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九六章 再见,阎罗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很想看看他们是如何将太阿神剑取下来的,可是忍者的攻击却越来越密集了,估计也是因为看到了他们开始取剑,这才急了!

    我们交手了几次,我也明白这些忍者最大的本事也只是隐蔽,若是现出身形,让我们和他们正大光明的一战,我们必然不会陷入这般被动的局面。

    “小秋,有没有什么办法将他们逼出来?”老烟的胳膊上被苦无割了一刀,但是等他反击的时候却已经没了忍者的踪影。

    虽然我们保护好了自己,尽力的不让他们偷袭成功,可是这样的暗亏我们依旧吃了不少。

    这样下去便是耗,这些忍者也能耗死我们。

    因此老烟才急了,竟然还敢让秋小姐想办法。

    果然,听了老烟的话,秋小姐笑了,说自然是有。

    我看她的笑她容就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她从包里拿出一个手雷模样的东西,直接往地上一摔。

    呛鼻的气味传了过来,我只觉得眼睛都要被熏瞎了-----我是真不明白,秋小姐身上为什么还随身携带着洋葱汁催泪弹?

    而且这感觉,分明还是浓缩过的。

    好歹您老也提醒一声啊?

    呛咳声不断的传来,我看到我不远处有一道黑色的影子,显然是忍者。

    我抬起qiāng,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我制住了,可是我也撑不了多久,举着qiāng上前将他直接拍晕,随后才拖着他到一边。

    这些忍者还是留活口比较好,秋小姐他们之前在四姑娘的帮助下逮住了五个忍者,这些忍者要是交上去,必然能够挖出不少小日本的秘密。

    可是我对付这忍者这么轻易,也有忍者同样比较轻易的就对付了我们这边的人。

    比如许教授。

    纵然伢仔已经护着他,可是在交锋的情况下也难免疏忽,许教授直接被一把弩箭射在了腿上,当下就瘫在地上。

    这一举动也惹怒了伢仔,他睁着眼睛,也不管眼睛被熏的通红,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只一个个的揪着忍者。

    忍者怕是也没有想到我们还会有这一招,能够反应过来的不多,很多都被我们制服了,可是最后我们数了数,还差三个……

    如果我们得到的情报没错的话,这三个怕是忍者中级别最高的了。

    “伢仔,你照顾老许,长安昆布还有小秋,你们护着四姑娘他们,其他人跟着我戒备!”老烟快速的道。

    我立刻和昆布秋小姐护在四姑娘他们的周围。

    虽然看起来他们好像根本没有做任何事,不过是将手轻轻的搭在太阿神剑上,但是两个人的脸色却异常苍白,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有人攻击他们,我怀疑他们根本没有办法防御。

    我们站在他们周围,神色凝重的盯着周围,可是仍旧没有波动。

    最后三个忍者……若是他们发动攻击,肯定是会在最后一刻,在他们取出太阿神剑的时候。

    所以我将全部的精神都放在了这上面。

    四姑娘和阎罗王两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太阿神剑似乎在吸取着他们的生命力,纵然我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发生在眼前的一切都让我知道这太阿神剑超出了我对‘剑’的预料。

    咔嚓……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二人的身体一震,然后我便听到了一阵咔嚓声。

    太阿神剑动了。

    四姑娘双手放在剑上,阎罗王也一只手搭在剑上,两个人仿佛都用光了最后的力气,终于将太阿神剑取了下来。

    我紧张的看着他们,侧耳听着空气中的动静,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阵破空声。

    “快拦……”

    我只说出了两个字,随后就听到噗嗤一声,弩箭没入**的声音。

    我呆呆的看着阎罗王,他挡在了四姑娘的面前,伤口里没有一丝血流出来,仿佛只是个假人一般。

    四姑娘愣住了,她握着阎罗王的手,喃喃的道:“我又不会死,你这是何苦呢?”

    阎罗王也笑了,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阿铃,以前都是你为了我受伤,我也想尝尝这种感觉,不过我好像会死……”

    四姑娘抱着他,听着阎罗王一句一句的说着他们之前的往事。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好像凝固了,明明已经得手了的忍者竟然不再发动攻击,我只听到阎罗王的声音。

    过了大概有五分钟,阎罗王浑身开始蜕皮,脸上的皮肤大快大块的掉落,最后又重新长起来,可是长起来的速度远远的没有掉落的速度快,很快,阎罗王就这么一层层的蜕完了-----先是皮肤,再是血肉,最后化作一摊血水。

    我根本都不敢多看一眼。

    可是四姑娘却一直这样抱着他,直到他彻彻底底的化成一滩无法再抱住的血水。

    “我和小风一起几千年,原本我们以为可以相互取暖,可是这些年我们都各自孤独着,我不再相信他能改,可是没有想到……”四姑娘缓缓的站起来,面无表情,可是我却看到了她站起来的时候眼角掉下了一滴泪。

    她缓缓的环视了一下空中,目光中杀气毕露:“之前让你们多活了几分钟,现在可以送你们上路了。”

    随着她话音刚落,只听得砰砰砰三声,三具身穿紫衣的高级忍者尸体竟然从空中掉落。

    我惊骇的望着四姑娘,虽然我知道她的身份,可是我一直以为她和我们一样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只不过她活的更久了一些而已。可是这一幕给了我巨大的冲击,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三具尸体确确实实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一刻的四姑娘让我真切的意识到,她和我们确实不同。

    “噗!”

    突然,四姑娘一口血喷了出来,随后是接连好几口血,她的脸色瞬间失去了所有血色,就连身影都有些踉跄。

    “四姑娘。”我大叫了一声,上前扶住她,就这么一会儿,我看到了她鬓发竟然白了。

    怎么回事?

    可是她已经不能回答我了,她在我怀里直接晕了过去,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的脆弱。

    我无助的看向老烟他们,他们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长安,我们先出去。”老烟发话,我点了点头,抱起四姑娘正要走,低头看到了阎罗王的衣服,便直接拿了起来。

    太阿神剑自然由老烟拿着,伢仔背起许教授,其他人则负责押送忍者。

    “原路返回吗?”我问道。

    若是原路返回必然会遇到食ren shou,到时候我们估计对付不了。

    老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我们似乎也只能原路返回。

    我们走的很快,不多一会儿就到了铁门处,可是我们却犹豫了,那食ren shou给我们的阴影实在是太大了,连铁皮都能咬破,实在是不知道我们这样的人类在它们眼中是否和蝼蚁一般?

    最后,还是钻地鼠直接打开了铁门,废弃的火车就在我们眼前,上面暗红色的血迹让我心头不安。最吓人的是那里有一只食ren shou趴着,看到我们来,仿佛是看到了猎物,唰的一下从火车里探出硕大的脑袋。

    我们大眼瞪小眼,不敢迈出一步,想着只要食ren shou进攻,我们便退回去再想办法。可奇怪的是它没有进攻,反而是叫了两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