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3章 我撤诉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13章 我撤诉了

    叶展眉觉得,自己和言止之间会一直这样下去。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哪怕现在的言止还没有办法接受太过亲密的动作,但是他已经做出了巨大的改变,而她,有的是时间等着他的改变。

    他们有各自的事情忙碌着,虽然……叶展眉有的时候真的觉得很累,可每当和言止一起回家,那种窝心的满足,足以将她所有的疲惫抵消。

    尤其后来,言止更是会给言氏提一些建设性的建议,叶展眉有提过要言止接手言止,他没有同意,却也没有拒绝。

    回到以前的相处方式,甚至生活逐渐变好,对于现在的叶展眉而言,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

    言氏。

    叶展眉缓缓从会议厅朝办公室的方向走去,手中拿着秦助理交给她的文件,随意翻看着。

    “言太太,刚刚开会时,您的手机一直在响。”秦助理提醒着。

    叶展眉一顿,此刻方才发现,手机被自己落在办公室里了。

    “还有其他事情吗?”叶展眉将文件合上。

    “北美那边的客户,还是要求要和您见一面。”秦助理想了想,“这是客户发来的邀请函,邀请您出席今年春季的世贸会,会议定在三天后。”

    叶展眉微顿,三天后……那么意味着她后天就要出发了。

    “言太太,这次客户一定要见您,说是为两方合作有个保障……毕竟,合作资金庞大……”

    “我知道了。”叶展眉笑了笑,应了下来。

    秦助理已经退下,叶展眉安静打开办公室门,手机正安静放在办公桌上。

    两通未接来电,均来自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顺手回了过去,只是却无人接听。

    想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叶展眉耸耸肩,飞快整理了一下手中的文件。

    看来,今天回去要和言止说一声自己要出差的事情了。不过左右也耽误不了太长时间的,来回也就五天时间罢了。

    而且……明天刚好是二十八日,这一天,是言止可以答应她任何条件的那天。

    想到这里,叶展眉不由轻笑。

    她自然不会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只是……她还是希望能够和言止之间的关系再进一步。

    临近下班时,叶展眉收到了言止的简讯,只说他要去处理一些事情,可能会晚些回家。

    叶展眉自然是同意的,她巴不得言止可以多出去,接触一下这个世界,接触一下每一个人。

    回家的时候,并不算晚,甚至比平时还要早一些到家。

    只是……本以为还需要忙碌的男人,此刻却坐在沙发上,眉心轻蹙,目光直直看向前方虚无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是说有事情要处理?”叶展眉一边进门,一边脱下外套挂在玄关处,随意问着。

    言止眸光微闪,似是蓦然回神一般,偏头看向她的方向:“回来了?”声音有些喃喃。

    “嗯。”叶展眉应了一声,坐在言止对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他说要晚些回家,却早早回来,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展眉……”言止抬眸看了她一眼,目光依旧平和,却带着复杂,“我并不想瞒你……”

    “嗡——”手机嗡鸣声突然响起,打断言止接下来的话。

    叶展眉拿出手机,正是之前没有接听的那个陌生号码:“你想说什么?”

    言止垂眸:“你先接电话吧。”

    “……嗯。”想了想,叶展眉应了下来,按下接听键,“你好?”

    “请问,是叶展眉叶小姐吗?”

    “是我,您哪位?”

    “你好,我是锦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今天下午与您无法取得联系,遂私自联系了您的先生……”

    电话那边,工作人员的声音带着公事公办的凉薄。

    叶展眉静静听着,原本温和的眼神,微勾的唇角有些僵硬,却依旧保持着,只是……她突然感觉自己的手也有些泛凉。

    “……我知道了,谢谢。”最终,叶展眉轻轻应了一声,缓缓挂断电话。

    而后,她眨了眨眼睛,胸口有些沉闷。

    “怎么了?”言止多么聪明的人,几乎立刻察觉到异样,轻声问着。

    “没什么。”叶展眉摇摇头,“是……市检察院打来的电话。”

    言止眉眼微顿,睫毛轻颤,目光望向她,神情越发复杂。

    叶展眉恍然未觉般,唇角微勾,“你刚刚想对我说什么事情不想瞒着我吗?”

    “……”言止却静默了一瞬,而后启唇,“的确,有件事情。”

    “……”

    “展眉,我撤诉了。”简单的一句话,轻飘飘的从言止口中说出。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叶展眉却很清楚这句话的意思。

    不外乎……关于之前叶展眉对温水音提出的单方面起诉,由言止这个真正的受害者出面,撤诉了。

    “嗯,”她轻轻应了一声,“刚刚电话里,检察院的人已经和我说了。”

    说道后来,叶展眉甚至还轻轻笑了笑,“为什么?言止?”她低声问着,“你还在乎她?”

    “不是在乎。”言止猛地抬头,似乎……生怕她会误会一般,“展眉,无论我如何否认当初的事情,但……的确,是她帮我挡住了那场劫难。”

    “可那场劫难分明是温水音的父亲造成的!”叶展眉凝眉,她以为……已知道这件事情的言止,早已经放开了。

    “我知道。”言止垂眸,这也是……让他无可置信的,背负了数十年的愧疚,却转眼,只是一场莫须有的亏欠。

    叶展眉望着眼前言止的神情,突然觉得心上沉甸甸的:“言止,她伤害的是你,亏欠她的也是你,你有权利处理这一切的。”

    撤诉也好,怎样也罢,都是他们的事情。

    而她……更像是他们那一段黑暗岁月的局外人。

    言止蓦然抬眸,幽深的眼底竟然浮现一抹轻易被人察觉的脆弱:“你会因此误会吗?”

    只是一句话而已,叶展眉却觉得自己的心,柔软下来。

    他在乎她的感受,知道了这一点,让她心底好受了许多。

    “言止,对你,我可以不误会,但是……对温水音,我做不到谅解。”

    她笑了笑,缓缓起身,“我今天有些累了,先上楼休息了。”

    只是可惜,她甚至……还未来得及说出差的事情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