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0章 错觉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80章 错觉吧

    ——人,都是在等人时,老去的。首发www.zhuishubang.com

    ……

    帝国酒店,顶层包厢内。

    “叶总果然海量,还希望这次和言氏的合作,能够顺利才是……”男人的声音,应付油腻。

    叶展眉不着痕迹躲开男人的目光,只是微笑着接过一杯酒:“合作愉快,赵总。”

    仰头,一饮而尽,而后,目送着秦助理送走那些人。

    叶展眉却始终安静坐在沙发上,唇角微笑格外平静,浑身散发着酒香。

    海量……她微微垂眸,又想到方才那人所说的话。

    其实,半年前,她还是那个喝不了几杯酒的人。

    可是……半年,仅仅半年……

    从前,那个喝几杯便醉的她,似乎再也看不见了。

    叶展眉眯了眯眼睛,拿过酒杯,放在眼前看着面前的灯光,扭曲冰冷。

    她觉得……自己好像过了半生一般。

    “咚——”一声巨大的开门声。

    “秦助理,下次你可以再小心一些!”叶展眉低声说着,随手将酒杯放下,眼前黑影瞬间占据她所有视野。

    “叶展眉,别告诉我,面前这些,全是你喝的!”男人的声音,咬牙切齿。

    叶展眉微愣,抬眸:“你啊……”她轻描淡写说着。

    南瑾。

    这个男人……半年来,往言氏跑的越发勤了。

    “叶展眉……”

    “我没聋,而且,没醉。”叶展眉安静站起身,身形没有丝毫晃动,以证明自己依旧清醒,“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话音落下,她已经朝门口走着,身后,有男人的脚步声传来。

    酒店外,夜风冰冷。

    叶展眉眯了眯眼睛,现在,冬天都快要过去了。

    她摸了摸自己仅穿着单裙的手臂,想要朝停车场走去。

    “我让秦助理先回去了。”南瑾的话,传来。

    叶展眉脚步顿了顿,轻声低喃,“他……竟然,会听你的话……”

    秦助理,是言止的心腹的。

    “如果你不是现在这幅样子,我想,他根本就不会离开!”南瑾脱下外套,直接披在女人身上。

    熟悉又陌生的温暖,让叶展眉怔忡片刻,良久,她缓缓抬眸,看着南瑾的脸不断的晃动,甚至到后来……那眉眼,越发像言止了……

    也只有言止,总是用这种不悦的眼神看着自己,也只有他……会薄唇紧抿,对她满不赞同,就像……那一次喝醉酒一样,嫌弃的不得了……

    “叶展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南瑾感受着女人在自己脸颊上抚摸的手,声音紧绷。

    “……我知道。”叶展眉轻声低喃,“我胃里很难受……怎么办?我好像,熬不下去了……”

    “叶展眉……”

    “一百九十三天的时间,明明这么短,可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像是走到尽头了呢……如果,我熬不下去了怎么办……”

    南瑾看着女人的眼睛,半年来,第一次,这般轻易的流露自己的无助,这段时间,她一直……强作坚强:“不要熬了,叶展眉,我可以……”

    “……言止,帮帮我好不好……”女人的声音,近乎哀求。

    打断了南瑾的话,也让他的表情,逐渐变得冷静,难看。

    良久……

    “叶,展,眉!”声音,一字一顿,狠厉无奈。

    果然,罕见的流露脆弱,只是为了那个男人而已。

    叶展眉的思绪被那一声称呼缓缓唤回,明明方才还酷似言止的脸,此刻却变成了南瑾。

    她眨了眨眼睛,手触电般飞快缩回:“对不起。”她安静道着歉。

    “你在做什么?”南瑾的声音逐渐平静,“在为言止守身如玉?还是其他?你留在湖边打捞的那些人,给过你任何希望吗?叶展眉,你知不知道,你等了半年的男人,很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再也回不来……

    叶展眉睫毛轻颤,而后瞬间远离眼前的男人:“你在胡说什么,南瑾!我找不到他,足以证明他还活着,否则为什么没有他的任何下落……你知不知道……”

    知不知道什么,叶展眉没有说。

    只是声音都跟着哽咽下来,这么长时间,言止……连她的梦中,都鲜少出现,仅有的一次……还是那般不真切。

    “叶展眉!”南瑾的声音,像是恨铁不成钢的恼怒,而后,他猛地上前,一把将女人拥在怀中,“你可以……看看你身边的,叶展眉。”

    声音,凝滞,低沉。

    叶展眉身体僵住。

    身边的人……

    “南瑾,对不起。”

    一句话却像是点燃了南瑾的怒火,他猛地隔开二人间的距离;“叶展眉,对不起,又是这句对不起,你是不是没有别的话可说了,你明明可以不说对不起的!”

    “……”叶展眉却静默下来,她眼神毫无焦距的看着前方,“明天,还要见客户呢,南瑾,你送我回去吧。”

    南瑾没有再言语,他紧盯她片刻,最终转身,前往车库开车。

    叶展眉安静站在路边等着。

    一旁,一辆黑色劳斯静静驶过,停在叶展眉身后。

    身前,南瑾的莲花超跑停在她的身前,叶展眉缓缓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言家,依旧只有她一个人。

    叶展眉可以对所有人礼貌的笑,然后说上一句:一个人真好。

    却始终无法欺骗自己。

    当站在卧室前,一个人面对寂寞无声的房间时,那种从心底生出来的死寂,只会让人疯狂的绝望。

    熟络的拿出解酒药,叶展眉甚至连水都不用,干嚼两下吞咽下肚,晃晃脑袋,转身走到一旁浴室,洗刷到一身的味道。

    叶展眉曾经醉酒之后直接倒在床上,可是那一次,半梦半醒之间,听见身边有人嫌弃的声音;“以后喝醉了,不准上床!臭!”

    嫌恶而又带着点傲娇的语气,让人误以为是真的。

    这是叶展眉唯一一次梦到言止,之后,她故意喝醉好多次,躺在床上,那个男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想,他可能是讨厌她身上的酒味的,所以……每晚总要将身上的酒味洗干净!

    也只有当水声掩盖住一切的时候,叶展眉方才紧闭双眼,任由所有情绪宣泄。

    ……再走出来,她依旧……冷静如常。

    一旁,手机闪烁了两下。

    叶展眉缓缓拿过,秦助理的邮件,明天一天的行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