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四章 诡异的微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烟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也不算是逃,他只是走了,然后一路往罗布泊而来。”

    我们三个相互看了一眼,随后问老烟,所以我们来是抓余成泽,而不是救他?

    老烟叹了口气说不是,一开始他们只是想跟踪余成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跟踪却变成了营救。

    “什么意思?”陈连长问道。

    老烟说这五年来他们守着余成泽,总觉得对方隐瞒了什么,等对方终于往罗布泊来的时候,他们终于意识到机会来了……

    本来他们能在半道上就将余成泽带回去,但为了对方身上的秘密,这才一路跟到了罗布泊。但是进了罗布泊之后,余成泽突然不见了踪影,跟着他的几个人立马将事情上报,老烟从手下的叙述中意识到定有蹊跷,于是先后派了两队人马来找。

    只是这两队人马先后消失,他只能亲自上阵。

    “消失了?”我皱着眉头:“怎么消失的,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老烟摇了摇头说没有,消失的非常蹊跷,都是在进了罗布泊深处后就失去了联系,他这一路上也在留意自己的两队人马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可惜的是一无所获。

    我思索了片刻,缓缓的道:“怎么可能?”

    虽然在沙漠中失踪,很多时候确实没有痕迹可寻,可是看老烟就知道他派出的这两队人马肯定也不是什么普通人,没道理在遇险的时候什么都没留下,除非……他们在遇险的一瞬间便已经全军覆没,就像是那段诡异的录音一般,那么短的时间,任谁都没办法做出反应。

    老烟没有回话,脸色也不大好看,我吞了吞口水问他,那些人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怪物?

    “说不好,我们进罗布泊以来,无论是红尾蝎还是沙虫都防不胜防。”老烟掐灭了烟:“而且毒蛇所说的一件事让我很在意。”

    毒蛇愣住了,他的话向来很少,压根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让老烟在意的事情。

    老烟问他还记不记得自己说过红尾蝎几乎不会倾巢出动的事?

    毒蛇点了点头,随后诧异的道:“所以真的有人在操控?”

    “我怀疑是余成泽。”老烟吐了口气。

    我们三个都不相信,余成泽不是消失了吗?

    老烟笑的诡异,问我们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亲自上阵?按他的年岁来说,在部门里除非遇到特别棘手或者特别有价值的事情,否则他几乎不会出手。

    我摇了摇头说,难道不是因为前面两队人马的消失?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老烟点了点头,随后从包里掏出一样东西:“你们看看吧,这才是我亲自上阵的另外一个原因,也是主要原因。”

    我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发现是一张老旧的黑白照片,上面大概有十五个人的样子,看长相并不全是中国人。我立刻反应过来,这难道就是五年前中日联合考察队的合影?

    老烟点了点头,我却琢磨着这照片的背景实在是太诡异了,这背景是一座恢弘大气的大殿,但因为曝光问题看的不是很清晰,可总觉得不像是现实中的东西。

    “这是他们在长夜古国里拍的。”老烟淡淡的道。

    我却震惊了,听着老烟说起长夜古国,我一直觉着这地方神神秘秘的,没想到现在竟然直接看到了,虽然和没看到没什么区别。

    老烟解释说这应该是考察队有什么名垂青史的大发现,拍下来做纪念的,只是背景实在是过于模糊,即使找专业的人做了处理依旧看不出什么。

    我点了点头,随后说这不就是一张很正常的照片吗?

    “你看这个人。”老烟指着照片中间的一个人道。

    我一眼扫过去,便发现这人确实诡异的紧!他长的非常慈祥,看起来一派儒雅,穿着一身白色的确良衬衫站在考察队的中央,明显是带队,乍看过去他在人群中并不违和,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觉他笑的非常诡异。

    他虽然在笑,但是脸上的表情非常僵硬,只有嘴角向两边扯开,如同提线木偶一般硬生生的被人拉扯出一个笑容。

    我摸了摸胳膊将照片还给老烟,这笑容看久了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陈连长和毒蛇也一脸的不适,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说什么。

    老烟吐了口气道:“这就是余成泽。”

    我们都震惊了,不过旋即又觉得理所当然,这十几个人中最像教授的也只有他了。

    “这、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吧?”陈连长顿了顿:“不过就是个笑容,指不定他就是不爱笑呢。”

    老烟摇了摇头说他关注余成泽也有几年了,这次对方消失后,他特意找了余成泽以前的亲朋好友做了调查,大家都说余成泽不大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法?”我皱了皱眉。

    老烟看了我一眼,缓缓的道:“他的喜好差不多都变了,一个人纵使发疯,一些喜好也是很难变的,而且经过部门这三个月的调查,发现他也许是在装疯……”

    我们被老烟一连串的话讲的有些发蒙,老烟看我们这样也知道我们在疑惑什么,他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会装疯?只是这一切和长夜古国脱离不了关系,而且他的目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万一出了问题不知道会连累多少人。所以这次一定要找到余成泽,将他带回去,无论用什么方法也要将他嘴里的秘密撬出来。”

    “那你为什么找上我们?”陈连长不满的道:“这种事应该你们部门的人更加擅长吧?”

    “我已经损失了两队人马,一时半会实在是凑不出人来,你们部队离罗布泊最近,我也只能从你们这找人了。”老烟无奈苦笑,显然若不是没有办法,他也不愿意用我们这群完全没有经验的士兵。

    “所以你们在怀疑余成泽,是吗?”

    我想了想,老烟一路上并没有担心过余成泽的生死,而且他怀疑是对方操控了红尾蝎……

    老烟点了点头:“他确实太值得怀疑了。”

    我却不以为然,说即使是这样余成泽也不见得能操控红尾蝎吧?

    “他可是从长夜古国出来的。”老烟古怪的笑了笑:“十几个人,凭什么他能出来?而且是在派了几波搜救队去寻找他们都没发现的时候,他简直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我被他说的毛骨悚然,试探的问他是不是觉着余成泽不是人?

    “这就是古怪的地方,若他不是人,我们部门早该发现了,所以……只有找到他才能解开最后的谜团。”老烟幽幽的道。

    听他说完,我们三都沉默了,虽然老烟在一些关键的地方仍旧语焉不详,可是谁都能听出这什么长夜古国的凶险。

    陈连长突然站了起来,黑着脸招呼我和毒蛇收拾东西。

    “陈连长,你这是什么意思?”老烟的脸也黑了下来。

    陈连长冷笑着说一看就是送死的活儿,他不做。

    老烟扫了他一眼:“你可是军人!”

    “是,老子是军人,如果是上战场,你让老子绑着zhà yào去炸坦克都行,这他娘的算什么?已经死了三个了,三个!老烟,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是在这行混惯了的,当初你找到我的时候我就问过凶险程度,你是怎么给我保证的?写遗书的时候我还觉着你就是多上一道保险,现在我才知道你早就清楚我们这几个兵蛋子压根出不去。”陈连长火了,提着老烟的衣领,吼的脸红脖子粗的。

    老烟沉默了,随后淡淡的道:“那你觉着,我能不能保证自己出去?”

    “老子管你能不能出去,做一行就吃一行的饭,你出不去那也是你的职责。可我们这群算什么,你自己看看那个奶娃才几岁,鹰眼和矮墩混了多久才混出点名堂,就死的这么不明不白?”陈连长依旧吼着。

    我和毒蛇听了也默然不语,陈连长发火也正常,我跟了他三年,知道他对手底下的兵有多么重视,但凡有危险一点的运输任务他必然会亲自上阵,就怕出什么事儿。毕竟他带的兵年纪都不大,像毒蛇鹰眼这种已经算是大龄的了。

    用陈连长的话来说就是这群兵脱了军装就是一孩子,他看不得孩子们去送死。

    老烟拂开陈连长的手,最后缓缓的说了一句:“长夜古国里可是有国家要的东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