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一零章 人去寨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伢仔得意的道:“那个老张和我可是忘年之交,要是我不去,他可不来。”

    我白了他一眼,纵然他和老张有交情,但肯定也不会因为伢仔个人,这可是任务,又不是儿戏。

    伢仔耸了耸肩,一副你不信就算了的样子。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他这样子有些幼稚,但一旁的老烟却笑呵呵的,说这次老张能来,确实有几分伢仔的功劳。

    伢仔闻言更得意了,我当即不再说话,只觉得尴尬,他是真听不出来老烟这只是在和他客气客气?

    不过他这样子倒是让我们的氛围更活络了一些,赤眉的事情加上南疆的人带来的压抑,被他这么一冲,顿时好上很多。

    秋小姐和昆布已经各自拿着望远镜守夜,我和钻地鼠因为还需要守后半夜,所以随便聊了几句,便也裹着睡袋开始休息。

    这山上说实话还真有些冷,好在我们准备东西的时候老烟提了一句,我们带着的都是比较厚实的衣服还有睡袋,否则这还真的没有办法休息。

    我缩在睡袋里,原本还想多撑一会儿,理一理头绪,可是刚躺下困意就席卷而来,脑子顿时变成了一团浆糊,由不得我多想,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比较安稳,等秋小姐喊我换班的时候我还睡的迷迷糊糊的,我揉着眼睛接过望远镜,另一只手拍了拍脸,听秋小姐说了几句一切没有变化之类的话,便起身找了个方面监视的地方举着望远镜朝着寨子看去。

    这一看我瞬间便清醒了,连忙推醒其他人,也扯过正准备睡觉的秋小姐,问她真的没有看到任何人离开寨子吗?

    “没有啊,怎么了?”秋小姐也意识到不对劲儿,眉头皱了起来。

    另一边的昆布也说他并没有看到有人出入的痕迹。

    我深呼吸一口气,指着寨子最边上的架子道:“那里的衣服没了,虽然还剩下两件,但是重要的都没了。”

    秋小姐连忙夺过望远镜,看了两眼后神色也变了,说不可能,她和昆布两个人盯着,不可能没有看到动静。

    我没有用望远镜,只是这样凝视着寨子:“倘若他们走的是地底呢?”

    我们的思路就错了,他们在这里待着或许是等消息,也或许是他们在开辟另一条路。

    这寨子看起来像是个坟包,虽然昆布说这种形状在少数名族地方也不是没有,但这地方偏偏被赤眉他们选择成了落脚点,那么一切便都不一样了。

    若是他们顺着这里的某个墓道悄悄的离开,我们根本不可能有所发现!

    老烟他们也被我们的动静惊起,听了我的分析之后拿着望远镜看了两眼顿时道:“走!”

    我一把拉住他:“我们可还要等专家。”

    老烟愣住了,但没一会儿他便做出决定:“伢仔,你天一亮去山底接专家,我们会尽力给你们留标记,你们再跟上来。”

    这也太冒险了,万一伢仔他们跟不上,我们的被动局势根本没有办法解开。

    “我让影蛊跟着你。”昆布从袖子里放出一只影蛊,缓缓的摸了一遍,这影蛊便直接爬到了伢仔身上,随后钻进了口袋。

    昆布说无论他在哪里,影蛊都能找到,这样便不用担心。

    伢仔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老烟看事情解决,直接扯起背包,顺着山就往寨子跑去。

    我跟在他的身后,只觉得赤眉行事果然太过谨慎,即使不确定我们是不是跟在后面,他还是选择了一个最不会被人发现的路线。

    如果不是因为我对少数民族的衣服比较感兴趣,之前用望远镜的时候多看了两眼,怕是此刻我也不能发现,然后就这么傻傻的守着已经空了的寨子。

    我不得不佩服赤眉的手段,这玉树虽然看起来是个寨子,但好歹也是个县,离主县城或许有段距离,也绝对不远,他竟然能蛰伏在这里……

    不过现在也不是佩服他的时候,若是我们连跟踪都跟丢了,那说起来可就丢脸了!

    我们一行人在林中穿梭,老烟嘱咐我们不能太过掉以轻心,以防赤眉留下什么后手。

    就算老烟不说我们一个两个的也不敢掉以轻心,以赤眉的手段不给我们留后手才不正常。

    虽然天已经黑了,但好在月色还不错,我们的速度非常快,等我们快到山脚下的时候,老烟再次拿起望远镜冲着寨子看了几眼,随后眉头皱了起来。

    “赤眉他们真的走了?”老烟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指了指那放着衣服架子的地方,天没黑之前我还看了一眼,确实还在,可是现在是半夜,这衣服却不在了,这行为确实奇怪的很。

    老烟摸了摸下巴,随后看向昆布,昆布会意,一只蛊虫在夜色的笼罩下快速的朝寨子飞过去。

    这里是山区,现在还没到秋天,这天气热的很,有那么几只虫子倒是不奇怪,所以也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我们默默的等着,也不敢亮灯,连交谈都是能用手势就绝不开口,将危险降到最低。

    大概十来分钟在,这只蛊虫飞了回来,老烟询问的看了昆布一眼,后者侧着耳朵在蛊虫边上待了大概几分钟,这才缓缓的道:“寨子里没人!”

    我听了第一反应是没人就是对的,说明人都走了,可是接下来就觉得不对了,怎么可能没人?

    这寨子不算大,但是也不算小,老烟和昆布昨天晚上刚探过,说明还是有寨民居住的,怎么短短的一天时间就没人了?

    况且,赤眉无论去哪,也不会用到这些寨民吧?

    老烟的眉头锁的更紧,半晌后还是决定先去看看。钻地鼠劝他想清楚,说这寨子可不比其他的地方,这里民风彪悍,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估计兜不住。

    钻地鼠说的不无道理,可是现在到了关键时刻,赤眉应该是走了,寨子里的寨民也消失不见了,如果我们不去看的话,根本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走……

    如果专家能够到的早一些还好,我们可以用侦查的方法,可是现在专家没到,我们必须先深入虎穴。

    “进去!”老烟不容置疑的道:“都小心些,注意隐蔽身形。”

    听他的吩咐便知道他还是在怀疑寨子里没人的可能性,我也怀疑,所以快速的将自己裹在黑衣服里面,将存在感降到最低,然后在老烟的指挥下从一旁的小道抄近寨子,确定没人看到后这才快速的进入,然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

    其他人也如法炮制,我们先是在周围适合伏击的地方摸了一圈,又在寨子里来来回回跑了几圈,最后发现一个问题-----这里确实没人,别说人了,连家禽都没有一只!

    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我们不再隐蔽身形,直接从黑暗处走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老烟喃喃道。

    人可以跟走,那些家禽难道也可以吗?

    我们之前来过山下,虽然没有进去,但是家禽的叫声还有独有的味道都在说明这寨子里其实是有家禽的。

    老烟也不解,说赤眉这是在搞什么鬼?

    “进屋子看看。”钻地鼠道。

    我们五个人分散开来,在各个屋子中翻找着,希望能找些线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