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8章 曾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8章 曾经……

    清晨,言家。「^追^书^帮^首~发」

    “我想离开……”

    “言止,告诉我,你欠她什么?”

    “言止,你,我再也不要爱了……”

    女人的声音,一遍遍袭来。

    “不……”言止猛地惊醒,呼吸都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良久,他方才轻轻转眸,只是一场梦。

    “叶展……”声音乍起,便突然收住。

    言止眯了眯眼睛,叶展眉走了,身边的位置已经空荡荡一片了,冰冷,毫无温度。

    言止突然想到,曾经他们婚姻生活中的那近三年的时间,叶展眉……每天面对的都是这种感觉吗?

    大而空洞的房间,没有半点温度,明明是枕边人,却各自忙碌,互不交集。

    “少爷,您怎么了?”门外,张姨敲着门,轻声问着,声音中,欲言又止。

    “没事。”言止随意应了一声,心中,却止不住的烦躁。

    门外,张姨离开的脚步声始终没有响起,良久……

    “少爷,少奶奶不见了。”

    “……”言止坐在床边,身上的被子,是昨天叶展眉盖的,昨晚,那个女人离开时,亲手给他盖上的。

    多余的动作,却格外动人。

    “我知道了。”他轻声应着。

    张姨离开了。

    言止开始穿衣服,却发现,莫名其妙的多了好多叶展眉的影子。

    曾经,他好容易在家一次,她会将他的领带拿来。他顺手接过,却总是忽视她眼里的亮光。

    曾经,她会坐在餐厅,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期盼他们一同共进早餐。他坐下,却只看着面前的晨报。

    曾经,她会站在门口,故作忙碌的收拾着自己的手包,只是希望他们一同出发。他却连声招呼都懒得打。

    曾经……

    没有曾经了。

    言止以为,那些从来都不会惦念的过往,似乎都一一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可如今,副驾驶上那个偶尔会偷看他的女人消失了,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这一次,还是他亲自放开的手。

    言止是聪明的,他能够看出来那个女人昨天欲言又止的神情,他甚至知道,也许,自己告诉了她事情真相,她便不会舍得离开了。

    可是……这是一个注定不能由他说出口的秘密,这件事情,本应该入土的。

    “言总。”

    “言总。”

    公司员工如常对他打着招呼,却没有人知道,言止昨天经历了近五年来,最快乐,也最残酷的一天。

    “言总,近几天的行程已经安排好了,之前的收购企划案已经取消,今天有个线上会议,后天需要飞纽约一趟……”秦助理飞快上前,月初了。

    “九月十二这天,空出来。”言止随意扫视一眼行程,声音平静。

    秦助理一愣,而后想到了什么,缓缓点头:“好的。”

    “去忙吧。”

    话音落下,言止已经回到自己办公室中。

    就连办公室,也空荡荡的,很大。

    言止深呼吸一口气,逼着自己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中,昨晚的梦境,也只是梦境罢了。

    “叩叩——”两声熟悉的敲门声,紧接着门被人打开。

    “言止,我听说叶姑娘回来了?”男人的声音,饶有兴致,关茗。

    言止抬眸凉凉看他一眼,没有开口。

    “干嘛?”关茗一脸莫名,“我就是关心叶姑娘的处境,不会还被你欺负吧?”

    “她走了。”言止说的轻描淡写。

    “这是你五年前的台词!”关茗挑眉。

    “……”言止静默片刻,“我放她走了。”

    “为什么?”

    “她留在我身边,很痛苦,而且……”言止表情蓦然苍白了一瞬,“她不愿意。”心中早就知道她的不愿,却是第一次亲口承认。

    关茗惊奇的睁大眼睛,望着眼前的男人,“你真的是言止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解人意了?”

    “……”言止目光越发凉薄。

    “好吧好吧!”关茗耸耸肩,“你也别太难过,女人说‘不’,说不定就是反话呢。”

    反话?

    言止心思微沉,是吗?可是为什么,他觉得那个女人不是呢?

    “我不难过。”他低头,重新将目光放在面前的文件上。

    “少来了!”关茗瘪嘴,“不难过当年叶姑娘走了,谁医院也待不住,强撑着身体去机场,结果人没拦住,自己差点成了残废!”

    当初,关茗也差点被吓到了,他从来没见过言止情绪这么外露的时刻,在医院中,终日惶惶,目光时不时看向窗外,有时,整夜整夜的失眠,像是换了一个人般。

    “我说过,放她走,同样说了……要她记得回来。”言止轻声说着,明明知道她不会回来的,可是,却依旧在冥冥中等待着什么……

    下一秒,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原本深邃的眼神,像是坠入一颗流星,流光乍现。

    关茗依旧摇头晃脑的否认着;“你真以为叶姑娘会回来啊,她那么固执……”

    转眸,言止正紧盯着他。

    “你看我做什么?”关茗双手环胸,“你该不会看上老子了吧?”

    “我不瞎。”言止收回目光,“如果她不回来,我就接她回来。”

    他可以住进那个女人心里一次,就可以有第二次。

    “叶姑娘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关茗摇摇头,倒在一旁的沙发上,“言止,你让我调查的事情,我倒是调查出来一些眉目,不过,你怎么会突然调查这件事情……”

    说着,他拿出手机,打开邮件,上面,正是一个人的一寸照片。

    “当年,撞死温水音孩子的凶手,承认是被人买通的。”

    言止拿着钢笔的手一顿,良久,他轻轻应了一声:“嗯。”

    关茗望着言止重新变得僵硬的神情,无奈的摇摇头,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事情,言止,你该放下了,毕竟那不只是你的错……”

    “我已经放下了。”言止几乎立刻回应,回应的太快,以至于丝毫没有说服力。

    关茗一顿,最终摇摇头:“但愿像你说的这样!”

    而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