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零二章 泄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剑北归失手被擒,却叫白小七毫发不伤的给放了出来,走在路上,心中又是憋屈,又是感激。他不愿正视自己轻敌的错误,反而在心里责怪起射天狼来:“这厮早知道白小七的师父厉害,又不跟我说清楚,害得我失手被擒。若被师尊知道此事,一定会觉得是我本事不够,如此一来,我在师父心中的地位势必更不如他了!”

    正这样想着,剑北归的心中又有一个声音道:“不错,那射天狼一向嫉妒你是阴帅的大弟子,凭日里没少想方设法,降低你在阴帅心中的好感。”

    剑北归听见这个声音,登时愤怒的颤抖不已,喃喃道:“对,这都是射天狼的算计!”

    他却忘了,刚到白府的时候,射天狼就已经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提防白小七的师父。

    走在路上,剑北归心情不佳,正无从发泄,忽见一个满面煞气,腰悬长刀之人远远走来。剑北归也不问对方来历,只想发泄心中怨气,竟不打招呼,抬手一剑刺了过去。

    这“奔狼剑”,招如其名,出手时就如发起突袭的恶狼一般,再加上他这一剑毫无征兆,更加使人难以抵御。但那带刀的汉子也不是泛泛之辈,早在剑北归出手的瞬间,便察觉到了一丝杀意,在奔狼剑临身的刹那,刀光一闪,将将拦住这逼命的一击。

    这一剑一刀,均是电光火石,剑北归见猎心喜,又出三剑,直奔那使刀之人的咽喉与双肩而去。

    所谓“刀行厚重”,那汉子手中的钢刀少说也有二三十斤的分量,没法同时拦下这三招,便只挡住了刺向自己喉间的一剑,反身将钢刀向剑北归的头上劈下。

    剑北归当然不会让敌人以伤换死的计策成功,却也不愿白白放过对方自行送上来的肩膀,只见他将奔狼剑稍稍晃动,好似要收招回避,那使刀的汉子才刚刚放松警惕,就觉右肩一痛。

    原来剑北归收招之前,先把剑向前送了三寸,正好刺进对方的肩头。

    那汉子剧痛之下,爆喝一声,钢刀继续斩落,一招“猛虎下山”势必要取对方性命。却无奈剑北归已经先他一步收回长剑,举过头顶,挡住了这势如破竹的一刀。

    这几下兔起鹘落,路上的行人直到见那汉子肩头喷出一股鲜血,才都纷纷反应过来。

    哪怕民风再怎么剽悍,见到有人当街械斗,而且一出手就都是搏命杀招,第一反应也都肯定是远远地躲开。转眼间的功夫,这偌大的长街之上,除了剑北归与那持刀的大汉以外,便再没有别人了。

    剑北归本来只想随便杀个武人,以泄心头只恨,却没想到遇上了一个高手,好奇道:“你功夫不错,叫什么名字?”

    那人奇道:“按理说互通姓名,应该是在动手之前做的事情吧?而且要想知道对方的名字,难道不应该先自报家门?”

    剑北归桀桀笑道:“要是没交过手,我怎么知道你配不配让我记住名姓,如果每个死在我手里的人,我都得记住他的名字,那可不是太难为人了么?”

    那使刀的汉子终于明白过来,咬牙道:“原来是个疯子!”

    剑北归心里的声音立刻响起:“他说你是疯子,这还得了?”

    “我不是疯子!”剑北归怒道:“我乃剑北归,等你到了阴曹地府,可别忘了跟阎王爷告我的状!”

    那使刀的汉子一愣,喃喃道:“剑北归……我何时招惹过这么难缠的对手?”大声道:“我叫彭阔海,要是先前曾得罪过你,彭某就给你配个不是。”

    彭阔海之所以这么说,并非认怂,实在是他还要保存实力去对付白小七,不想与剑北归做无谓之争。

    但剑北归却不是这个想法,听彭阔海自报家门之后,剑北归点点头道:“你姓彭,那多半是楚唐国彭家五虎断门刀的传人了……对了,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彭喜金的?”

    “彭喜金是我表弟,但已经许久不曾见过了。”彭阔海答了一句,忽然明白过来,双目一瞪道:“难不成,他已经……?”

    剑北归哈哈笑道:“我是夑武国人,面对楚唐国来的奸细,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彭阔海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早看出了我的来历?!”

    剑北归摇摇头道:“这倒不是,我只不过凑巧想杀人,又运气好碰上你罢了。”话音落下,剑北归已经没了继续废话的耐性,又一招“奔狼如电”,嘴里兀自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发发善心,送你们兄弟团聚吧!”

    “疯子,真是疯子!”彭阔海只觉对方不可理喻,使开手中家传“断门刀”,接下了“奔狼剑”。但彭阔海右肩带伤,已经使不出十分的气力,三五招后,已经渐落下风。

    剑北归最初虽是偷袭,但因他不知彭阔海的底细,只用了三成的本事。眼下虽然是正大光明的对决,但全力施为之下,彭阔海只觉敌人手中的剑光不断闪烁,就好像是个活物一般,令人琢磨不透。

    更加诡异的是,剑北归虽然招招逼命,可剑招之中的杀气居然越来越淡。就好像用剑刺穿彭阔海的咽喉,对他来说就好像是在做某件事的时候,“顺带”需要去做的一样。

    彭家的“五虎断门刀”,之所以能在江湖上驰名,当然有其独到之处。其中很是显著的一个特点,便是这路刀法对于“杀气”有着极强的感应,因此越是生死相搏,越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如此一来,既然剑北归的招式中,那彭阔海的刀法自然也不能完全发挥。这“五虎断门刀”最大的优点,到了此时,反而成了一大缺憾,彭阔海的情势立显危机。

    眼见十余招内,彭阔海必然要败在剑北归的手下,就听不远处又有人发一声喊:“彭大哥,我来帮你!”

    喊话之人正是文皓,他们分头在城里打探情报,文皓听见一阵打斗之声,就过来看看,正巧遇上了与剑北归缠斗的彭阔海,于是大吼一声,挥舞着双拳迎了上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