨大而恐怖。

    他说,他答应她的事情,不会食言。

    可是他食言了。

    言止,原来也食言了。

    叶展眉心底蓦然升起一种惶恐的感觉,却不敢猜测,她猛地起身,朝病房外走去,她想,她要回去收拾一下的,她要好好在这段时间里陪着父亲。

    秋天的锦市,总是多雨的。

    叶展眉只简单收拾了一些洗漱用品和衣物,便匆匆返回。

    路上行人匆匆忙忙在躲雨,车辆众多,却只兀自奔忙,她好像,一个局外人一般。

    过往的出租车对着她鸣笛,叶展眉却恍若未闻,细如牛毛的雨丝打在身上,没有感觉。

    她一直在忍耐着,不让泪水落下来,不想承担这个噩耗。

    可是,周围一片陌生的车水马龙时,叶展眉还是无法忍受了。

    她重重的深呼吸,勉强走到一旁的长椅上,不顾上面的湿漉坐了下来,右手遮盖住双眼,眼泪毫无预警的落了下来。

    无声,却极尽抽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原来,曾经以为上天终于眷顾她了,只是一场错觉,原来,她还是那个被遗忘的人。

    “吱——”身边停下一辆莲花跑车。

    “叶小姐雅兴,这种天赏雨,我说,你还真是应了女鬼同志的称呼吗?”男人肆意调侃的声音传来。

    叶展眉手指一僵,拼命想要掩盖此刻的狼狈。

    “干什么?守身如玉到这种地步?不理人?”开门关门的声音,叶展眉只感觉自己的右手被人重重拉了下来。

    狼狈,无所遁形。

    “……”身前的人动作似乎也停顿了下来,“你……哭了?”

    “南先生看错了。”叶展眉深吸一口气,拿过一旁鼓鼓囊囊的包裹,起身想要离开。

    “去哪儿?”身后,南瑾依旧拉着她的手腕,“我送你。”而后,已经将她拽到自己车上。

    雨丝的冰冷消失,叶展眉方才发觉,原来车内这么温暖。

    “去哪儿?”南瑾又问了一遍。

    “医院,谢谢。”她无力靠在身后的椅背,已不想多说其他。

    车辆,最终飞快疾驰到医院门口。

    “言止住院了?”下车之前,南瑾的声音还幸灾乐祸。

    “……”僵持片刻,“不是。”而后,直接下车。

    医院门口,莲花跑车停了良久,方才消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