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七章 虫卵器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或许是我久久没有动作让他觉得我没了威胁,便又转过头去啃尸体,只是时不时的还会回头警惕的看我一眼。

    我紧了紧手上的枪,趁他不注意直接冲过去一枪托甩在他的脑袋上,看他软倒在一边我松了口气。

    将他拖到一边,我蹲下身体检查着赤髦的尸体,这些尸体上大多都已经有了老烟的牙印,剩下的一些血肉状的也被叠成一团,看样子是想一口吞了。

    看着这东西我有些犯恶心,难以想象老烟是中了什么**汤,才能做出这样的事儿?

    “吼,还我!”

    就在我还在研究尸体的时候,后面传来一声怒吼。

    我回头一看,不知道老烟什么时候醒了,双眼猩红的盯着我,那模样就像是我夺了他最珍贵的东西。

    “老烟,你清醒一点。”我告诫一句,可他根本不听,直接就扑了过来。

    我一看没其他办法直接举起枪朝他脚前放了一枪:“站住,否则我一枪毙了你!”

    出乎意料的是他根本不怕死,动作丝毫不见停。我也不敢真的朝他开枪,骂了一句脏话后只能将枪当棍子用,一棍子闷在了他的脑袋上。

    “呜呜……”

    老烟呜咽了一声,这声音压根不像是人类能发出的,我心中一寒,顿时想到了录音机里的声音,那些人临死前的吼声和老烟似乎有点像。

    我顿时慌了,一边和老烟zhou xuán一边想着办法。这种诡异的状况我实在是没遇到过,一时间竟然没想到任何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老烟的目的也不在于dǎ dǎo我,他将我逼到一边后便又蹲在地上开始吞尸体,情急之下我直接脱了衣服,将他一把从地上拽起来,让他看我的后背,那里有九龙纹身。我记得他第一次看到纹身的时候,神情明显很震惊,而且这东西也吓退过干尸,现在只能希望这玩意儿能有点作用吧?

    “记得吗?”我扭头冲他吼了一句。

    只见他愣愣的盯着我的背,一只手上还抓着一块血淋淋的肉。

    看他这样我觉得有戏,又催了他一句,谁知道他却突然将肉塞到了嘴里,直接冲我扑了过来。

    我没有防备,瞬间被他扑在了地上,随后他张口就在我的纹身上啃,似乎那是多美味的东西。

    我被他啃的肉痛,一股邪火冒了出来,背一拱就将他翻到一边,随后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你要是就这点本事,我可不跟着你混了。”

    不知道是那一巴掌起了作用,还是我说的话起了作用,老烟眼里的血红色退了一些,随后虚弱的开口:“水……”

    “什么水?”我刚想问的再清楚些,他却脖子一歪就晕了过去。

    我低咒了一声,看了他半晌见他没有清醒的迹象,还是认命的拖着他往河边去。我也不清楚他说的水是什么意思,反正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将他拖到河边,被他搞的筋疲力尽的我也没有心思再伺候他,直接将他的脑袋按在了水里。

    神奇的是刚刚还一副昏迷模样的老烟,竟然下意识的大口大口的喝起水来,就在我以为他会将自己肚皮撑破的时候,他终于停了,可是他人还没醒,趴在那里如同一滩烂泥。

    我怕他把自己淹死,将他从水边拖开,然后坐在一边守着他。

    “嗝……”

    过了几分钟,老烟突然打了个嗝,然后不等我反应过来,往前爬了几步竟然开始大口大口的往外面吐水。

    我不由的想,难不成他刚刚喝多了?

    就在我这个想法刚落下时,我看到了诡异的地方,他吐出的水变成了红色。

    我吓了一跳,忙跑过去看,这一看我看的我头皮直发麻-----这些红色的东西是一团一团的虫子,这些虫子一接触到水便游开了。

    老烟吐了大约有五六口的虫子才算是吐干净了,没等我说什么,他便开口道:“快走!”

    看他的样子似乎对这些虫子非常忌惮,我也没有多问,直接将他拖到了安全的地方,这才开口问他还记不记得他做的事儿。

    “当然记得。”他惨白着一张脸,整个人非常虚弱。

    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你还记得昨晚打水的事情?”

    “怎么会不记得。”我点了点头:“可是当时应该没出什么问题吧!”

    老烟苦笑着说我们还是小看余成泽了,他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将这些虫卵放进水壶,等回到帐篷又不声不响的将他们俩的水壶换了过来,反正水壶长的都一样,谁也不会在意。今天一早他喝了壶里的水后就察觉出异常,他也知道自己在做啥,就是控制不了。

    “那些虫子?”我一想到那些虫子还是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老烟指了指河边:“应该是赤髦的虫卵。”

    我困惑的看向他,他问我知不知道如果喝下赤髦的虫卵会有什么问题?

    “不清楚,不过看你那个样子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好事。”我摇了摇头,我也只认识赤髦,其余的东西还真是不知道。

    老烟叹息道:“我是不知道赤髦的虫卵喝下去会怎么样,但我知道有一种虫子的虫卵喝下去会怎么样,看我的样子,估计这两种虫卵应该也差不多了。”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根烟,哆嗦着点上吸了两口,才缓缓地说出一段让我毛骨悚然的话:喝下虫卵之后,人便成了‘器皿’,会不由自主的吞食一些对虫卵有助的食物。等这些虫卵长成虫子,便会从人的体内钻出来,到时候作为‘器皿’的人最后一点作用便是身上仅剩的骨血成了这些虫子的第一餐……

    我联想到刚刚的那些虫子,无法想象若是那些东西从老烟体内钻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余成泽想让你死?”我握紧了拳头。

    老烟却摇了摇头说,他怕是想要盲侠死。

    盲侠身上有赤髦的血腥味,自己发作的时候第一时间肯定是会去攻击盲侠,将盲侠吞下去当虫卵的食粮,若不是毒蛇一直守着,估计盲侠现在已经没了。

    而自己之所以会跑出来也是因为攻击盲侠不成,又闻到了赤髦的味道,这才拼命挣脱了绳子。

    我冷笑了两声道:“恐怕不止是这样,他想要的估计是我们全军覆没。”

    盲侠死了,老烟也未必能讨的了好,等虫卵在他体内长成钻出来的那一刻,我们这些没有防备的人自然也会沦为牺牲品!

    老烟皱着眉头道:“我已经恢复了的事情先不要声张,我总觉得余成泽的目的没有这么简单,虫子在体内长成最起码也要半个月,他不必这么费事,我们先暗地里看着。”

    我嗯了一声,随后有些尴尬的问他之前说水,是不是只是想提醒我余成泽带回来的那些水有问题?

    “是啊,没想到你小子下手还挺狠。”老烟瞪了我一眼:“不过你也是误打误撞救了我一命,看来这里的水比我这个‘器皿’更适合赤髦。”

    我嘿嘿笑了两声没敢说话,他既然什么都记得,自然也记得我狠揍他的事情,我怕讲多了他会想起来。

    “走吧,回去。”老烟将双手往我面前一伸。

    我摸了摸身上,尴尬的说这我也没带绳子来。

    老烟问我怎么办,我看了看枪托,随后坏笑着道:“老烟,再委屈委屈你了。”

    说完我没等他反应过来便一枪托砸在了他的脑袋上,老烟软倒之前骂了一句:你这个臭小子,老子不会装晕吗?

    我摸了摸脑袋,刚刚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既然已经砸了也只能这样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