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八九章 机关的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钻地鼠笑呵呵的,说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毕竟伢仔应该也猜到这里的机关了。

    “没错!”伢仔点了点头,说他确实猜到了,只是没想到这地祭坛将这样一种机关运用到了极致,如果不是701曾经研究过一些皮毛,怕是今天我们谁都出不去,根本不用那些日本忍者动手。

    不,伢仔苦笑着摇摇头,说他现在也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忍者如此好对付了,因为他们俩怕是也陷入了这样的陷阱,光是对付陷阱就已足够吃力,更遑论对付我们呢?

    所以说我和伢仔算是误打误撞才解决了忍者?

    “有一部分的原因吧。”伢仔点了点头。

    我有些颓然,倒不是说因为忍者不是靠我们的能力杀死的,主要是如果我们只是凑巧杀死了忍者,那么会不会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对付他们?

    如果没有办法对付……那我实在不敢想象了。

    还有十六个忍者,其中一个最低等级的,十五个等级不明,但至少等级不会比我们先前遇到的低。

    如果对付等级低的就已经需要靠运气,那么等级高的呢?

    “长安,你在想什么?”伢仔说着说着发现我没有在听,于是好奇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只是觉得奇怪,这些日本忍者到底藏在哪里?

    伢仔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指了指空中,说任何地方都有可能,虽然他很讨厌日本人,但有一点不得不承认,日本忍者还是非常难对付的。

    我知道他的意思,可是我就是想不通,无论本事怎么样,总要凭借东西才能隐藏,总不能说凭空就在空气中藏着吧?

    要是有这样的本事,以日本人的野心,不早就称霸世界了?

    伢仔闻言点点头,说所以他们也是可以攻破的,因此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找到老烟他们,然后离开地祭坛。

    “我猜其他忍者肯定都是在等太阿神剑出世的时候,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呢。”伢仔冷哼一声。

    我倒是认同他这个看法,那些忍者说不准依旧在跟着我们,但是他们在试探了我们几轮之后,肯定会将最强的实力留在最后。

    钻地鼠笑了笑,说老烟他们就在上面,现在要找的是昆布等人。

    “橙橙在地下室,我听得到她的声音,却找不到她的人。”伢仔道。

    钻地鼠想了想,然后按通了对讲机,直接联系了侯橙橙。

    幸运的是他竟然联系上了。

    侯橙橙依旧非常平静,但是这给我的感觉非常不好,仿佛她根本就不在乎死活,如果在乎的话她不可能一个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丝毫不惊慌,并且看她的意思,也没有想去找出口的样子。

    我和伢仔对视了一眼,他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话,当然我原本也没有想说什么,现在钻地鼠正在试图找她,我可不想我的声音给他们造成什么意外。

    钻地鼠和侯橙橙聊了几句之后便发现她和我们遇到的问题是一样的,明明能看的到一个地方,但无论如何也走不过去,甚至于走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好像在梦中。

    可是通过对讲机,钻地鼠没有办法指导她用同样的方法走出去。

    “怎么办?”伢仔比了个口型。

    钻地鼠对他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然后问侯橙橙能不能看到她要去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侯橙橙略微有些疑惑的声音传了过来,说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唯一的就是她想去的那处楼梯好像有些扭曲了,或许只是因为年代久远了吧。

    钻地鼠笑了,说不是这样的,不过是因为视觉出现了问题。

    侯橙橙也了然的问钻地鼠该怎么办。

    钻地鼠想了想,说你现在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想,只管往前走,走不下去的时候就随便换个方向,一直这样试试看。

    侯橙橙闻言也苦笑一声,说这岂不是把我当小白鼠做实验?

    “没办法,只能这样!小橙,你必须出来,这种地下室里的迷阵是最危险的。”钻地鼠的声音有些严肃。

    我不明所以的看向钻地鼠,但他显然没有时间和我解释,伢仔对我做了个手势,说等一会儿大家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再说。

    侯橙橙的声音不时的从对讲机里传出来,钻地鼠也很少回应,就算是回应也是简单的一个字,比如嗯,好这样的字眼。

    估计也是怕打乱侯橙橙的节奏。

    侯橙橙比较稳,她虽然走着走着就会被挡回来,但我们从她的声音也听不出什么异样,甚至她还会和我们开两句玩笑。

    “她能走的出来吗?”我有些担心,压低了声音问。

    钻地鼠比我还紧张,他的拳头死死的握着,和刚才引导伢仔过来的感觉一点也不一样。

    我问他怎么了,他摇摇头说先不说,等侯橙橙出来再说。

    可是说到侯橙橙出来的几个字时,我明显的感觉到他好像有些不确定,当然我也没有放在心上,这样的情况下侯橙橙就算出来了也不一定就能看到我们,只是我觉得奇怪的是以钻地鼠这样稳重的人不应该会有如此明显的表现才对。

    一分钟、两分钟……时间慢慢的过去,我和伢仔都看着钻地鼠变的越来越紧张,甚至于回复侯橙橙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最后,侯橙橙开玩笑似的语气传了过来:“我是不是出不去了?”

    “不是,你再试试!”钻地鼠吼了一声。

    侯橙橙竟然笑了笑,说我知道,我已经感觉到了,我怎么走也走不出去,前辈,如果我真的走不出去了,你就和我父亲说,我其实并没有怪他。

    这种不详的话让钻地鼠黑了脸,他回头看着我们好一会儿才道:“你们两个安生的站在这,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走动一步,明白吗?”

    “明白是明白,那万一是前辈你找我们呢?”我抓了抓脑袋。

    钻地鼠吸了口气,说我找你们会用701专门的暗语,求救的暗语。

    求救……

    我看着他,还没来及问什么,他就已经离开了。伢仔拉着我在楼梯上坐下来,说既然他这么说,事情肯定是出了变故,我们在这里等一等便也是了。

    我点了点头,倒不是我不愿意等,而是现在的感觉太奇怪了……看起来什么危险都没有,实际上却危机四伏。

    若不是我刚刚亲眼看到钻地鼠将伢仔引导了过来,我根本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

    “长安,你不是好奇这个机关吗?”伢仔轻声道。

    我点了点头,确实,我非常的好奇。

    伢仔叹了口气道:“现在没事,这么安静的环境心也慌,不如我和你说一说吧?”

    “好。”我视线盯着前方,但实际上却没有任何的焦距,这种情况下不说些什么确实容易心慌。

    伢仔再次叹了口气:“这个机关只有四姑娘能解。”

    什么?

    我震惊的看着他,还没开始解释呢,就放出这样一个重磅zhà dàn,四姑娘可不在这里,如果只有四姑娘能解,我们该怎么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