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章开始调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7章开始调查

    看到夏至愣住了,陈宏急了,这要是露出了马脚,昨天那一针就白挨啦。「^追^书^帮^首~发」

    想到这里,陈宏一个鲤鱼打挺的蹦了起来,冲到门口,一边把玫瑰往外推,一边大声说道。

    “快出去,快走,夏至不能看到玫瑰!”

    听到这里,夏至终于明白该怎么做了,还没等送花的女孩说话,他嗓子一开就喊起来了:“萌萌啊,萌萌啊!”

    夏至鞋都没穿,就那么披头散发的就扑了过来,然后再次一把把陈宏推了个踉踉跄跄。

    他冲到女孩旁边,没等女孩有所反应,就抢过了她手里的玫瑰花,开始一朵一朵的撕了起来。

    这个女孩就是昨天陈宏在花园里遇到的那位。她因为求婚被拒绝而产生了幻觉,老是觉得别人想要跟自己求婚。

    因为这个幻想,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的日常生活,女孩无奈之下,主动要求进入精神病院治疗。

    经过一段时间的资料之后,虽然还会偶尔产生那样的幻觉,但是大部分时候已经可以正常的判断事物了。

    昨天她看到陈宏报了一束玫瑰之后,就犯病了,以为陈宏是要对她求婚。但是当陈宏否认了之后,她就已经恢复了正常了。

    当时她站在陈宏对面,看着这个斯文清秀的男人,心里感觉很羞愧。她知道一般这种情况下,正常人的反应就是骂她是精神病。

    她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她以为又会遭到一样的对待。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陈宏不仅没有嘲笑她,还递给她了一朵玫瑰,甚至轻声对她说她很美。

    女孩当时就愣住了,她看着陈宏的背影渐渐远去,心里扑通扑通的,那种好像飞入云霄的感觉让她意识到,她喜欢上他了,虽然他们只见过一面,但是爱情就是这么不可思议。

    女孩拉住护士询问,护士本来不想告诉她,可是女孩平时不发病的时候跟正常人一样,和护士也有了很深的感情,护士终于没有禁住她的死缠烂打。

    原来这个斯文的男人叫做陈宏,以前还是一个心理学的大学教授。

    她的眼光怎么能这么好呢!

    女孩丝毫不在意这里是精神病院,陈宏是精神病人,那又怎样呢!她不也是么!

    所以她一大早就准备了一大束玫瑰,打算跟陈宏表白。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大胆的去追求啊!

    可是她想过陈宏会拒绝自己,也幻想过他接受自己,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情景!

    她精心准备的玫瑰花被一个不认识的人夺走了,她心爱的人被推倒在地,而那束玫瑰,现在已经被撕的一点花型都没有了……

    夏至一边撕一边歇斯底里的哀嚎着。他心底里的那点真情流露昨天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今天只能全靠哀嚎了。

    很快,护士就赶了过来,一看到夏至在那儿撕玫瑰就受不了了,昨天晚上才闹过一场,这一大清早怎么又开始了!

    护士看了一眼陈宏,这倒霉孩子怎么又倒在地上了。

    “陈宏!”护士喊了他一声:“你不知道夏至不能看见玫瑰么!怎么又弄了这么大一束!”

    陈宏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啊,他还在地上躺着呢,这个护士也不知道对他温柔一点。

    他把这个委屈表现的那叫一个淋漓尽致啊,只见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着女孩,无比哀怨的说道:“不关我的事啊,她带来的。”

    护士皱着眉头看着女孩说道:“萍萍,你不好好呆在你们病房,跑到这里干什么?”

    “我……”女孩明显对眼前的情况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她的脸色有点微微泛红,吞吞吐吐的。

    “你到底来干什么?”看着女孩这幅不自然的模样,护士有点怀疑了。

    见到护士有点不太耐烦的样子,女孩一咬牙就说了:“我是来跟陈宏教授表白的!”

    这句话一说出来,不仅护士和陈宏愣住了,就连一直哀嚎着的夏至都停顿了一下。

    陈宏赶紧偷偷掐了他小腿一下,夏至这才反应过来,接着哀嚎。

    幸亏护士的注意力都被萍萍给吸引住了,完全没有发现夏至的这个小小停顿,不然他可真就算是前功尽弃了。

    护士突然觉得刚才自己对女孩的态度有点太不温柔了,人家只是来表个白而已,受到了这么大的惊吓,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她刚想说点什么安抚一下女孩的情绪,就听到了夏至的鬼哭狼嚎。

    得了,人家好好的一个表白被破坏了,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夏至!护士看着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那一地的花瓣看的护士想起了昨天晚上打扫的艰辛。

    “夏至!你冷静一点!”护士使劲儿压着性子尽量温柔的说道。

    可是夏至完完全全的把她的话当成了耳旁风。护士气的恨不能打他一顿,可是想想夏至平时也算听话老实,她又说了一句:“如果再这样下去,要给你打镇定剂的,夏至,你安静一点。”

    可是夏至对她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甚至觉得他喊得更大声了。

    护士无奈了,她冲着护士站喊了一声,很快就有一个护士拿着镇定剂过来了。俩人上去就是一针,夏至连反抗都没反抗,他的眼里似乎只有那些玫瑰。

    护士毫不费力的就把镇定剂打了进去。她们相视一眼,微微叹息着说:“看样子,这孩子真是疯了。”

    很快,夏至疯了这件事已经传到了所有医生和护士的耳朵里,她们微微叹息着,可是没有人感到意外。

    在精神病院里,正常人变成精神病的事情,已经一点儿都不稀奇了。

    好不容易让夏至安静下来了,陈宏终于有机会和萍萍说上了话。

    其实看到萍萍来找他的时候,陈宏是非常意外的,尤其是萍萍的手里还捧着那么大的一束玫瑰。

    可是刚才那会儿功夫里,陈宏已经把这个事情想的明明白白的了。

    昨天他就觉得,这个女孩可能在爱情上受过挫折。现在想来确实是那样。而且很有可能是在求婚或者被求婚的时候发生的问题。

    她现在的精神症状应该是总觉得别人要向自己求婚。这样的女孩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可想而知,大概大部分人对她的态度都不会太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昨天的那个无心之举可能就会让她产生不一样的感受。

    想到这里,陈宏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早知道会惹回来这样一个麻烦,昨天他就不那么多此一举了。

    女孩一直看着陈宏,看到他突然叹息了一声,女孩就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

    可是人都已经来了,该说的话总是要说完的。萍萍的家庭环境比较优越,从小到大都没有受到过什么挫折。

    她当初喜欢那个男孩的时候,身边的人都劝她慎重,说那个男孩配不上她。可是她还是喜欢他了。没想到,在她鼓足勇气求婚的时候,他却拒绝了她。

    周围人群的窃窃私语成为了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精神崩溃了。

    但是在医院治疗了这么久,萍萍自己也想开了,爱情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有的时候不喜欢,并不一定是不够好。

    萍萍深吸了一口气,站在陈宏对面,很正式的说道:“陈教授你好,我是萍萍,我对你一见钟情,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

    陈宏看着这个尽量坦然其实却非常紧张的女孩,他很感动。他知道对于一个受到过伤害的女孩而言,能够鼓起勇气说出这样的一段话有多不容易。

    可是他得对自己和她负责,不能因为赞赏而做出不应该的承诺。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很抱歉。”陈宏斟酌了半天,可是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能委婉的拒绝她,又不再次对她造成伤害。

    女孩笑了,这个男人真的是很好,如果她第一次遇到的人就是他,大概就不会得了精神病吧。

    她跟陈宏告了别,缓缓的离开了。

    “你长这么丑我怎么会喜欢你。”离开的路上,萍萍的脑海里闪过当初那个男人说过的话,这句让她心中疼痛不已的话,突然就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了。

    萍萍回想着陈宏的微笑,自己也缓缓笑了。

    有的时候,可能不是你不够好,而是对方太渣。

    萍萍微笑着,突然不再觉得自己丑不可见,心中的某个心结,缓缓打开了……

    陈宏坐在病床上,沉思了很久。其实萍萍是一个好女孩,也许接触之后,他是会喜欢她的。可是,他自己知道,他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

    一个永生永世离不开精神病院的人拿什么给一个女孩幸福?于是,一颗爱情的种子,还没有开始萌发,就被这样生生的扼杀了……

    夏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陈宏,突然觉得今天的陈宏看起来有点萧瑟。

    这家伙怎么可能会萧瑟?看来自己的镇定剂真的是打多了。

    “陈宏。”夏至脑袋昏昏沉沉的。

    “恩?”

    “你说,我这样会有用吗?”夏至心里总是有点没谱。这样装疯卖傻真的就会离开这个鬼地方吗?不会打几次镇定剂之后真的疯了,然后一辈子就都呆在这里了吧。

    “光这样肯定是不行,不过你不是还有孙浩呢么。”陈宏甩甩脑袋,把萍萍的事情放下,既然已经想好了,就没有必要再为这样的事情伤神了。

    “也是啊。”想到孙浩,夏至的心里就踏实了。

    不管怎么样,人家可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刑警队长,这点小事对他而言不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

    只要能出去,什么都好商量。

    夏至仔细查了查日子,当初跟孙浩约定的是三天,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是不是说明天他就有希望出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