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章奇怪的老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5章奇怪的老头

    不过据说每当蓝玫瑰出现的时候,都会有人失踪。「^追^书^帮^首~发」赵三很好奇,这束蓝玫瑰出现在这里,难道夏至也会失踪?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赵三都不会再坐视不理。本来他已经没有出山的意思,可这个案子已经完全引起了他的注意。

    起初赵三只是想帮助夏至,现在连自己的老下属都搭了进去。哪怕是为了自己那失踪的老下属,他也得彻查这件事。

    现在对赵三等人来说最麻烦的事情,就是不能离开精神病院。当然,如果只是赵三一个人,他还是有机会离开的。

    但是赵三现在根本不放心夏至和陈宏,他必须守在这两人身边,毕竟蓝玫瑰就在这里摆着,万一夏至再离奇失踪,那整个案子的线索可就彻底断了。

    “从现在开始,我们三个都必须时时刻刻都在一块。虽然不知道这蓝玫瑰到底有什么诡异之处,但之前失踪的人都跟它有莫大的联系,不能不提防。”赵三沉声道。

    夏至和陈宏同时点了点头,这是最稳妥的方法。万一三个人都独自行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再有一个人失踪。

    当然,夏至明白赵三和陈宏其实都是为了自己,才被牵扯其中。就算是有人失踪,那他也是最可能失踪的那一个。

    “赵三哥,陈教授,别的都不多说了。如果我能活下来,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们的。但我要是出了意外,你们两个一定要小心,不要再跟蓝玫瑰有任何牵扯!”夏至的眼神中满是感激之色。

    赵三伸出大手,在夏至的肩上拍了拍:“你这臭小子,说这些干什么?男子汉大丈夫的,别那么矫情!”

    陈宏也笑着说道:“反正在这里呆着,跟行尸走肉也没什么区别。帮你其实也就是在帮我自己,在这么待下去,不给自己找点事做,我一定会变成老年痴呆。”

    夏至鼻子一酸,眼眶中满是泪水,视线渐渐被泪水所阻隔。现在说什么感谢不感谢的,实在是太矫情。

    “嘿,你这小子,怎么还哭了?一点都不爷们!”赵三用他那粗糙的大手,在夏至的脸上抹了一把。

    夏至裂开嘴笑道:“疼,太疼了!赵三哥,你这手粗糙的跟老树根似的,别把我脸弄花了!”

    看到夏至脸上的笑容,赵三放心了不少,嚷嚷道:“哼,怎么跟个娘们似的?别人想让我帮他抹眼泪,老子还不愿意呢!”

    “哈哈哈……”三个人的笑容,响彻在病房中。

    夏至觉得人生的际遇实在是太奇妙,本来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交集的三个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变成了肝胆相照的好朋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直到入夜,三个人都依然完好无损的待在病房中。他们三个一直都在一块,哪怕是有人去厕所,另外两个也会陪着。

    虽然赵三挤进这个病房有些不合规矩,但医生和护士也不敢多说什么。这位就跟大爷似的,惹怒了他,说不定又会被暴打一顿,谁愿意给自己找不自在?

    入夜之后,夏至准备把自己的床让给赵三睡。但赵三大手一拜,朗声道:“我还没你这么矫情,睡哪不是谁?想当年,我外出破案的时候,在哪荒郊野岭都能睡。”

    夏至撇了撇嘴:“你自己也说了,那是想当年。现在你的年纪跟比我爸妈都大,不好好照顾自己可不行。”

    这番话,是夏至发自内心的关心。虽然他一直跟陈宏一样称呼赵三为“赵三哥”,但实际上,他在心里却把赵三当成父亲一样的人物来看待。

    赵三自然也能听出夏至的言外之意,心里一股暖流涌过。不过他可不肯轻易服老,嚷嚷道:“你这小子,胆子可越来越大了,敢说我老?要不然咱们练练,我保证三招之内撂倒你!”

    看着这一老一小在这争吵不休,一旁的陈宏不禁哑然失笑:“赵三哥,要不我的床让给你睡吧。我看你还是听夏至的,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你要是垮了,我们俩可就没人罩着了。”

    赵三眼一翻:“你什么意思?你也觉得我老了?我一个打你们俩都没问题!”

    在这方面,赵三可是有绝对的信心。虽然夏至很年轻,但他毕竟没经过专业训练,就是个普通人,而陈宏是个略显瘦弱的读书人,更没有什么战斗力。

    不过赵三就算是再强悍,毕竟也年纪大了。而且在精神病院的这些年,他又没怎么锻炼,身体比壮年时期差了不少。

    最终在夏至和陈宏的劝说下,赵三还是睡在了夏至的床上。陈宏也没让夏至打地铺,拉着他跟自己一块睡,反正他们俩的体型都不如赵三粗犷,还能凑合睡。

    一直到半夜,夏至才终于睡着,迷迷糊糊中,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痒痒的。

    下意识的伸手挠了挠,夏至突然惊醒,是那束蓝玫瑰!蓝玫瑰竟然离奇的出现在夏至的脸上,坐起身子之后,夏至发现赵三和陈宏都在沉睡中。

    到底是谁把蓝玫瑰放在自己的脸上?可夏至清晰的记得,他们睡觉之前已经把门反锁,就是担心有人会趁他们睡着的时候闯进来。

    那难道是蓝玫瑰自己飞过来的?夏至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把这个稀奇古怪的想法甩到一边。

    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夜里三点钟。赵三睡觉带有呼噜声,但不是特别吵人,而陈宏睡觉的时候也带着轻鼾声,两人现在都正熟睡。

    夏至不好意思把两人吵醒,自顾自的下了床,准备把蓝玫瑰重新放到柜子里。这玩意实在是太邪性,夏至暗自琢磨,是不是把蓝玫瑰放到柜子里之后,直接把柜子给锁上。

    正思索着,夏至突然脚下一滑,差点摔倒。不过那束蓝玫瑰就遭殃了,慌乱中,蓝玫瑰被摁在墙上。

    玫瑰花很脆弱,被夏至大力那么一摁,几乎已经变得稀巴烂。夏至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心里突然觉得很慌乱。

    拿起蓝玫瑰看了看,夏至嗅到了一股浓郁的玫瑰花香。这股味道实在是太浓郁,让他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身体摇摇欲坠。

    “这是怎么回事?这玫瑰花有毒?”夏至喃喃自语道。

    夏至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看东西都看不清楚。他不敢乱动,生怕摔倒,在这种时候,他终于开始慌了,试着叫醒赵三和陈宏。

    “赵三哥,陈教授,你们醒醒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觉得特别不舒服!”夏至大声的喊道。

    可惜不管他怎么喊,赵三和陈宏都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夏至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扑腾扑腾”的跳的很快,而且浑身乏力,似乎是想动都动不了。

    “难道我也要离奇的失踪了?”夏至暗暗猜测道。

    渐渐的,他连开口说话都成了问题。他觉得四肢开始僵硬,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头晕目眩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可夏至却觉得更加难受。

    突然,夏至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呼唤自己。仔细的听了听,他不仅浑身一颤,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是秦萌萌在叫自己的名字!

    “夏至,你快出来啊。夏至,你知不知道我在等你啊,你快出来啊!”秦萌萌的声音飘入夏至的耳中。

    不知不觉间,夏至已经泪流满面。萌萌,是萌萌没错,她难道还活着?这对他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对此时的夏至来说,整个世界上似乎只有秦萌萌的声音。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出去跟秦萌萌见面,紧紧的把她抱在怀中。

    “萌萌,你等等我,我来找你了!”夏至猛然间喊了一声,径直冲到门口处。

    他根本没意识到,他现在已经能够说话,能够行动。是了,他的心里现在装的都是秦萌萌,哪还有心思想别的?

    “萌萌,你别着急啊,我这就过来了!该死的,这是谁锁的门,为什么要把门锁的这么严实?”夏至大声的咒骂道。

    实际上,这门还是他自己锁的。夏至的动作堪称粗鲁,简直是要把门直接弄坏的节奏,发出了剧烈的响动声。

    但不管夏至的咒骂声和开门的响动声有多大,还在熟睡中的赵三和陈宏都没有醒过来的意思,他们似乎根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不仅如此,就连其他病房,以及在值夜班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有听到这响动声。

    大概过去了十几分钟,病房的门终于被打开。夏至的心情非常激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了病房门。

    门外空空如也,并没有秦萌萌的踪迹。夏至瞬间愣在原地,小声呢喃道:“怎么可能?萌萌明明在外面等我的,怎么可能没有?”

    一道凉风吹来,夏至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他的头脑冷静了一些,渐渐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不管是赵三还是孙浩,他们都口口声声的告诉自己,萌萌凶多吉少,可能早已经遇害,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对,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夏至伸手掐了把自己的大腿,嘶,真疼,这不是在做梦。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赵三和陈宏还没醒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