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章 没发完的情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看向声音的来源处,赫然发现那是老烟的防水包!

    “老烟!”陈连长吼了一句,我额头上的青筋也都根根凸出,这个时候发出声音可是要命的。

    只不过老烟表现的很冷静,他语速飞快的道:“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快救毒蛇!”

    我们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因为短短的几秒钟,所有的怪鱼都已经苏醒了,正张嘴冲着毒蛇咬了过去。

    被包围在中央的毒蛇瞬间便被其中一条鱼给咬住了腿,随后又有几条蹦出水面,张开锋利的牙齿,拽着毒蛇的裤脚就将他往暗河的深处拖……

    我和老烟端起枪冲着周围的怪鱼就扫射起来,陈连长则配合着我们的火力上前去拉毒蛇,一边手还握着刀,迅猛的扎进一只怪鱼的肚皮里。

    我放了几颗子弹就觉得不对劲——我的dàn jiā是满的!

    可是我换dàn jiā的时候明明就是老烟和怪鱼交流的时候,所以那真的不是幻觉?但还是解释不通,老烟可能会瞒着我们,进沙漠以来他瞒着的事情已经不少,可是陈连长和毒蛇为什么也帮着他隐瞒我?

    “你小子这时候发什么呆?”后脑勺被重重拍了一下,老烟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我扭头一看,只见老烟正在快速的换着dàn jiā,而毒蛇手起刀落就将趴在他腿上啃咬的怪鱼给扎了个透心凉。陈连长趁机将他拖到了我们身边。

    然而就在我们以为接下来会有一场大战的时候,刚刚还进攻猛烈的怪鱼,突然间全都停了下来,虎视眈眈的在暗河里来回游弋,却不敢靠岸一步。

    “呼。”

    我重重的吐了口气,还好毒蛇离我们这里已经很近,否则单靠我们的火力还真不一定能将他救出来。

    “还没完。”老烟皱着眉头。

    我还没想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见刚刚还在犹豫的怪鱼,再次不要命的破水而出,那一张张蓝汪汪的鬼脸离我只有咫尺之遥。

    我吓了一跳,正要开枪,老烟却按住了我的手:“你看!”

    我刚要发火,听了他的话却下意识的看过去,只见最先一批冲上来的怪鱼身上竟然冒出了天蓝色的火焰,因为这火焰颜色与它的肤色相近,很容易被忽略。

    “怎么会这样?”我呐呐的道。

    火焰竟然像是从怪鱼的体内冒出来的,伴随着滋滋的如同烤肉般的声音,不过几秒钟时间,这批怪鱼已经烧成了灰烬……

    后面仍旧有怪鱼冲上来,可无一例外,这些怪鱼都没有逃脱变成灰烬的命运,最后它们终于停止了zi shā式的冲锋,豆大的眼睛里满是人性化的惊恐。

    只是它们也没有退去,而是浮在水面盯着我们,唧唧叫着似乎非常不甘心。

    老烟沉吟了一会儿说可能和我们身后的岩洞有关系。

    “这洞里到底有什么?”我转头看了一眼身后黑沉沉的岩洞,只觉得它像是一头怪兽,正等着猎物送上门来……

    老烟吐了口气,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问了一句进不进。

    “进!”我没有丝毫犹豫,倒不是因为我胆子多大,而是因为怪鱼并没有退走,它们就在圈子外面守着,我们无路可选。

    嘴上虽然这么说,我心里还是直打鼓,悄悄问老烟有没有谱?

    “我能有什么谱,这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老烟粗声粗气的回了一句。

    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只觉得他似乎很烦躁。

    “刚刚那电报里说什么了?”

    我挑了挑眉,老烟之前一直很稳重,如今突然这样怕是和电报有关。

    他抬眼看了我一下,随后摇了摇头。

    “老烟,你这个时候还瞒着我们就没意思了吧?”陈连长阴沉着脸,显然对老烟非常不满。

    老烟掏出根烟,点燃后猛的吸了两口:“不是我不说,只是那电报只响了一半。”

    随即他抓了抓脑袋道:“其实为了以防万一,除了我们之外,我还派了另一支队伍。”

    “另一支队伍?”陈连长脸色更黑了:“老烟,你还有啥秘密瞒着我们,最好趁现在一块说了!否则我的子弹可不长眼。”

    说完他又摸了枪,看那样子真的有一枪崩了老烟的打算。

    “没了……”

    老烟解释说他之所以准备两队也不过是做两手准备,因为谁也不知道余成泽会从哪条路走。

    “我手上的地图是部门里的专家拟定的,是距离长夜古国最短的路线。”老烟缓缓的道。

    “余成泽肯定是冲着长夜古国来的,只是如今长夜古国失去了踪迹,我这地图到底准不准还两说,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派了另一支队伍走当初空军对应的路线。”

    老烟吐了口气说,电报正是那支队伍发来的,只是发了一半就没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

    我在心里暗自琢磨,看来之前他也是在跟另一支队伍联系……

    “他们说了什么?”陈连长固执的问了一句:“就算是一半,也有内容的吧?”

    老烟看了他一眼,随后露出古怪的神色,一字一顿的道:“你…们…在…洞…里…会…”

    我们听后都沉默了,此刻的老烟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渗人。

    “他们不知道我们在这。”老烟恢复了一贯的神情,只是说出的话让我们更加不适。

    老烟说他们一般隔两天会联系一下,彼此通一下气,今天本来没到联系的日子,所以他怀疑另一支队伍很可能出现了危机。

    “而且剩下的半截话,总让我觉得不安。”老烟将烟蒂摁在地上,愁眉不展的道。

    我们没有说什么,主要是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还是老烟摆了摆手打破了沉默,说应该都休息的差不多了,还是先进岩洞看看。

    我们整理了一下背包,当下起了身。

    我和老烟一前一后将毒蛇和陈连长两个伤员夹在中间进了岩洞。

    洞里很黑,即使开着手电筒也只能照亮脚下的一片地,似乎就连光线也被黑暗所吞噬了!

    我往四周照了照,只见四周的墙壁都是岩石,岩石上还结着青苔,摸起来滑溜溜的,想必是因为离暗河非常近的缘故。

    “这岩石看起来像打磨过的。”我摸过几块岩石后,有些奇怪的道。

    老烟凑上来摸着岩石研究了半晌才赞成了我的话,随后用不敢置信的语气说,没想到这埋在沙子底下的岩洞竟然是人工制造的。

    不过我们倒也不觉得奇怪,沙漠气候千变万化,这岩洞刚建成的时候八成还在沙子上头,只是后来沉下来罢了,让我比较在意的是古人为什么要建这个岩洞?那些怪鱼又究竟在害怕什么?

    老烟食指与中指并拢在岩石上敲了敲:“这岩石是中空的。”

    中空?

    我侧着脑袋将耳朵靠近岩石,也伸手敲了敲,传回来的回声果然非常空。

    “这岩石有上千年了吧?”我看了一眼老烟。

    他点了点头:“不要小看古人的智慧,他们发明的很多东西,如今的社会都没有办法仿造。”

    “不是。”我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他们费尽心力,将岩石钻空是为了什么?”

    陈连长在一边不耐烦的道:“管他是为了什么,直接打开看看不就得了。”

    我和老烟都沉默了,随后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根手指粗细的中空铜管,顺着岩石的缝隙小心翼翼的插了进去。

    大约插到二十公分左右,铜管便不动了,老烟敲了敲铜管,脸色变了变。

    “怎么了?”我问了一句。

    老烟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凝神听了好一会儿才将铜管拔了出来,他随意扫了一眼后就将铜管递给我,示意我看看。

    我接过铜管,先是看了一下表面,只见刚刚还正常的铜管竟然抹上了一层铜绿,而铜管里面还有一些湿漉漉的沙子。

    “这……”

    我有些犹豫,类似的案例我在《星官要诀》中看到过,但细节上略有不同,一时间我也不好妄断。

    老烟却让我有什么就说出来,看起来竟有考我的意思。

    我发现,自从他看到了我背后的九龙纹身后,一路上这种考验越来越多。所以我当下就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这岩洞应该是一处封禁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