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5章 她走了,不要他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5章 她走了,不要他了

    人来人往的机场,广播里,播音人员好听的声音安静的回荡着。免-费-首-发→【追】【书】【帮】

    周围人经过,纷纷看向那对遥遥相对的男女。

    站在登机口的女人,提着一个行李箱,目光平静。

    站在隔离带外的男人,华丽却因着身上的伤口,透出一丝狼狈。

    良久,叶展眉笑了出来,笑的格外灿烂,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而后她伸手,对言止挥了挥手:“言先生,就送到这里吧,从此以后,你愿意和谁在一起,便和谁在一起,我再也管不着了!”

    而后,便要转身。

    “叶展眉!”言止蓦然嘶吼出声,似乎方才的温柔只是错觉,可转瞬,他却低头,唤了她的名字,却满心茫然。

    好长时间,言止方才猛地抬头,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你不能走,叶展眉,你不能走……”

    不能走……

    叶展眉静静的听着,曾经她以为,只要言止回头,只要言止唤她的名字,无论她在天涯海角,都要穿越一切,回到他的身边。

    可是现在,她方才发觉,以往的自己,还是太幼稚的。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残忍,只要她尝过,什么叫绝望。

    “为什么啊?”叶展眉依旧笑着,声音无半点波澜。

    而后,她看着言止的眉眼变得复杂,她看着他陷入窘境。

    叶展眉突然想到,言止曾经为他过去对她的所作所为抱歉,他说“对不起”。

    后来,叶展眉才知道,原来他一开始对她说的那句对不起,就像是飞机延误后机场广播里的抱歉通知一样。

    他说的“我会努力爱上你”,听来那般心动,其实还有一层意思,是:

    我不爱你。

    可惜,她明白的太晚了。

    “叶展眉,回来,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好不好?”原本冷硬的语气,偏偏妥协的加上了最后三个字,像是请求。

    叶展眉静静的隔着一段距离,看这个男人,而后固执的摇头:“不好,言止。”

    她转身,再不看他,便要继续前行。

    身后,却一片哗然。

    似乎有趔趄的脚步声,夹杂着难闻的血腥味。

    叶展眉茫然侧眸,手臂却被人死死抓住:“叶展眉,不要走。”

    像是……抓着最后的希冀。

    言止的指间,带着些许血迹,抓着她的手臂,恨不得抓紧她的肉里。

    “放开。”叶展眉低声命令,却再也笑不下去了。

    “我不放,叶展眉。”

    “言止……”

    “不要走。”

    “……”

    长久的静默,叶展眉缓缓转身:“你说,你会给我我想要的一切?”

    “只要你不走。”言止几乎快速回答。

    “好啊!”叶展眉疲惫的眯了眯眼睛,“我要你再也不见温水音,和她彻底断绝一切往来,我要让温水音下地狱,我要让媒体公布她是如何从我身边,将我的丈夫一点点抢走的……”

    说到后来,叶展眉已分不清自己语气中的怨怼是真心,还是假作了。

    言止轻怔,望着眼前的女人,长久没有作声。

    “……你做不到,言止。”

    叶展眉安静说着,她早就知道,他做不到。

    就是因为知道他做不到,她才提出来的啊!

    伸手,覆在言止的手背上,而后,一点点掰开,用尽全力。

    看着言止死命的抓着,瘦骨突兀,她却没有丝毫松懈。

    “啪——”,言止松开了。

    其实没有响声,那一声“啪”是叶展眉自己在心中配的,她只是觉得,这场离别,应该有些动静的。

    “希望你不要为难机场以及这里的所有工作人员。”叶展眉安静开口,将行李箱换了一只手提着。

    “言先生,我走了。”她礼貌颔首,转过弯,脚步近乎飞奔一般。

    她怕自己跑的慢了,心忘了带走。

    身后,男人依旧呆呆的站在那里,目光死寂的望着女人离开的方向,可是……那里分明早已空无一人。

    “叶展眉!”良久,男人的怒吼,在整个机场大厅回荡。

    却……再也没有回应的人。

    男人原本努力挺直的后背此刻似乎终于不堪重负,重重弯了下来,平添一抹萎靡。

    人群中,助理模样的人走上前,手中拿着一件大衣,披在男人身上:“言总。”助理的声音,小心翼翼。

    男人却没有动弹半点,目光依旧望着登机口。

    那个女人会再次出现,告诉他,言止,我舍不得你了,我不要离开了。

    他会伸手,拉住她,告诉她,好啊,留下吧,留下,我给你收拾一方天地,无论是别墅,还是心里。

    可是他等了好久,固执的站在原地,等待着,却没有一个人影出现。

    “言总……”秦助理不忍看,声音透着痛心,“你身上有伤,我们去医院吧……”

    身上有伤?

    言止轻怔,是了,他好像刚刚才想起来。

    医院的电视上,直播着记者的采访,他看见叶展眉和南瑾在机场,她就要离开了。

    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之后,怎么都压不下来了,连水音都不愿照顾了,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要走了,不要他了。

    而后,倒水时,开水浇在手上,钻心的疼,却让他清醒,扔下一切,跑出医院,迎面而来的是一辆灰色的轿车。

    他似乎倒地了,全身散架般,却不觉得痛,拦下的士,跑到机场,想要拦住她。

    却似乎高估了自己,她铁了心的要离开的,哪怕看自己如何狼狈。

    以往……他受一点点伤,都会叫家庭医生来的叶展眉,这一次,却看着他身上的伤口,再也无动于衷了。

    她甚至可以……笑着对他告别,像是……对所有人那般礼貌的笑,那般刺眼。

    “言总……”秦助理的声音,满是为难,他艰难的扶着他,想要让他清醒。

    只是……言止始终安静的站在那里,好长时间,他终于启唇,唇角隐隐颤抖着,似乎在低声喃喃着什么,却听不真切。

    “言总,您说什么?”秦助理将耳朵凑上前去。

    言止的声音,依旧低喃,眼神茫然。

    这一次,秦助理听清了,他在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

    他说:“该答应她的,我该答应她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