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三章 罗布泊之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长夜古国?

    这个名词大家还是第一次听到,不禁摇了摇头。

    我却开口问道,是不是之前提到的那个西域古国?

    “对,我之所以知道这座墓的来历,正是因为它上面的文字是长夜古国的文字。”

    老烟叹了口气说他不是有意要瞒着我们,而是长夜古国的存在实在是牵扯太大,本来这次他想着能顺利完成任务的话,我们最好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好,毕竟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命就越短。

    他这话说的真诚,陈连长叹了口气,将枪放下:“已经到这个地步,也没啥好瞒的了,老烟,你就全说出来吧,就算是死咱们也得做个明白鬼呀!”

    老烟也没有拒绝,只是让我们换个地方说,我们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墓地,也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场合,于是跟着老烟走了一段距离,在一处背风坡扎了帐篷。

    依老烟的意思是,这事情一时半会儿也扯不清楚,再加上我们一群人刚死里逃生,索性先恢复一xià ti力。

    “现在说吧。”等一切准备就绪,陈连长盯着老烟,看他动作若是老烟敢反悔,立马就会射出一颗子弹。

    老烟苦笑着摇摇头让陈连长不用这么戒备,他既然已经道出‘长夜古国’这四个字,就没有瞒下去的意思了,因为这一趟也超出了他的预期,就是陈连长不问,他也会找个机会说出来。

    陈连长明显不信他,叫他不要废话,要说赶紧说。

    “一切还要从五年前说起。”老烟招呼众人坐下,幽幽的吸了口烟:“陈连长,你应该知道五年前空军曾把罗布泊的深处当成试验航弹的靶场吧?”

    陈连长点了点头,他是bā yin郭楞这边的老兵了,听过这样的事情也不奇怪,就连毒蛇也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在场唯一不清楚状况的怕就是我了。

    好在老烟要讲述的重点并不在这场试验上,而是这场试验所炸出来的东西!

    我说不清楚他讲到这东西的时候,那种复杂的眼神,有些恐怖,但也有些向往。

    只见他一手夹着烟,也不吸,都快烧到手指了也没有感觉,用一种玄乎的语气慢慢的道:“那颗航弹落在罗布泊深处,炸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参与试验的后勤人员都异常好奇,他们围在大坑周围,洞里黑乎乎的啥也看不到,只看到一些纵横交错的青铜链子。有好奇者直接往上拉,拉了足足五十多米也不见链子到头,更有人往里扔了一块大石头,等了好几分钟也没有听到回响。

    不过,他们还是看出了一些东西,在他们开着手电筒往洞里照时,发现洞两边的墙壁上似乎都是壁画,还有被炸出来的一些破碎残片似乎是陶瓷碎片……

    空军虽不懂里面的道道,但也知道这地方不简单,便赶紧上报给了国家,上报的时候还带上了炸出来的碎片。

    碎片第一时间被送到了文物局,文物局的专家一看发现不得了,说这地方可能是西域古国的遗址,可研究了一段时间却确定不了究竟是哪个古国?

    老烟说到这深深吐了口气:“那专家也是个人物,兴冲冲的找了领导说,他怀疑这压根不属于任何已发现的西域古国,而是西域三十六国之外的第三十七国!就这样,国家组织了中日考察队前往罗布泊深处考察。”

    “中日考察队?”

    我对这话表示怀疑,无论是否是遗迹,这也算是guo i了,怎么会有国外的势力加入?

    老烟解释的颇有些无奈,说当时国内各方面条件都不行,很多设备根本拿不出手,让国外势力加入也不过是为了更好的考察罢了。就算是如今很多时候还是要借助国外的帮忙,只不过腰杆子硬了些,可以只要设备不要人了。

    我们听了一阵唏嘘,但也知道他所言不假。

    “然后呢?”

    陈连长点了点地面,若有所思的问道。

    “然后……”老烟将烧到手指的烟掐灭,重新点了一根,吸了好几口后才缓缓的道:“然后便出了大事!”

    中日考察队兴致勃勃的去了罗布泊,等他们到了地方进行了一番勘探后,兴奋的发来电报,说是这地方确实是了不得的古迹,这段电报因为信hào问题听的不大清楚,只隐隐听到长夜古国、遗迹等字,然后便是一阵惨叫,也就是他在进罗布泊之前给我们听的那段录音。

    “五年前?”

    我们都惊讶了,我还记得第一次在罗布泊扎营的时候,奶娃还说那磁带看起来旧的很,当时我们谁也没有当一回事,没想到竟然真被他说中了。

    陈连长黑着脸质问老烟,难不成我们要找的余教授是五年前失踪的人?

    “你性子还是这么急,慢慢的听我说。”老烟看了陈连长一眼,之后说出了一段让我们震惊的话。

    在发出那段电报之后,整个考察队都失联了,国家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联系上,重新派了人去,结果那坑竟然不见了,只从几处痕迹判断出那地方确实出现过遗迹。

    国家进行了大范围的搜索,眼见希望越来越渺茫便也放弃了。

    但谁知道几个月后,考察队中的带队,一位叫余成泽的教授竟然只身从罗布泊逃了出来,震惊了外界,可惜的是他的精神已经不大正常,从他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余成泽被安排在精神病院,派了两个人照顾,当然也有看守他的意思。

    在精神病院里,余成泽成天抱着一堆他从罗布泊带回来的资料念叨着长夜古国,但具体这古国是什么,当初发生了什么事,他却闭口不言,或者说他真的不记得了。

    在精神病院待了差不多三年,国家看他精神好了许多便给他单独安排了住处,那两个看守他的人也没有撤,只是也不像之前盯得那么紧。

    “可就在三个月前,余成泽逃了……”老烟吐了口烟圈。

    “逃了?”我们惊讶的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