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7章 他的感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57章 他的感情

    叶展眉几乎虚脱般看着前方,良久,轻轻呼出一口气。免-费-首-发→【追】【书】【帮】

    这样,其实也很好。

    她其实没想逃的,只是,有些事情,始终想不通,待在言止身边,就永远想不通了。

    那个男人,总是有办法吸引她全部的注意。

    “叶姑娘,你说,我该不该举报你呢?”身后,凉飕飕的声音传来。

    叶展眉一愣。

    关茗正拿着手机,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关先生。”她默默点头,校友真多。

    “我发着言呢,被某个男人一通电话叫出来,说要找一个女人,说实话,叶姑娘,我觉得,你完了!”关茗坐到叶展眉身边,实话实说。

    言止醒了?

    叶展眉诧异,却很快了然,如果是那个男人的话,就没有什么不可能了;“你可以装作没看见我。”她随意说着。

    “你觉得可能吗?”

    “……”

    “你是不是给言止下毒了?我听他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想咬牙切齿,最后都跟病猫似的。”

    下毒?叶展眉一怔:“也差不多了,只是,他不是像病猫,就是病猫。”

    “他又病了?”关茗挑眉,“果然是这样啊。”

    “他病过吗?”

    “三年前,每年的这几天,都要病一场。”关茗顿了顿,“叶姑娘,你从言家跑出来的?”

    “你怎么知……”视线,顺着关茗的视线望去,出来的太急,以至于,还穿着言家的拖鞋,妥妥的范思哲小真皮。

    刚刚……某个花狐狸,似乎也盯着她的拖鞋看了好久。

    “不只是这个……咳咳咳……”关茗刻意咳嗽两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还有这里……有痕迹……”

    什么痕迹,自然不需要多说的。

    叶展眉的脸颊瞬间红成一团,立了立领子,堪堪挡住颈部。

    “都回去了,没羞没躁的事情都做了,还跑出来做什么?”关茗伸直长腿,双手撑着后脑勺,慵懒的靠着椅背问着。

    “……你会一直想当第二名吗?”叶展眉怔怔望着前方。

    “什么?”

    “我不想一直当他心中的第二。”叶展眉顿了顿,“我一面很想回到他身边,一面却总是想不开,是不是很矛盾?”她转头,看了一眼关茗。

    一定是茫然到极点了,竟然会和关茗说起这件事。这个男人……什么事情会不告诉言止呢?

    “想不开什么?”关茗顿了顿,记忆中,这个女人似乎一直都很平静,唯有见到言止,眼神中才有亮光。

    “言止的感情。”言止从来没有对她说过爱,只有她,说过好多次。

    “……知道言止为什么会生病吗?”关茗突然说了一个完全没有关系的话题。

    “……为什么?”

    “你走之后,言止出了一场车祸,不大不小,就是手粉碎性骨折。”关茗眯了眯眼睛,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之后,他平静了好多天,你知道那种平静,就好像……死水。”

    思考好久,关茗方才想到这个词语。

    “那时,所有人都以为,言止没事的,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可是有一天,我不小心提到了你,就三个字‘叶姑娘’,他整个人突然就爆发了,眼神赤红,把自己憋在办公室里,砸的不成样子,手上受伤更加严重。”

    也是那时,他方才意识到,有一种人的伤口,经历了最初的歇斯底里的伤痛,在时间里,慢慢愈合。而另一种人,则始终故作无事,却任由时间加深伤口,直至伤口溃烂成灾。

    言止,是后一种人。

    “再后来,你走后的前两年,每年的九月十二日,言止都会消失,去墓园,坐在你父母坟前忏悔,一忏悔就是一整天。”

    难怪……墓碑那么干净。

    叶展眉睫毛微颤:“已经没有意义了……”

    “没有意义?”关茗奇怪的笑了笑,“言母去世了。”

    什么?

    叶展眉转身,望着关茗,不可置信。

    “他果然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关茗摇摇头,“言母身体本就不好,加上想要抱孙子心切,甚至连温水音都接受了,结果言止……拒绝了,拒绝的彻底。没过两年,言母便走了,走的那天,就在九月十三日。”

    他们结婚纪念日的后一天。叶展眉心思微沉,她从来不知道这些事情。

    “言止大病了一场之后,整个人越发冷静,甚至……冷血。”关茗笑了笑,“说实话,叶展眉,我从来没见过言止这个样子,以前,他即便疏冷,也懂得人情冷暖,但是……那之后,言止就像个机器人一般。”

    “……”叶展眉手指微僵,坐在那里,如坐针毡,后背说不出的麻木,“你现在告诉我这些做什么,”她不自然的转身,“想为他争取同情分吗……”

    “我想,如果言止知道,你对他只是同情的话,他会疯的。”关茗声音平静,下一秒,却又抛出了一个问题,“你真以为,言止去栾城,收购你的那个设计公司,很容易?”

    “他……有的是钱。”叶展眉垂眸,他收购那个公司,易如反掌。

    “这点的确。”关茗点头认同,“但是,叶展眉,你知道,你的下落,是他求来的吗?”

    “你见过,言止对人重重鞠躬求人的样子吗?”关茗似乎想到了什么,唇角微勾,“我见过,生平,第一次。”

    得知南瑾知道叶展眉下落时,便迫不及待的去找了南瑾。

    放弃了唾手可得的项目,放弃了南非的矿山,放弃了数以亿计的生意,只要知道一个地址。

    从来将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南家小少爷,却第一次拒绝了这些要求。

    终究,有一天,关茗去找言止,那一天,言止坐在办公室里,抽着烟,烟雾缭绕之间,他说;“关茗,我撑不住了。”

    只说了这一句话。

    当天,去求了南瑾,重重鞠躬,将自己低到尘埃中,也要得到叶展眉的下落,

    “叶展眉,爱情,是低到尘埃中,开出的花朵,这么长时间,我一直以为,是你低到尘埃中,仰望言止,可是看见言止去求别人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他其实……也在努力的改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