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8章 从今以后,我替你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78章 从今以后,我替你守!

    “叶展眉,白金卡,黑卡,银卡,我的全部可移动资产,都给你。★首★发★追★书★帮★”

    那一天,他们和好的那一天,他生病躺在床上那天,他说了这句话。

    初始,以为不过是说说而已,可是原来,当初,他竟已经将自己的所有股份,所有资产,全都转到了她的名下。

    而他……却不知躲在了什么地方。

    他肯定……还想偷偷的看她会不会被感动吧。

    叶展眉猛地抬头,环视四周。她真的被感动了,可是……那个一直在躲藏的男人呢?

    她伸手,轻轻用文件掩盖住自己的表情,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良久……

    从主卧出来,她的表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她换下了颓废的衣服,对所有人打着招呼,而后,去车库中,找到了曾经,他送给她的那唯一一辆卡宴,而后,驾车,朝公司走去。

    股东们依旧叽叽喳喳的坐在会议室中讨论着什么,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秦助理为难的站在前方,安抚着每个人的情绪。

    “不等了!等什么?等几天那个女人都带不来言止,谁能在水底下活八天?要我说,早就该公布死讯了!”

    起初那人第一次站了起来,大步流星朝门口走去。

    “张总……”秦助理匆忙上前阻拦,那张总,却已经走到门口。

    “啪——”

    门,应声打开。

    却并非那张总打开的。

    叶展眉安静站在门外,面无表情:“张总要去哪里?”

    张姓男子一愣,却很快笑出来:“我说言太太,我尊重你,叫你一声言太太,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言止还没有找到?”

    “是吗?尊重我?”叶展眉看着那人口中说出言止的名字,便觉得一阵恶心,她强忍着走到主座前。

    这一次,她安静将主座拉到身后,没有坐下,站在主座前方。

    所有人都平静了下来,他们发现了差别。之前,叶展眉站在主座旁边,副手位置,而今,站在主座前方,只要坐下,便可以坐在那里位置之上。

    “张总,咱们继续聊聊,你方才所说的,尊重?”叶展眉唇角微勾,看向那个男人,转瞬笑容瞬间消失,“我怎么觉得,你叫我言太太,才是对我的不尊重呢!”

    “你……你什么意思?”

    “现在,我是言氏的最高股份持有者!你们的……总裁。”叶展眉伸手,疲惫将手中文件扔了出去,“三个月之前便签署好的文件,还有律师事务所的认证,各位,要不要看一看?”

    众人,再次哗然。

    张姓男子与之前的长者拿过文件看了起来。

    而后,表情迥然不同。

    长者只隔空与叶展眉对视一眼,点点头,并未多说其他。

    而张姓男子,神情越发难看:“谁知道你这个女人有没有耍手段,或者吹言止的耳边风……”

    “比起你口中的耳边风,耍手段,我更相信,白纸黑字的法律和契约!反倒张总,胡言乱语,混淆真相,扰乱视听,胡乱出谋划策,你这种人,难道不该降职处分!”叶展眉死死盯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拿着手中文件,指间都在微微颤抖。

    “从今天开始,张总,降职为副总,以观后效。”将文件缓缓收起,叶展眉扫视一眼众人,“各位,还有什么异议?”

    “……”人群,渐渐沉默下来。

    谁也没想到,她竟然敢拿最难惹的张总开刀。

    “很好。”叶展眉颔首,伸手拉过背后的软椅,这个……主座的位置,而后,缓缓坐了下去,“从今往后,言氏,我代为掌管。”

    她要替他,支撑言氏不倒!她一定,要等到他!

    ……

    众人,缓缓走了出去,小声议论着什么。

    唯有秦助理,站在叶展眉身后。

    偌大的会议厅,方才还满满的人,此刻,却只留下满室寂静。

    “您刚刚……真像言总。”身后,秦助理的声音像是叹息。

    叶展眉放在会议桌上的手,剧烈一颤。

    像言止吗?

    她太在乎他的一举一动了,她太了解他了,所以,在不自觉的向他靠拢着,可是终究……学不来他身上那不怒自威的气场一分。

    他只是站在那里,都让人移不开眼睛,哪怕……他什么都没有做。

    “言太太……不,叶总,现在,该怎么做?”秦助理的声音,有些低沉。

    叶总……

    叶展眉微微一顿,曾经,好多人见了言止都叫他“言总”,只有叶展眉,她偏不。

    她宁愿唤他“言先生”,都鲜少唤他“言总”,因为,“言总”代表着高高在上,太过冰冷了……

    而如今……

    “秦助理。”良久,叶展眉轻轻唤着身后人。

    “嗯。”

    “以后,没人的时候,还是叫我‘言太太’吧。”她轻轻开口。

    因为……她喜欢这个称呼,这代表着,她依然,是属于他的。

    “……好。”

    会议厅寂静下来。

    叶展眉轻轻将手中的文件整理好,放进一旁的文件夹中。

    “言太太,您刚刚降职了张总,定会得罪一批人的……”

    得罪?叶展眉讽笑:“秦助理,你真以为,我一个刚刚掌权的女人,能降的了张总的职?”

    “那……”

    “我说完降职之后,张总本欲反驳的,可是常老,将茶杯盖重重砸在了茶杯上,张总这才闭口不言。”

    常老,就是方才的长者,他在言氏,德高望重,平日里,也只有言止,高他一头了。

    大学时,叶展眉主修的商贸,察言观色,也是一门课程。

    秦助理诧异,迟疑上前走到常老之前坐的座位旁,轻轻拿了一下茶杯杯盖,果然……杯盖已经碎成两半,只是那时,会议室太过吵闹,无人注意罢了。

    “那现在,言太太,我们怎么做?”言氏这几天,股票大有跌停的趋势了。

    叶展眉睫毛轻颤:“你说,如果是言止,他会怎样呢?”如果是那个男人,他定然,不会将这种小事放在心中吧。

    不,那个男人在的话,这件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

    “言总向来心思缜密的,我……不知道。”秦助理据实以告。

    “……”

    叶展眉静默下来,良久。

    不能买进股票,那只会陷入恶性循环,但稳定民心也必须在先。

    “我听说,最近言氏和北非的矿山合作,准备竞标了……”叶展眉缓缓开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