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五三章 审讯绝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为首的人警惕的盯着侯橙橙,后者无所谓的耸耸肩,一副痞气的样子道:“你不用骗我,我刚见过他们,你们的衣服和他们的很像。”

    这人松了口气,随后目光在我们几个人的身上来回的打探,侯橙橙也不阻止,而是任由他打探,等他收回了视线,侯橙橙才慢悠悠的问:“想知道我们的身份?”

    对方没说话,但意思很明显。

    侯橙橙眨了眨眼,语气近乎顽皮的道:“我说我们是来捉你们的,你信吗?”

    我心中一惊,她怎么自己将我们的底给兜了呢?

    旋即我看到了那人的眼神,一副不信任的样子,我顿时明白了她在做什么。与其让这人在心里猜测我们,不如将这话给挑明白了,让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对我们才是最有利的。

    “花斑虎。”侯橙橙冲着花斑虎点了点头:“问问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她连审问都懒得审问,而是直接让花斑虎代劳。

    接下来我便看到了什么叫审问的技巧,花斑虎问话的速度很快,根本不给这人反应的时间,就算他们不回答他似乎也能猜到答案。

    后来我发现他是根据这些人的表情,花斑虎问出一个问题便会给上几个答案,然后看着他们的表情在其中确定一个答案,然后在绕着这个答案提问。

    说实话,即使我这样的局外人听起来也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更别说那几个正对着花斑虎的家伙了。

    在花斑虎问到第五个问题的时候,对方彻底的愣住了,之后大吼了一声:“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

    花斑虎耸了耸肩,无所谓的停住了话头,随后冲着侯橙橙道:“是赤眉留在后方跟踪我们的小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赤眉估计是想着私吞了,怎么,真以为不死药是他的了?”

    他这话说的真假掺半,我们跟在赤眉后面,赤眉却让几个人跟在我们后面,确实是想当黄雀。但花斑虎却将我们的身份故意混淆了,不知情的人一听这话,估摸着还以为我们是威廉的人。

    我看向那几个赤眉帮众,果然他们脸上的颜色都变了,看向我们的时候带着探究。

    花斑虎的话还没有停,继续略带讽刺的道:“赤眉手底下估计也没什么人用了,给他们那么多钱真是浪费,竟然派这样的废物跟在我们后面。啧啧,什么作用都起不到,还跟大部队失去了联系,不知道赤眉要他们做什么?”

    我忍俊不禁,这花斑虎话不多,但损起人来一套又一套的。

    这几个人脸色变了又变,但是人在屋檐下,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听着花斑虎一边损他们,一边将他们的目的全都说了出来。

    “可以了。”侯橙橙抬了抬手,随后走到为首的人面前,挑起他的下巴,一字一顿的道:“黑吃黑,是道上最大的忌讳,赤眉不懂吗?”

    我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只觉得他们是神仙打架,干脆耸了耸肩,背着昆布站在一边看好戏。

    真可惜昆布睡着了,否则他看到这样的场面肯定也觉得非常有意思。

    侯橙橙他们几乎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也怪赤眉留下的这几个手下没什么本事,几番一吓唬就什么都说出来了,特别是说到赤眉黑吃黑的时候,他们的脸色和调色盘一样,要多好看就多好看。

    侯橙橙冲我眨眨眼,半晌后才继续道:“行了,你们既然已经被我们发现,那多余的心思就不要想了!哼,赤眉,收了钱还想分赃,道上可没有这条规矩,你们最好别再跟他掺和……”

    说完她凉凉的看了这几个人一眼,那眼神看起来很渗人,连我都被她吓的打了个寒颤。

    这几个人相互看了几眼,为首的欲言又止半晌终于开口了:“你是威廉的人?”

    “不该知道的不要问!”侯橙橙强横的态度吓到了他们,这几个人唯唯诺诺,一脸的倒霉样,似乎不明白怎么就遇到了我们几个。

    我这才有空就着侯橙橙手上调暗了的光往前方望去,我们还是处在差不多的高度,离地面两米左右,前方不远处有一串灯光,应该是赤眉他们。

    好在我们这里有一处遮挡,前方是凸出来正好盖住了我们的山体,否则刚才这一串动静怕是要惊动到赤眉。

    侯橙橙指了指前方:“你们的老大就在那里,一会儿你们识相一点,要是敢惊动了你们老大……你猜猜,是你们老大救你快,还是我杀了你更快?”

    她的话实在是太有威慑力了,主要不是内容,而是她身上的气势,虽然我不懂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气势,那种让人捉摸不透,神秘又带着杀意的气势。

    我看着她,突然发现我根本不了解她。

    虽然一起合作过,可是我依旧对她一知半解。从她带队时候的冷静和周全我知道她是个好的战友,从静生的事情中我知道她不是薄情的人,现在,我又觉得她冷酷,一个人怎么可以有这么多面?

    侯橙橙让两个黑衣人一前一后的将几个人看好,像拉犯人似的往前拉着。

    她没有堵住他们的嘴,我觉得有些太冒险了,万一他们不怕死或者说经不住压力闹出了一点动静,我们这些人都要跟着陪葬。

    可是侯橙橙丝毫不在意,即使我提示了她,她也不觉得有什么,而是一副好商量的语气和那几个人道:“你们是不会闹出动静来的,对吧?”

    这话听起来像是商量,但是她的眼神冰冷的没有丝毫的感情,这几个人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我盯着这几个人,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纵然他们看起来这么窝囊,我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们年纪不轻,肯定是当年就跟着赤眉的同伙。二十年过去了,或许他们的性子被磨的软了一些,但是我可不相信他们的性情彻底的被磨没了,关键时刻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还真的不好说。

    我们就这么缀在赤眉他们身后,侯橙橙已经将探照灯给关了,连手电筒都没有开,而是靠着并不明亮的月光和雪的反光来看路。

    我们虽然脚步艰难,但是也什么都没说,因为这是最安全的做法!

    黑夜中的灯光是非常明显的,若是赤眉队伍里有人回头就能看到,到时候我们的隐蔽便没了丝毫的作用。

    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背着昆布往前走,期间他曾醒来过,说要自己走,我没有答应。

    他趴在我的背上,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已经很微弱,虽然侯橙橙再三和我保证说他没事,可我依旧不敢放松。

    雪地里怕的不是受伤,而是受伤之后的恢复。

    这样的天气,稍微有个不对劲就会加重伤情,所以现在没有必要让他再加深伤势。

    侯橙橙过会儿便看我两眼,看的我有些懵,问她看什么,她却笑笑不说话。我就更懵了,以为身上有什么东西,可是我看着看着也没发现有什么啊……

    侯橙橙噗嗤一声笑了:“行了,很快就能追到赤眉他们了,你照顾好昆布,等捉到了赤眉再老账新账一把算!”

    她的声音轻飘飘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听的人骨子里发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