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5章 求你们,离开好不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75章 求你们,离开好不好

    叶展眉能感觉自己被推着朝医院里面走着。「^追^书^帮^首~发」

    周围人都那般紧张,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没事,她只是……茫然而已。

    最豪华的病房,医生站在她面前,轻声唤着:“言太太?”

    叶展眉的手,依旧盖着自己的眼睛,不露出分毫情绪。

    “言太太,您把手拿下来,我看看您哪里不舒服……”医生的声音,很温柔。

    病床上的女人,却始终一动未动。

    “言太太……”最终,医生不忍,伸手,将她的手拿了下来。

    出乎意料的,女人没有用丝毫力气,像是瘫软的娃娃一般,手,随意被拿下。

    只是,随着手一起离开的,还有……眼眶中,再无法承受的泪水。

    她躺在床上,泪水狼狈的落在枕边,脸颊早已湿润,却始终,默不作声。只安静落泪。

    “言太……”医生还要说什么,却被一旁的人阻止。

    病床上的女人,蜷缩着身子,张嘴却叫不出一丝声音,唯有泪水,不断涌出。

    良久,似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她顺着自己的颈部,努力的平复着呼吸。

    却……蓦然僵住。

    她想起,那一晚,那个男人也是这样,抓着她的脖颈说;叶展眉,在床上你若是敢想起别人,我一定,掐死你。

    可是……说掐死她的男人,那一次……却连用力都不曾。

    他舍不得。

    可是如今,他怎么就这般舍得了?

    “轰隆——”一声,外面雷声惊鸣。

    女人的落泪呆怔片刻,渐渐演变成受伤小兽般的悲鸣,而后……她开始嚎啕大哭,似乎要……泣出自己的灵魂一般。

    周围人呆呆的看着,他们从没有想过,一个人,会哭泣的这般绝望,仿佛……了无生机。

    病房门,被人轻轻打开,一抹颀长身影走了进来,却没有作声,站在门口,定定望着。

    病床上,女人的哭泣声突然停止,一旁,医生手中还拿着一管已经空了的镇定剂。

    “你做什么?”门口,男人声音恼怒万分。

    “南先生,再这样下去,言太太的嗓音有流血的迹象,会……窒息……”一旁,医生轻轻解释着。

    南瑾最终,未说一句话,他看见,女人的脸颊,依旧一片湿润,狼狈的可以。只是,他却转头,不忍再看。

    “好好照顾她。”最终,南瑾开口,人已经走了出去,大步流星。

    ……

    叶展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了。

    窗外天色依旧灰蒙蒙的,却不再下雨了。

    她静静望着窗外。

    护工说,搜救工作一直在持续着,哪怕希望渺茫。

    她听说,还搜到了一件Louis vuitton白色衬衫,却不见人影。

    她听说了太多太多,她很担心,她想离开,可是,每当她走出病房,总有人在跟着。

    唯有谎称自己去洗手间,才能得片刻空闲。

    二楼,距离地面并不远。

    片刻后,叶展眉带着手臂上的刮伤,从医院后面的树丛中走了出来。

    她飞快走到门口,拦住了的士,报了东江河滩的地址。

    搜救队果然依然在那里,和他们一起的,还有那些孜孜不倦守在外面的记者。

    言氏总裁,镇住锦市经济支柱的人物,影响太大了。

    叶展眉看着周围好多人在自己身边穿过,他们都在忙碌着,只是……似乎只有她,不知道该做什么。

    “叶姑娘?”身后,熟悉的声音。

    叶展眉转身,是关茗,他也来了,脸色很难看,眼睛下一片黑青,应该……一直在忙着吧。

    “怎么来了?不是把你安排在医院了吗?”关茗看了一眼周围,似乎还要叫人。

    “不要……”叶展眉抓住了他的手腕,“让我待在这里,我保证,不添乱……”

    关茗为难了,最终,他将她带到停在路边的房车上:“你在这里等着。里面可以休息,但是……不要乱跑,等他的消息。”

    “……好。”叶展眉安静点头,她知道,自己现在要听话,不能给别人添麻烦,那些人,是要寻找言止的……

    “关茗……”她叫住了关茗关上车门的身影。

    关茗停了下来。

    “麻烦你,帮我求求那些人好不好……”叶展眉近乎哀求的看着他,“他说不定,在哪个角落,等着我们去救,我不能……这么快放弃……”

    静默良久,最终,关茗点头;“……好。”

    叶展眉在房车上待了下来,她一直待着,等了一天,两天……

    直到第七天。

    就连搜救队,都开始进行最后的撤离工作了。

    叶展眉去求过他们,在第五天求过,第六天求过,求到最后,所有人都要她节哀顺变。

    甚至关茗,在第七天晚上,拿来了那件白色衬衫,红着眼睛哑着嗓子对她说,要她回去好好休息,振作起来,他会安排在这里的人继续找。

    叶展眉听话了,顺从了,拿着那件衬衫走下房车,朝着警戒线之外走去。

    天色,很暗,可是却被那些记者们手中的灯光,照耀的亮如白昼。

    看见她出来,记者们越发亢奋,他们纷纷上前,不断的询问着。

    “言太太,请问您知道言先生失踪的原因是什么?真的是传言中的情杀吗?”

    “言太太,传闻言先生为了保护您才会下落不明,请问真的是这样吗?”

    “言太太……”

    那么多人问着。

    叶展眉却只抱着衬衫安静走着,只是转瞬,她的身体一震,手指颤抖。

    衬衫口袋中,有东西。

    她缓缓拿出,是一枚戒指,很华丽。

    那一瞬,她的眼泪猛然落下。

    漓镇河滩上,她曾对他说:这枚戒指,还是我买的呢。

    他那般温柔的笑:那我以后,再送你更大的钻。

    他没有食言。

    那天,他说回家要说的话,还有这件吧。

    再也走不下去了,叶展眉便拿着戒指,坐在路边的石阶上,将自己埋头在他的衬衫中,伪装他还在自己身边的样子。

    周围的记者,还在不断的问着,相机,飞快的闪着……

    如果他在,一定不会让自己这样狼狈吧。

    “言太太,请问,言先生是否真的再找不到?”记者的声音,盖住了其他所有。

    叶展眉身子一僵,良久,她缓缓抬头,眼圈赤红,轻轻哀求着:

    “求求你们,离开好不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