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零章 无主宫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伢仔看了他一眼,突然冷笑了几声,说就是白死了,不然还能怎么样?

    “你他娘的少给老子废话,死的又不是你,你说的倒是轻巧。”林团长的火气马上就上来了,上前揪着伢仔的领子就要和他打起来。

    伢仔无所谓的耸耸肩:“你要是觉得揍我一顿,强子就能回来的话,那就随便揍。”

    他这副样子倒是让林团长无法应对,颓然的松开手,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他没有想到宝贝还没有摸到边,身边的兄弟就已经走了好几个,就连云七和老猫这样的得力助手也一个受了重伤,一个精神出了问题。

    伢仔叹了口气,指了指我们几个道:“那些士兵不知道,林团长你一定知道吧?我们这些人的身份有多特殊,是走过多少危险才活到现在的。所以没办法,无论是同伴走了,还是自己走了,也只能接受,不然还能怎么办?你们死了还能成烈士,我们死了连名字都不会留下。”

    我不想再听他们这样说话,说的再多也没有用,因为这本就是无解的。

    “行了,林团长,别说引不引得出来,就算引出来我们到底要耗费多少力气,或者搭上几条人命才能制服?再说我们现在伤的伤,昏迷的昏迷,必须得将剩下的气力全都放在接下来的路上。”我冷静的分析着。

    林团长不甘心,但到底只是呼了口气,说他明白了。

    我点了点头:“原地休整,一个小时后继续前进。”

    他们不再说话,我则和许教授两个人一个接一个的上前查看他们的伤势,钻地鼠还好,有鱼鳞盔甲保护,只是脱了力。老烟除了脸上的伤之外腹部也拉了一道口子,好在不是特别的深,绑个止血带也就差不多了。

    伢仔就更没事了,他只是被昆布连累。当时昆布用毒药的时候他正好在旁边,没来的及避让,结果就这么撞了上去,然后昏迷了,搞的昆布也郁闷,不明白他怎么就正好撞上了。

    伢仔更加的无辜,敢怒不敢言,只呐呐的说是他没避开,我看的憋着笑,这人也就在昆布面前怂!

    我们休息了快十分钟的时候,老烟也醒了,但是他醒了也一句话不说,我担心的问了两句他只是表示没事,叫我不要担忧。

    我不再追问,靠在一边休息,说实话我身体也超负荷了,如果不是精神撑着,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个地方赶紧的睡一觉。

    “长安,这个给你。”我正打着盹,昆布走了过来,我疑惑的看着他递过来的黑不溜秋的药丸,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指了指我的右手,说昭陵里四处都是危机,我这样只能用一个手的实在是危险,他这药能够让我短时间内感觉不到疼痛,生死关头可以用一颗。

    “不过有后遗症,用了之后你右手很有可能就真废了,所以一定要留在最后关头!”昆布不放心的嘱咐道。

    我接过这药丸,塞在最容易拿到的口袋里,开玩笑的说手本来就要废了,这样好歹还能有个一线生机,是个好东西。

    昆布脸色不太好,我知道他是犹豫这东西到底该不该给我。

    我好笑的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什么时候能用,什么时候不能用自然是分的清的,而且你也只给了我这么一颗,我肯定不敢随意浪费。”

    他这才好了一些,点了点头说成,你自己注意。

    就这样我们在休息和研究接下来的路中度过了一个小时,我整理好背包,将匕首、飞刀还有枪都别在腰间,手里还拿着另外一把手枪,这才询问老烟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走吧。”他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勉强打起精神冲我道。

    我恩了一声,招呼大家往前走,可这时却出了问题----老猫醒了,他其实早就醒了,但一直靠在一旁不说话,无论我们怎么安慰他也不说话,但我们要动身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住了,说他不走,他要在这里等强子。

    这话一出我们全都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求助的看向林团长。

    林团长盯着老猫看了三秒钟,随后突然抬起腿用力的踢在了老猫的屁股上,后者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但也没什么特殊的反应。

    “强子他娘的要是知道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死都闭不上眼睛,怎么,你像个娘们一样哭哭唧唧他就能回来?”

    林团长的训斥声如同惊雷一般劈在老猫头上,后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迷迷糊糊的跟着我们走了。

    我不由的佩服林团长,到底是他的兵,还是他有办法制住。

    我们的路线很简单,既然长孙皇后的墓是和唐太宗的连在一起,那么我们只要从这里穿过去,理论上就能找到唐太宗墓。

    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便是穿过前面的宫殿。

    老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说从现在开始,每个人都不许单独行动,必须和他在一块。我表示反对,墓里面的情况瞬息万变,谁也没办法保证自己是否能够随时和大部队在一块。

    “尽量吧。”老烟也没有和我争辩,而是懒懒的开口。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能理解他现在是个什么意思,但他也没有正眼看我,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宫殿,脚底下的动作不停。

    我收起心里的疑惑,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前方,有一点动静便会竖起耳朵倾听,但一直到宫殿门口,我们也没有发现任何的怪异之处。

    “这宫殿竟然没名字。”许教授抬头看着宫殿上的匾额,我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宫殿上只有一块牌匾,上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写。

    我问许教授这在古代有什么说法吗?

    他神色凝重,说或许是因为宫殿里没有主人……

    没有主人?

    我有些讶异,长孙皇后是正常薨逝,不存在没有尸身的情况,宫殿里怎么会没有主人?

    许教授琢磨了一会儿还是摇摇头,说他看过的有例可循的记载,这种匾额上没有字的,都是因为没有主人的尸身,留白是寓意着总有一天会找到。

    我看着空白的匾额,疑惑蔓延开来……长孙皇后的尸身如果不在这里,那是去了哪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