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章意外冲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5章意外冲突

    在赵三还在当警察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兄弟,因公负伤甚至牺牲。免-费-首-发→【追】【书】【帮】又看到有兄弟牺牲,而且还跟自己有关,赵三的心里怎么能不难受?

    陈宏当然也是看到了一些他想看到的东西,但他并没有说出来。看得出来,他现在的心情也是非常低落。

    “行了,先别想这么多了,咱们现在可是刚刚死里逃生,应该出去庆祝一下。”赵三抹了把脸,笑着说道。

    他对这些事情一向看的很开,死亡见得多了,该难过的时候难过,但自己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他们现在可不能一直在这里唉声叹气,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们。

    反正他们要干的事情,也都是要面临着死亡危险的,不能亏待了自己。而且去路边摊那种人比较多的地方吃饭,张婷肯定不敢轻易出手。

    赵三之前分析过,张婷其实不管在害谁的时候,都是做的非常隐蔽。万一被所有人发现,那她的秘密就会暴露出来。

    而在人多的地方,不管蓝玫瑰制造的幻境如何诡异,都是没法使用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少一个人,肯定会引起恐慌,到时候警察也会介入调查。

    警察介入调查的话,之前张婷所做的一切努力可都白费了。不管是害了朱青鸾还是把夏至关到精神病院,其实都是为了隐藏她的犯罪行为。

    说起来,他们三个都已经饿了很久,现在出去吃顿好的,夏至并不反对。但他手里最多还有几百块钱,三个人胡吃海喝一番,基本上就花光了。

    夏至本身就没太多储蓄,他之前大部分的钱都想着给秦萌萌买东西。好不容易攒了点,今天交了几天的房租,又去黑市买了三把好刀,根本没剩多少。

    “那个……咱们要不要省着点花?我现在手里没多少钱了,还得买引天雷之火的东西,不省吃俭用点,我怕撑不两天。”夏至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赵三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难以置信的瞪着夏至:“你说什么?没钱了?我记得你还有几千块现金的,怎么可能花的那么快?”

    俗话说得好,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没有钱,他们三个几乎算是寸步难行,不仅要饿肚子,而且还买不起需要准备的东西。

    更何况,眼下天气很不错,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有雷雨天?万一十天半月的碰不到雷雨天,难不成要把自己活活饿死?

    “黑市里的东西太贵了,我就买了三把砍刀,一把就要我一千块。”夏至拿出砍刀,脸色有些尴尬。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买贵了,但讲价又讲不下去。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他最终还是不得不掏出三千块,买了这三把刀回来。

    “靠,什么刀那么贵?以前我在黑市买把质量优秀的刀,也不过才几百块而已。”赵三嘀咕了一声,接过夏至手里的看到。

    仔细的看了一番之后,赵三又试了试,看起来效果还是不错的。他微微点头:“这刀的质量确实不错,就是有点贵了,你就没讲价?”

    这么一说,夏至更尴尬了,很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其实我讲价了,但讲不下来,卖家说了,他的刀质量好,没法讲价。”

    赵三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陈宏给拦住。陈宏笑着摇了摇头:“行了,赵三哥,你就别鸡蛋里挑骨头了,夏至其实做的不错。没错,你买刀的时候是几百块一把,可是你也不想想,那都是多少年前了?”

    愣神了片刻,赵三挠了挠脑袋:“也没多久吧,也就是十几年前?”

    听到赵三这么说,夏至猛然松了口气,嘴角不自觉的抽动着。开玩笑,十几年前的物价和现在能一样么?

    那时候市区的房价才两三千一平米,现在可是都涨到了一万多。十年前的几百块,估计比现在的一千块更具有购买力。

    陈宏很显然想通了这点,在夏至仔细解释了一番之后,赵三闹了个大红脸,嘟嘟囔囔道:“咳咳,那什么,我毕竟这么久没出来过了,不知道现在的物价水平也很正常。”

    不过即使知道了大家现在没什么钱,赵三也不想亏待了自己,该去吃饭还得吃饭,钱光靠省是不行的。

    因为就算他们再怎么省钱,到时候买了引天雷之火需要的材料,基本上也就不剩啥钱了,难道从明天起就要饿肚子?

    省钱是没什么用处的,他们更应该做的是赚钱。当然,用正当的手段赚钱,是肯定不行的,必须得想个好办法,既不浪费时间,又不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且还得把钱挣到手。

    最终他们准备找个地方先吃饱再说,不过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在几千米外,张婷孤零零的站在一条大路边,脸色无比难看。

    “怎么又失败了?到底是谁在帮他们,看起来事情变的很麻烦了。”张婷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

    夏至一行人到了一处大排档,点了点烧烤啤酒什么的,边吃边商量。赵三的路子多,一直都是他在想办法。

    可惜的是,他现在不敢去找自己的那些老下属和老朋友借钱。他要是一露面,估计夏至和陈宏都会被连带着找出来,送回精神病院。

    用正经方法挣钱,很显然是没什么可能了。因为他们的时间很短,而且没法暴露身份,不敢去找工作挣钱。

    可是那些邪门歪道,赵三和陈宏又不想。他们俩一个曾经是警察,一个曾经是教授,都是正经人,不愿意自甘堕落。

    “嗨,挣个钱怎么就那么难?”赵三感慨道。

    他一连想出了好几个挣钱的方法,不过最后都是因为各种原因被否决了。他突然发现,似乎自己就算是正常出院,除了当警察,别的都不会。

    “挣钱其实不难,但想在短时间内挣到足够咱们花的钱,就有些棘手了。而且咱们还不能做那些歪门邪道的事情,正经工作,哪个不是至少一个月半个月才能见到钱?”陈宏叹息道。

    夏至很无奈的撇了撇嘴:“你看那些人,真不知道他们都是怎么挣的钱,每天日子挺潇洒啊。”

    夏至指的是隔壁桌上的一些年轻人,一个个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头发染的乱七八糟,身上还纹着各种奇怪的纹身。

    刚刚夏至无意间听到他们说,好像每人一晚上就有几百块零花钱。大概七八个人在一块,每天就是几千块,足够他们大吃大喝。

    赵三很不屑的看了那群年轻人一眼:“不过是一些小混混罢了,应该是在夜店和赌场看场子的小马仔。你要是愿意去,每天也能有几百块零花钱,不过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砍死。”

    夏至耸了耸肩:“还是算了,我比较适合当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隔壁那桌上的小青年,大声嚷嚷着,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很影响别人的食欲,让赵三看不下去。几瓶啤酒下肚,赵三的脾气变的越来越烦躁。

    “都特么嚷嚷什么,再打扰老子喝酒,看我不把你们腿打断!吃完就赶紧走,别在这碍事!”赵三最后忍无可忍。

    夏至有些慌神了,赵三哥这脾气啊,还真是让人头疼。他以为自己现在还是警察呢?就算是警察,晚上在这种地方应该也不占便宜。

    “老不死的,你说什么?是不是活腻歪了?”一个黄毛小子站起身来,挥舞着啤酒瓶,一脸戾气。

    眼看着事态就要控制不住,夏至赶紧站起身来,讪笑道:“这位哥们,我朋友喝多了,不好意思,我替他给你们道个歉。”

    赵三是本来脾气就暴躁,喝了点酒之后,更是有种无法无天的架势。但夏至不能由着他胡来啊,待会打起来事小,万一被警察发现,那就麻烦了。

    在三个人里,赵三不是那种能跟混混道歉的人。陈宏也不太合适,他看起来太儒雅,跟混混说不到一块。

    夏至的心里虽然有些发毛,但他知道,这个时候还就是得自己站出来。毕竟在赵三和陈宏面前,自己算是晚辈,就算是低声下气一点,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嘿,真有意思,你朋友喝多了就能随便骂我们哥几个?那我还喝多了呢,过来,让我们哥几个揍一顿,这事就算完了。”那黄毛狞笑道。

    一听这话,夏至心里咯噔一下。这些人有些过分了,本来没多大事,道个歉不就完了?他们还非得咄咄逼人,这分明是要彻底惹毛赵三的节奏啊。

    果不其然,赵三这个脾气火爆的家伙,随手就把啤酒瓶砸向了那黄毛:“娘的,现在你们这种小毛孩子,也敢威胁老子了?都赶紧滚,不滚的话,今天就都躺着回去吧!”

    黄毛小子的反应还算是快,及时的躲了过去。最后啤酒瓶落在了地上,被摔了个粉碎。黄毛面色狰狞:“哼,老不死的,你这是在找死!本来想揍你们一顿就算了,但现在我改变了主意!今天哥非但要废了你们,还得让你们给哥掏医疗费,不然今天别想走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陈宏突然眼神中精光一闪,但很快恢复了平静。夏至早已经急的不行,可是陈宏却用眼神示意他坐下来,别的不用管。

    出于对陈宏和赵三的信任,夏至略微犹豫,最终还是坐了下来。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小声的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啊?这群小混混人多,咱们肯定会吃亏啊。”

    陈宏给了他一个淡定的眼神:“放心吧,有赵三哥在,这么几个小混混,根本不算事。”

    看起来这附近经常发生类似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事情,其他顾客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躲,但没有要走的意思,像是要留下看戏。

    大排档的老板也只是很不耐烦的叮嘱一句,不要破坏东西,不然都得赔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