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九章 蛇修成妖,妖化为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皱着眉头让他说清楚什么叫龙王发怒,郑老二勉强拦住我:“老郑叔受了刺激,你还是不要问了……”

    “行,那我不问他,问你。”我抬眼看向郑老二,让他给我解释解释什么是龙王发怒。

    郑老二有些为难,听了我的问话不由自主的朝着雾气中望了一眼,畏畏缩缩的朝我摇了摇头:“我不能说,说了龙王连丰收村都不会放过的。”

    我冷笑一声:“你的意思是我们这些人死不死的没关系,你只要丰收村人活?”

    郑老二没有讲话,但是他的神情就是那么回事,看的我一阵气闷。

    这一路上不说我们多么照顾他们,至少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们没有放任他们不管,而是能拖一把就拖一把。现在好了,到了我们自己头上,他们就可以轻描淡写的说出丰收村人不死就成这句话?

    郑老二可能是感受到了我的怒火,畏畏缩缩的道:“我们都是普通人,没有你们的大本事,所以、所以……”

    “长安,算了。”许教授轻轻叹了口气:“别问他们了,没用的。”

    我胸口憋坏,只觉得一口气出不来,恨不得照着郑老二的脑袋捶上两拳才罢休。可是有了许教授的劝说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冷冷的道:“既然这样,接下来你们便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谁也不要跟着谁。”

    许教授神色犹豫的问:“难道还要朝前面走?”

    “走,别说那还不一定是龙,就算真是龙王现在也改天换地了,它该去哪凉快就去哪凉快去吧。”一股豪气冲上我的心口,我转头看向雾气,只觉得就算里面真的都是龙也没什么关系。

    许教授微微叹了口气道:“我早就猜到了,你们师徒俩看起来都稳重,但性子啊都是一样的倔!行,你说走就走,只是得想好怎么走,别老烟还没有醒,你这边又出了问题。”

    “自然。”我点了点头,随后拉过琴剑让他将这溶洞的情况仔仔细细的说给我听。

    琴剑先是劝了我几句,见我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也只好放弃。将溶洞的形状,里面的布局,有什么机关都一五一十的说了,最后他有些不确定的道:“这是我好几年前摸的,现在不知道还是不是一样,所以……”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不用挂心,接下来的事就不用他管了。

    由于这溶洞不是说过就过,我让琴剑先带着昆布去看看他那些亲人的尸体,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先运出去,琴剑感动不已,红着眼睛带着昆布走了,看的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蛇修成妖,妖化而为龙,这过程少说也要上千年,这墓成不过百年,最多不过是蛇妖,长安,你不用太小心谨慎。”四姑娘突然开口,我感激的看向她,她却没有看我,只是认真的盯着雾气,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我奇怪的看着她,她这样子似乎这些蛇根本不足为患,可是她为什么不动手?

    不会又在考验我吧?

    我看看她,又看看前方的雾气,觉得有八成是在考验,因为以往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她早就冲过去了,根本轮不到我在这里看半天。

    我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只觉得无奈,这都什么时候了,就算要考验也等回了燕京再说,眼下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越是人命关天,越能体现你的本事。”四姑娘像是看出我心中在想什么,轻飘飘的开口。

    我忙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抹去,直接盘腿坐在雾气前,脑中勾勒出里面的环境,还有蛇的大体方位。根据琴剑所说,这溶洞也不是特别大,从这头到那头估计只有五米,只是两边够宽,估计得有七八米的宽度,溶洞上方还有两边的石壁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蛇,不过他觉得奇怪的是那些蛇长的好像和岛上的不太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我仔仔细细的将画面勾勒出来,只觉得头疼不已。

    无论怎么样我们都没有办法躲过蛇类的攻击,可根据琴剑说的数量,我们这几个人真的不够这些蛇塞牙缝的。

    我想的正入神,后方传来琴剑激动的欢呼,随后是昆布冷冰冰的声音。

    昆布确实有办法将尸体运出去,但是要一定的时间,他可以控制着蛊虫从阿乖的路线出去,一个接着一个的话估计要一天,所以他来看看我这边的进展。

    “你去吧,我这里怎么也要等老烟醒了才能出手。”我冲昆布点了点头,琴剑立刻扑过来,那样子简直像是要将我当成菩萨给供起来。

    我立刻躲开,让他赶紧去忙,别耽误我们的正事。

    琴剑二话不说拖着昆布就走了,脚底生风的样子看着我心酸——百年来的愿望从报仇到解除亲人的禁锢,这之中的心酸怕是也只有他自己明白了。

    我没有跟着去看,一来是我要想出对付蛇的办法,二来我也看不得这样的画面,我这几年来送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想再经历这般送别的场面,即使只是送别尸体。

    倒是四姑娘跟去了,也不奇怪,原本她对这件事的关注度就高的让我嫉妒,要是不去才奇怪。

    据后来昆布说,当时的琴剑面对着一具一具自发走出去的尸体,无悲无喜,仿佛那些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当亲人们站在海边一个个的跳进海里,随后跟着水流消失不见的时候他才跪了下来,认认真真的磕了几个响头,便跟着昆布回来了。

    回来后的琴剑一时间没有了生气,就连看起来都苍老了许多。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四姑娘温和的询问琴剑,琴剑抬头看向他,呐呐的说他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他想的就是怎么将亲人带出去,其他的什么事情也没有想过,现在骤然完成了,他一时间还真的有一些不适应。

    四姑娘了然的点点头:“你活不了多久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