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一章 兰亭玉雕石(加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教授也一脸的不解,老烟则建议进去看看便清楚了,这宫殿明显就是墓室,若是长孙皇后确实在,那么里面必然会有棺椁。

    若是不在……老烟开玩笑的说,指不定刚刚遇到的水鬼就是长孙皇后。

    我只觉得心里发凉,虽然他是开玩笑,但我还是觉得非常有可能。

    “长安,这次你和我进去。”昆布扭头看向我,然后向老烟请战,意思是我和他进去就行了,其他人在外面等着。

    老烟脸色不好,说他刚刚才下了命令,最好是所有人都在一起,这样救援也能来得及。

    昆布却态度强硬的说不用,他和我进去探个底,也不深入,很快便能出来。老烟想了想,最终还是为难的点点头,说进去可以,但是一旦有什么不对劲一定要赶紧回来,不要自行查看。

    “好!”昆布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老烟这才摆了摆手,让我们进去。

    昆布冲我抬了抬下巴,我便跟在他后面慢慢的往宫殿走去,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明白昆布为何坚持只要我和他进去,若说战斗力,没有受伤的伢仔显然更合适。

    我这边还在琢磨着,那边昆布已经推开了宫殿的大门。

    整个宫殿如同不设防一般,门上面连锁都没有,轻易的便能推开。

    我忙跟了上去,好在这次昆布没有将门关上,我也放心了一些。在进门之后回头看了一眼,老烟正看着我,然后他微微抬起手,拇指扣在里面,另外四根手指轻轻的挥了挥。

    我心一跳------他让我小心昆布。

    他们两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昆布进房舍之前他和老烟之间虽然有些不对付,但总体来说还是非常和谐的,现在两人已经完全相互不信任了。

    我没有表示什么,只是扭过头跟着昆布慢慢的走进了宫殿。

    华丽……

    进了宫殿,我第一反应便是华丽,金碧辉煌的吊顶,墙壁上浓墨重彩的壁画,配上翡翠铸就的棺椁,除了华丽我也想不到其他的词语了。

    “昆布,你看着棺椁。”我总体的扫了一眼宫殿,只觉得除了华丽之外没有任何这个规格该有的机关陷阱,看起来就像是长孙皇后在自己的寝宫里睡着了,而这棺椁就是她华丽的床。

    昆布正在观察另外一边,听到我喊他并没有过来,而是招手让我过去看看墙上的浮雕。

    浮雕?

    我刚刚随意的打量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浮雕啊。

    我顿时来了兴趣,往昆布旁边一站,才发现他说的这什么浮雕隐藏的非常深!这墙壁上原先不过是彩色壁画,看起来也简单的很,看样子应该是唐朝的宫廷趣事,浮雕就隐藏在这壁画中。

    颜色与壁画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伸手去摸,很难发现这样一处地方竟然还有浮雕。

    我凝神伸手慢慢的抚摸,脑中也随之出现一个画面:一位躺着的美人,不,美人身边还有一个孩子,大约一两岁的孩子。

    他们两个的位置特别的奇怪,美人躺着,按道理来说孩子应该在她的怀里,或者是在离她上半身近一些的地方,可是这孩子却匍匐在她的脚边,似乎非常的卑微。

    一两岁的孩子知道卑微?

    就算是在等级森严的唐朝,一个一两岁的孩子也不至于如此的卑微,我不得不怀疑这是刻浮雕的工匠故意为之,为的是用这个特殊的细节揭示什么。

    我将想法和昆布说了,他倒是非常同意我的想法,只是他却说我想的不够细。

    “据历史记载,长孙皇后一生前前后后为唐太宗生下了七个孩子,在死前一年还生下了最小的公主,这个孩子怕就是那位公主。”昆布解释道。

    我不敢认同,哪有让女儿匍匐在脚边的?

    昆布笑了:“你还年轻,不明白孩子什么样的状态才是正常的,你看起来是匍匐,说不准也只是长孙皇后领着孩子玩罢了。但是无论怎么样,这样的浮雕隐在壁画里,肯定是有所预示的,四处找找其他线索!”

    我嗯了一声,按照他的想法在宫殿四周仔细的寻觅。

    可是与这宫殿建造华丽不同,这里面几乎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甚至于都没什么陪葬品,除了一口棺椁,只有四周的角里压着一些玉石。

    唐太宗很喜欢玉石,无论是偏殿底下还是妻子的墓,里面都放了大量的玉石。

    我暗暗在心里记了下来,正要去检查棺椁,一样东西突然吸引了我的目光-----就在东南角里,有一块与其他玉石颜色都不太一样的玉石。

    咦?

    我疑惑的靠了过去,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将这块玉石从玉石堆里拔出来,再摸出放大镜研究了一会儿,顿时大惊。

    “昆布,快,过来看看!”我大吼了一声。

    昆布立刻凑了过来,问我发现了什么?

    我激动的指着手里的玉石,将放大镜给他,示意他自己看,他好奇的用放大镜凑过去,随后脸色变了。

    “这……是兰亭集序?”

    他的声音颤抖着,显然是不相信。我缓了缓情绪,冷静的说确实,但《兰亭集序》显然不会是这块玉石,但是能将王羲之的整篇文章隐刻在玉石内部,这块玉本身也价值连城了。

    昆布也激动的点点头,小心翼翼的翻着玉石,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将玉石缓缓的放进去,说这里面很有可能藏着和《兰亭集序》真迹有关的线索,带出去让许教授看看。

    我恩了一声,纵使看不出什么,这也是一件可以媲美国宝的物件了,无论是历史,还是手法都是非常了不得。

    “开棺?”

    我看着昆布将玉石放好,在宫殿里再次逛了一圈确实没有发现之后,询问的看向他,只有开了棺才能验证门匾上的空白是因为什么。

    昆布犹豫的盯着玉石铸就的棺椁,半晌后问了一个让我毛骨悚然的问题。

    “你觉得我们中间有谁是被掉包了?”他的声音充满了神秘,加上他原本就清冷的音色,听起来让我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我压抑的望向他,我怀疑过队伍中有计划在瞒着我,而且怀疑的对象集中在老烟身上,因为他不是第一次瞒人。

    昆布呼了口气,说他怀疑无面侠根本就没有走。

    “不可能!”我立刻反驳道。

    昆布给他们喂了毒药,只要他们不是找死,就不可能回来,再说我们是看着刘寒秋走的,后面我们一直在一块,根本没有让他们掉包的可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