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六三章 鬼婴(加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连滚带爬的便下了天台,身后的哭声像是追踪一般的跟在我的身后,我不敢停下来,因为这实在是太邪门了……

    砰!

    我直接滚落在天台外面,刚刚还凄厉的哭声瞬间便消失不见,我惊骇的看向天台,只觉得那一双黑洞洞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

    伢仔快速的冲了上来将我扶了回去,低声的问我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说实话我思绪有些混乱,还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因此只好缓一缓。

    伢仔也没有逼问,只让我不要害怕,现在已经没事了。

    很快,老烟他们便都迎了上来,说他们刚刚也看到了天台上似乎真的有东西在动,问我是什么。

    我坐在地上,刚刚那一摔,我的脚直接崴到了,还有些站不稳。

    我盯着天台,神色恐惧的道:“鬼婴!”

    老烟脸色立刻变了,抓着我的胳膊让我说清楚,什么是鬼婴?

    我苦笑着反问他一句:“莫非你不知道吗?”

    老烟脸色发苦,说他听说过,以往做土夫子的时候还期望见到,现在才知道那时候的想法有多么的初生牛犊不怕虎,鬼婴啊,那可是能够覆灭一座城池的存在。

    “不仅仅如此。”我努力的憋了一口气,将嘴里的血沫吞下去,鬼婴的恐怖之处在于但凡它发了声,必然会造成伤亡。

    刚刚要不是我跑得快,那就不是吐血的事情了,怕是命都要直接送了。

    好在这鬼婴是被锁链束缚住了,否则在我们踏进这道门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死期!

    听了我的描述,老烟脸色难看无比,倒是许教授叹了一口气,说在上天台上栓了这么一个东西,也难怪秦国国运不济。

    虽然风水一说属于玄学,但还真别不信,这玩意儿是有一定科学道理的。只是古人没办法用科学的方法解释,只能够用一些很玄乎的话语概括,这才导致很多人认为风水学是迷信。

    但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风水学其实结合了地理、气象等多方面的知识,很多说法都是有科学依据的。

    先不说这鬼婴能否影响到秦国的气运,只说有这东西威胁,还有多少大臣有胆量做事?

    估摸着吓都要吓死了。

    老烟望着天台,说鬼婴不好对付,我们实在不行就绕过去,反正这里也空旷的很,没必要非跟鬼婴打照面。

    我非常赞同老烟的建议,确实,我们这几个人对上鬼婴,能够胜算额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不说其他的,只说鬼婴的声音我们也受不了。

    侯橙橙却摇了摇头:“不行,我们必须要对付这鬼婴。”

    我不解的问她为什么,她示意我们看上天台的布局:“这分明是墓门的设计,你们见过不开墓门就能进墓的吗?”

    我惊讶的看过去,因为这里非常空旷,所以我没有往上面想过,可是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点道理。

    上天台的位置在正中央,两边看起来非常的空旷,但是却看不到走过去会是什么样子。

    就好像视线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明明一览无余的空旷地方,我们却什么都看不清楚,看起来就像是那一处地方已经隐在了上天台后面。

    “墓门?”静生扭头看向我们,说你们果然还是盗墓的啊。

    侯橙橙直接瞪了他一眼,让他不要乱说,我们做的事情可和盗墓完全不一样,你可别搞错了。

    静生嘿嘿一笑也没有反驳,只说侯部长给他的感觉就是个盗墓的,做什么事都藏着掖着。

    侯橙橙也不好说什么,侯部长对她和对静生完全不一样,虽然前几年有让她当挡箭牌的意思,可后面是真真切切的对她好,否则她这一身的本领,以及去国外的经历都不可能拥有。

    我心中也觉得奇怪,虽然因为刘寒秋的存在,我对侯部长的印象不太好,但他到底是701出身,身负国家使命,心怀报国之志,所以我不相信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可是这两个人活生生的站在我们面前,我又不得不信。

    “长安,你在想什么呢?”伢仔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转头问侯橙橙怎么办?

    若是上天台真的是墓门一般的存在,我们应该要怎么过去?

    鬼婴的存在一直只在传说中,甚至比粽子还要恐怖,千年尸王在它面前可能都要稍微低一头,更别说是我们了。

    侯橙橙脸色也严肃了一些,说不知道,她只知道必须要从上天台过去,否则可能会遇到比鬼婴更恐怖的危险。

    她这个说法我倒是认同,在墓里,有时候按着墓的设计慢慢的走下去还有可能活下去,但如果试图另辟蹊径,危险系数确实是会高上很多。

    我们陷入了沉默,这实在是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若是两边并没有什么危险,我们却选择了面对鬼婴,那我们的损失也就太大了。

    但是我们也不敢冒险,我们好歹知道鬼婴是什么,纵然难以对付但好歹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可是两边具体藏着什么,我们就真一无所知了……

    “小橙,你决定吧!”老烟看向侯橙橙。

    这次她是指挥,确实需要侯橙橙做决定。

    当然让她做决定不是为了推卸责任,只是为了接下来的活动有一个快速的决策。

    侯橙橙抬头仰望上天台,半晌后才道:“恐怕是由不得我们了。”

    我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那个大头的鬼婴正站在上天台的廊柱上,铁链被拉扯的笔直。

    它的目光没有任何的感情,不,应该说还有婴孩的清澈,可就是这个视线却让我们所有人都发冷!鬼婴分为几等,最末等的是怨气横生的鬼婴,这种鬼婴破坏力大,但是却最好制服;第二等的是怨气不深的,但是也很少出现,因为它没有什么需要报复的事情,准确的来说在成为鬼婴的时候出了差错;而最上等的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一只,返璞归真——眼神纯净如同婴孩,但是怨气却非常重,不过是因为将怒气全都收敛起来罢了。

    我看了老烟一眼,显然他也看出来了,神色整个都不对,扭头看着侯橙橙欲言又止。

    我知道,他估计是想要选择两边的路了!因为最上等的鬼婴,天底下只有一样东西能制服,而且这样东西只有我有,可我却没有这个本事。

    定海七步配合分山六爪,再加上玄天北斗珠的光芒,方能够震慑鬼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