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九章 威廉杀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阿瑶。”赤眉喊了一声:“你是雪山传人,对昆仑山最为熟悉,你想想,还有哪里有退路?”

    他已经恢复了过来,但是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我总感觉他是在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想要逃出这里,纵然我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

    阿瑶闭上了眼睛,声音很缓:“这么些年过去,我已经记不清了,你们给我一点时间。”

    记不清?

    我望着他,他说的这么些年肯定和他看起来的年龄不太一样。

    后面是杀人于无形的雪怪,前面是巨无霸猿猴,我也不知道我们能够撑多久。

    猿猴已经冲了上来,但是我能感觉到它的目标是雪怪,我们中间这群人对它来说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只要踩过去就成。

    我们迅速的躲避着猿猴,雪怪也因为猿猴的动作而放弃了偷袭。

    这让我们稍微获得了一些喘息的时间!

    可依旧没有用,因为这地方实在是太小了,若是我刚刚还觉得宽敞,现在只觉得这地方根本挤不下人。

    猿猴几乎是一手便能从周围抬起一块巨大的石头然后向雪怪砸去,而这些石头很快又被雪怪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法击碎,之后遭殃的便是我们。这些被击碎的石块对我们来说还是巨大的,被砸到绝对会伤筋动骨,重点是我们人还不少,根本就避不开全部的石头。

    短短的几分钟,我们已经有一半的人被石头砸中了,好在的是受的伤都不重。

    “阿瑶!”

    赤眉喊了一声,阿瑶猛然的睁开眼:“跟我走!”

    随着他的话,碎裂的石头再一次从其他地方扑过来。

    “大小姐。”

    花斑虎喊了一声,猛然冲向侯橙橙,可还是晚了一步,一颗足有脑袋大小的石头正以急速朝着侯橙橙飞过去。

    砰!

    石头砸在身上发出的声音只听着只觉得发麻。

    我瞬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人倒在血泊里,是伢仔……伢仔这次穿的是一身白色防寒衣,但此刻这白色的衣服全部被血染红了。

    纵然如此,我们也没有时间关心他的伤势,我看到冲过去的花斑虎瞬间的将伢仔给抄起来,看起来鲁莽的动作实际上却很轻柔。

    阿瑶已经往前跑去,我们在一堆乱石中也紧随其后。

    不时的有人被石头砸中,还有人被雪怪拉住,我们正要去救,阿瑶就警告一句:“不要救人,救人我们一个都跑不掉!”

    我只觉得心慌,这是第一次我听着身后的惨叫却不敢回头,只能任由他们替我们去死。

    不,不是,不是第一次了。

    当初的盲侠也是这样替我和老烟殿后的。

    可是,阿瑶说的没错,如果我们去救,甚至于我们都救不回来,人也就没了,所以我们只能忍着。

    终于,阿瑶带着我们到了一处地方,一处裂缝……

    这裂缝很窄,我们应该能侧身进去,就算是猿猴追到了应该也进不来。

    出乎意料的是阿瑶在裂缝前面停住了:“伤者先进去。”

    我看着他,突然就想到了四姑娘,他们都是一样,看起来非常的冰冷,可他们也都是一样,内心深处十分善良。

    花斑虎托着伢仔慢慢的侧身进去,他的动作很快,但是却很轻柔。在他进去之后,阿瑶让我们都先进去,说他是雪山传人,这些东西应该不敢对他怎么样的。

    可我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但是我们根本不可能再去纠结,只能以最快的速度钻进去,然后等着他进来。

    “阿瑶……”赤眉在阿瑶之前进去,随后他回头喊了一声,我顺着他这一声往外望去,就看到了阿瑶正挡在裂缝的入口,昏暗的光线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庞。

    赤眉瞬间慌了,问他为什么不进来?

    “我身为雪山传人,这两大祸害本该由我解决,你们走吧,日后也不要来雪山,雪山并不欢迎你们这样的人。”他的声音冰冷:“这二十年我之所以纵容你,不过是为了等能摧毁这个地方的人来,现在这人来了,这个地方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说完他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他可能看错了人。

    “你们去吧!”说完,他转过身不再看我们,将裂缝的入口堵了个严实。

    我听到了猿猴的怒吼,也听到了雪怪的怪叫,我知道他为什么留下来……虽然猿猴进不了这些裂缝,但是它们俩的力气足以摧毁这里……

    “走吧。”赤眉转过头,有些失落的道。

    裂缝越走越宽,猿猴它们的声音也越来越远,谁也不知道阿瑶到底能不能活下来,就像是我们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一般。

    我们到了稍微宽敞一些的地方便停了下来。

    因为伢仔的伤势非常重……他是用背部挡住侯橙橙的,整个背部一片血肉模糊。

    侯橙橙在他旁边神色看不出什么,但我知道她是非常的害怕,上次这样死的是静生,所以伢仔这样对她的打击异常的大。

    昆布和老烟检查了一番,这才松了口气:“没事,骨头断了几根,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侯橙橙这才看向老烟,眼泪毫无征兆的从眼睛里汹涌而出。

    处理了伢仔的伤势,花斑虎负责背着他,伢仔救了侯橙橙之后,花斑虎对他的态度瞬间变了。

    再次出发我们才有时间也有条件检查人数,另外一个黑衣人还有赤眉的最后一个手下也没了,剩下我们几个也受了大大小小的伤。

    我们彼此看了一眼,不再说话,只默默的往前方走去。

    “飞机?”

    大约五分钟后,一道惊讶的声音传来,我看过去,就见几架直升飞机停在偌大的飞机场上,这他娘的到底是古墓还是被开发的军事基地?

    那么,长生药……

    我看向老烟他们,他们显然也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还没等我们上前查看,一道阴冷的声音,伴随着枪声从前方传了过来:“你们终于来了……”

    这标志性的蹩脚中文无不暗示着一件事,威廉来了!

    我看着在枪声的掩护下,戴着猎鹿帽,穿着灰色呢子大衣落地的威廉,心中大惊,随后猛然看向身后的赤眉,他惊讶的样子让我觉得他对威廉的出现也是不知道的。

    威廉的视线越过我们直盯着赤眉,不满的模样显而易见。

    “不死药,拿来!”威廉伸出一只手。

    赤眉摇了摇头道:“没有不死药,这里压根就没有不死药。你既然来了这里,你也应该知道这里压根就是德军的一个秘密基地,什么不死药根本都是假的。”

    他的声音非常的轻,说的时候我都能听的出他语气里的悲哀,也是,为了一颗不存在的金丹损失了跟随他几十年的全部忠心部下,这要是我也会直接崩溃。

    一听没有不死药,威廉瞬间脸色就变了,他扬了扬手,跟在他身后的八九名特种兵端着枪对准了我们。

    “既然没有不死药,你们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他的中文似乎有了进步,至少我话顺畅了不少。

    可是这形势对我们却不利的很……

    我看向威廉,随后冷笑着道:“你快死了吧?与其杀了我们,还不如等我们继续找一下,看看昆仑山的不死药到底存不存在。”

    丘处机的墓肯定在这里,不过是因为军事基地与陵墓有了部分的重合,飞机场和一些火车炸药是德国和日本造的出来的,但是那墓室还有关卡却不是。

    威廉咳嗽了几声,他看着我,缓缓的问:“找到又怎么样,你们会给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