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八六章 孤身冒险(加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的意思是威廉他们没进来过?”我诧异的挑了挑眉毛,不可能啊,怎么会没有进来呢?

    难道威廉想要杀了老烟的心情比拿《兰亭集序》还要急切?

    昆布摇了摇头:“他们进来过了,但是损失惨重,在机关面前又逃了。”

    他奶奶的!

    我不由的骂了一句,白爷根本不是在要老烟的命,他故意用老烟的命来威胁我们,不,应该是说让我们化悲愤为力量,推着我们继续前进,然后给他们淌机关。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的人肯定远远的在后面缀着。

    反正他们知道路,也不急。

    我握紧了拳头,半晌后才没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老烟很有可能没死!

    因为这是我没有什么根据的推测,因此我也不敢说,怕给了他们希望,最后还是绝望。

    我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所谓的机关上------到底什么样的机关才能让装备如此精良的威廉等人不战而退?

    “继续前进。”我一咬牙做了决策。

    昆布抬头看向我,眼神中带着疑问,我郑重的点了点头,他也不再废话,就地挖了个坑将影蛊埋葬之后,便起身问我什么时候出发?

    我扫视了众人一眼,他们已经都收拾好了东西,虽然有几个人的脸上写满了害怕,但是没有一个人退缩,从他们的脸上我能看出,他们已经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

    “走吧。”我将背包往身上一甩,随后看了一眼碍眼的右手,心情更加的沉重。

    大约走了两三分钟,昆布拦住了我:“应该就是前面这里了,影蛊跑不远,这里差不多了,注意!”

    我点点头,但心里却非常疑惑,除了通道稍微宽了一些,这里没有其他任何特殊的地方。

    “没有图案。”

    伢仔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一般,我刚发现,他就开始嚷嚷开了。

    我仔细的看了一圈,原本图案应该是一米就会有一个,可是这里已经超过两米的距离却一个都没有。

    “都仔细点,不要乱动!”我嘱咐道。

    这里到底有什么我们谁也搞不清楚,但能将威廉他们吓退的,怎么也不会简单,所以一定要小心谨慎再小心谨慎。

    “伢仔,你能看出端倪吗?”我扭头看向伢仔。

    他戴着墨镜,举着手电筒往外面照去,半晌后摇了摇头说没看出什么古怪的地方。

    我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如果这么容易看出来反而不对劲了。

    “你在这里看着,我走过去,一旦有异样你就告诉我。”我将背包放在一边,只留下一柄匕首和一把枪。

    钻地鼠和许教授异口同声的反对,我看向他们,随后缓缓的笑了:“放心吧,我可是刘长安!”

    他们对我的这份关心让我有些难受,有心想告诉他们我的猜测,又怕我的猜测错误给他们造成更大的伤害,也只好忍着不说。

    老烟一走,作为他唯一的徒弟,他们都不想让我出事,所以才会这般的担忧。

    但我相信,老烟在那一刻将主任的位置交给我,绝对不是为了保护我,他为的就是让我领着众人完成这次的任务,因此我更加不能辜负他。

    许教授和钻地鼠也知道劝不住,后者拉着我说让他去,我摇了摇头:“谁去都一样,难道你们的命就不值钱了?”

    “可是你还有更重要的使命。”钻地鼠坚持着。

    我笑了笑:“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使命了,前辈,放心吧,我心里有分寸。”

    说着,我便往前踏了一步……

    “长安……”许教授喊了一声,声音充满了疲惫。

    我没有回头,他自然也明白我为何这样做,作为701的代主任,如果我为了活命而事事都让其他人冲在前面,不仅是老烟,就算是大家也会寒心的。

    一步、两步、三步……

    我走的不快,心里直打鼓,因为我不知道哪一步就会触发机关,也不知道会触发什么样的机关。

    伢仔看的不错,这样的一个通道,看起来非常的普通,连机关的痕迹都看不见,和普通的墙壁也没有丝毫的区别。

    我不禁有些狐疑,这样的地方是真的会有机关吗?

    随着我往前走的越多,心中的狐疑就越深,影蛊探路没有出过错,昆布既然说了在这附近,那么我相信肯定会有古怪,可是这里看起来也实在是太过普通了。

    机关会藏在什么地方呢?

    十步……

    我在心里默默数着,右脚刚抬起来还没有放下去,伢仔突然吼了一声:“别动!”

    我就这么金鸡独立,一动都不敢动,耳朵倒是竖了起来,可是什么动静都没有听到,只听了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心跳声随着伢仔喊的那一声变的过高,甚至于我都觉得现在只要张嘴这颗心脏就能够从嘴里跳出来。

    我这么站了有半分钟左右,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我又不敢乱动,只能提高声音道:“怎么了?”

    “别动,也别说话!”伢仔继续吼道。

    我顿时闭了嘴,可是看不到的焦虑更让我难受。于是我不得不想方设法的看清楚,将眼睛瞪的大大的,眼珠四处转了一圈,然后发现我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左腿已经开始发抖了,身体也微微有些发颤,偏偏但凡我动作幅度大一些,伢仔就开始在叫,让我千万别动,我又会被吓的一动都不敢动。这么几番折腾下来,我浑身都汗湿了。

    汗水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流着,要不是因为场合不对,我真要觉得伢仔这是在故意逗我了。

    “长安。”伢仔叫了一句,随后语速飞快但清晰的道:“你现在听我指挥,不能出现一丝一毫的偏差,明白了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只好沉默不语。

    谁知道伢仔气急败坏的道:“你明白了吗?”

    我立刻意识到现在是可以说话了,于是高声回应了一句,谁知道伢仔又吼了一句:“不要大声说话,我能听得见。”

    娘的,你听的见我这哪里知道啊?

    但我听伢仔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虽然他隐藏的很好,但通过他比平常快了近一倍的语速我也明白他这是急了,于是轻声回了一句知道了。

    “乾位两步。”伢仔开始指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