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四章 它在上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时看完影像,伢仔便顺手将这布帛塞进了怀中,想着回去也能当个文物,没想到这会儿竟然成了烫手的山芋。

    “快,还给他!”

    我立刻吼道,可已经来不及了,蚕丛猛然动了起来,速度奇快的朝我们这里掠过。

    老烟端起chong fēng qiāng砰砰的直扫,可打在蚕丛身上也不过是让他顿了顿,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速度。

    “爬上去,快!”

    老烟一边吼一边飞身拦在蚕丛面前,后者伸手抓在老烟肩膀上,直接将他扔在了一边。

    我惊恐的看到蚕丛那与常人无异的手抓在老烟肩膀上,直接穿出五个血洞,血直接飙在蚕丛的面具上,发出诡异的金光。

    “伢仔,上去……”

    我托着伢仔让他往上爬,可是他刚爬了没两步就溜回来一大截,这弯道太光滑了,根本爬不上去。

    我还想再推他试试,蚕丛已经近了,他伸手便抓向伢仔的胸口,惊的我立刻用手挡在他前面。

    “都给姑奶奶闪开!”

    眼看蚕丛的手就要穿过我的手腕,秋xiao jie的声音传来。

    我看向她,只见她扛着个火箭筒一般的东西正对着蚕丛,我想到她之前的火焰发射器,拦腰扯住伢仔直接翻出弯道,能退多远便退多远。

    “吼!”

    与此同时我听到一声怒吼,如同野兽般,震的天花板都震了震,灰尘落在我嘴里呛的我直咳嗽。

    等咳嗽停了,我才看过去,这一看让我震惊不已。只见刀枪不入的蚕丛背上露出了碗大的一个疤,翻出的伤口是森白色的,没有一丝血。

    而一样东西叮叮咚咚从弯道上滑了下来,我一看竟然是一颗银色的嵌满碎片的圆球,上面竟然还冒着烟!

    也就是说这玩意直接将蚕丛那一块给烧穿了!

    “这、这是什么玩意儿?”我震惊的问道,要是刚才我反应慢一点,是不是这东西也把我也烧穿了。

    伢仔却拉着我陡然远离秋xiao jie,直接奔向老烟,边跑边说秋姐已经疯了,竟然将禁用的武器拿了出来,得赶紧跑,省的遭殃。

    “不对啊!”伢仔脚步骤然一顿,扭头看向蚕丛:“为什么这个武器在他身上也就碗大一个伤口?”

    我忙问他什么意思,伢仔挠了挠头解释道:“这东西叫霹雳球,是秋姐发明的,里面装满了烈性zhà yào和弹片,直接发射到敌人身体里,砰的一声,对方便会被炸的四分五裂,即使运气好没死,也被那些弹片给割的浑身是伤,基本也就没救了。对付起大粽子来根本没问题,就是波及范围有点广,很多时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才被老烟禁了,哪、哪有他这样只有个伤口的?”

    我一听就觉着秋xiao jie兵器大师的外hào实在是名不虚传,真的是冷兵器热兵器样样精通。

    “小秋,赶紧退!”躺在一边的老烟捂着伤口吼道,因为用力过猛而剧烈的咳嗽着。

    秋xiao jie也意识到不对,一甩手将几柄飞刀飞了过去,一个翻身xing gǎn的身体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我和伢仔也在这时反应过来,架起老烟就往墓室深处退。

    就在这时,蚕丛突然动了动,身体里竟然突突突的发出大量的黑色铁片,呈扇形像我们飞射而来。

    “快躲开,这是弹片!”秋xiao jie难得慌了神,拽着我们就往旁边的立人像后面躲去。

    噗嗤……

    我刚将老烟塞在立人像后面,就感觉后腰一阵刺痛,我连忙翻身找了另一尊石像蹲着,这才敢往腰后摸了摸。

    这不摸不要紧,一摸只觉得手心濡湿一片,明显流了不少血,刚恢复的精神又有点恍惚了。

    我这才明白老烟为啥要禁掉这个霹雳球,因为它的杀伤力大且不好控制。

    “长安,你没事吧?”老烟焦急的问道。

    我忙回了句没事,随手扯下衣服的一角在腰间紧紧捆了两圈,让血流的速度没那么快,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往外面看了看。

    “蚕丛呢?”

    这一看只见墓室空荡荡的,根本没有蚕丛的影子。

    我观察了好一会儿,确实发现蚕丛不见了,这才招呼老烟他们都出来。

    “不见了?”老烟不敢置信的道:“没道理啊,难不成他顺着弯道出去了?”

    我们环视整个墓室,确实没有发现蚕丛的踪迹,刚要松一口气,就见伢仔面色苍白的把手往头顶一指:上面!

    瞬间,我的身体便僵硬了,我们竟然忽略了这一点。

    我不敢有大幅度的抬头,只是拼命的将眼睛往上翻,可任我将眼白全翻出来也看不见上面有没有东西。

    索性,我壮着胆子直接抬头,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差点吓飞了魂魄!

    只见蚕丛如同壁虎般四肢趴在墙上,脑袋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了过来,视线正好和我对上,而那空洞洞的伤口让他看起来更为狰狞。

    就在我看向他的那一刻,他猛然从上方跳了下来,直直的往我身上扑!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往旁边一滚,可滚到一半我才发现原本冲着我来的蚕丛竟然在半空中硬生生改了方向,冲向了因为震惊而毫无反应的伢仔。

    “快将布帛丢出去!”关键时刻我提醒了一声。

    伢仔依旧没有反应过来目前的情况,但他却本能的将布帛抽了出来,然后远远的丢了出去。

    蚕丛的动作一僵,落在伢仔前面,伸出的手离后者的胸膛几乎只有一公分。

    伢仔吓的一动都不敢动,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蚕丛的手直接穿过伢仔的胸膛。

    好在,蚕丛只是看了伢仔一眼,随后便收了手,以我快看不清的速度奔向布帛,在布帛落下之前捧在了手里。

    “阿音……”他捧着布帛贴近自己的面庞,似乎陷入了悲伤的回忆。

    老烟无声的对我们打了个手势,随后一群人缓缓的往弯道退去。可刚退了一步就发现伢仔的这布帛扔的实在是不是地方,我们要去弯道就必须经过蚕丛身边,这不是上杆子找死吗?

    {ps:欢迎关注老九的微信公众hào:道门老九,每天都有诡异故事,恐怖传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