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679章 山洞里总会有个传授武功的怪爷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在deo总部地面的这个临时特别制作出来的、特殊的露天房间里,在这个顶部没有任何遮挡物,而仅仅是看到几面巨大的自动镜面在随着阳光的变化而转动,一刻不停地准确反射着太阳的光芒的地方,正平放着一张手术台样式的金属单人床,且上边似乎还平躺着一个人?

    这个房间里的温度,由于被多面反光镜反射阳光汇聚过来的原因,温度稍稍有些高,几乎达到了一百二十多华氏度(也就是五十多摄氏度左右)且光芒异常的刺眼。

    在一般的情况下,绝对是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的地球人愿意,或者敢长时间呆在这么一个强光高温和强紫外线的地方,因为,那是致命的!

    但是,现在这里,却好端端地躺着一个呼吸均匀的男人,以及另一个一副轻松模样站在手术台边,正一言不发的长发女人?

    原来……

    呆在这个特殊房间里并还能好端端地呆着的,竟然就是在昨天晚上从纳雄耐尔市卡克传媒大厦外成功逃跑的女超人凯拉?丹弗斯以及她的‘老’表弟男超人克拉克?肯特?

    是的,就是女超人以及男超人这两个来自氪星的表姐弟。

    要不然,如若换成一般的地球人敢待在这样的一个如同太阳能发电站槽形抛物面聚焦系统相类似的地方,恐怕都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强烈的集束阳光中的致命紫外线以及渐渐升高的气温给直接烤‘熟’了的!

    终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挂在天边的太阳开始渐渐西斜,当这个房间里的阳光变得渐渐衰弱之后,某一个在这张由手术台充当的临时病床上躺了一整天的男超人,便终于开始动弹了。

    “……”

    隶属deo超自然行动部的特工,昨晚差点被那个跟自己无仇无怨的辐射人给活活打死的女超人凯拉?丹弗斯,此时便有些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正在躺在这一张手术台金属病床上,且足足被多面镜子反射着阳光照射了一整天,直到现在才渐渐苏醒过来的超人表弟克拉克?肯特,或者说是氪星人凯尔?埃尔?

    说真的,如果说女超人凯拉自己的心底里没有任何的怨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因为,昨天晚上的时候,她真的就是差点被那个辐射人给活活打死了……

    那个辐射人克鲁尔的妻子,明明就是被眼前的这个‘老’表弟克拉克几年前不小心给害死的,凭什么那个怪物辐射人非要来找她凯拉的麻烦啊?

    这种事情,完全是一点根据都没有的!

    反正,她就是平白无故地受了池鱼之殃,同时还在电视上丢了好大的脸,真正一天,全世界的电视台几乎都播放着昨天晚上的战斗视频,这让她前阵子好不容易才积累起来的声望,几乎一下子全给败光了!

    这种糟糕的情况,一直让她心下感到懊恼不已……

    但好在的是:

    眼前的自己这个表弟,这个混蛋男超人,对方似乎比她自己还要更加丢脸,更加凄惨一点?

    所以,这可能就是她现在总算还不是太难过的根由所在了……毕竟,始作俑者比自己要更加地倒霉一些,让她的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些平衡,有些幸灾乐祸,也有些舒坦不是?

    其实吧,早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凯拉看到自己的这个表弟脸朝地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的时候,她还差点就以为对方真个被打死了的!

    毕竟,她们氪星人可不像一般地球人想象中的那般刀枪不入且永远不会死亡!而事实上,无论是能量攻击还是物理攻击,只要达到一定的能量级别,就都能轻易伤害到她们的身体。

    关于这点,无论是之前那些个从氪星监狱罗斯堡里逃出来的那些囚犯手里的武器,亦或是deo研究出来的氪星石相关武器等等,它们都是拥有着能伤害到她们氪星人的能力!这个事情,她凯拉?丹弗斯自己曾亲身体会过,而她的姐姐艾丽克斯也多次给她说起过,那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克拉克……”

    “太好了,你终于算是醒过来了,感觉怎么样,现在应该没事了吧?!”

    身上仍旧穿着属于自己的女超人服饰的凯拉?丹弗斯看到对方坐了起来,便赶忙上前一步,不温柔,也不粗鲁地一手将对方从那张被阳光照射了一整天,都变得得都有些发烫的金属床上给搀扶了下来。

    当看到对方可以自己站稳在地面上之后,凯拉?丹弗斯才叹了口气,退后向对方询问了这么一句。

    其实她也知道,这问了也白问!

    因为,同为氪星人的她,可是很清楚她们这种人的身体素质的!在可以被阳光照射并汲取能量的情况下,她们的身体几乎可以无限制地瞬间复原,只要不是当场被打死,只要身体里还有着能量,那便无论是什么样的伤口,就都可以很快地恢复过来。

    更何况,对方现在已经晒了一天的太阳,冲了整整一天的能量,体内可以正常容纳的能源,肯定早就是满值了的。

    “我没事……”

    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在地上站稳并回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克拉克,他自己也不由得重重喘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那个小女孩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反正,他现在就是总觉得后脑勺还有点隐隐作痛着,是不是被打出心里阴影了?

    当然,这种话,他超人克拉克是肯定没脸对自己身前的这个小表姐说的。

    因为他这个号称无所不能的超人,竟然还打不过一个小女孩,那种事情真的是太丢脸了一点……他曾和无数的敌人,无数的大反派战斗过,可从来都没有像这次这么狼狈,输的这么惨的!

    他大超的一世英名,恐怕真的要毁在那个小女孩的手上了……

    要知道,那可是他努力了好多年,从点点滴滴的好事做起,做了无数被公众认可的大小事,击败了无数的敌人,才慢慢累积起来的那种英明神武兼无人可敌的光辉形象啊!

    这下子,估计全完了……

    “呃……”

    “这又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那个小女孩,还有那个辐射人克鲁尔……凯拉,难道你打赢他们了?!”

    缓过劲来之后,克拉克看了看周边地环境,发现这里不是那种牢房,而是像一个专门治疗他们这种氪星人的,充满着阳光的医疗房间后,他才有些惊讶地问了这么一句。

    因为,他隐约还记得,在他被那个该死的小女孩打昏过去之前,他明明看到:自己的这个表姐凯拉?丹弗斯应该是正被那个辐射人给摁在地上一顿毒打的?那种凄惨的境况,肯定不会比他更好到哪里去!

    可现在,

    他们怎么又好端端地回到了这里,且看起来两人都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他可不会相信那个辐射人克鲁尔在逮到机会后,会突然良心发现,放下仇恨并轻易放过他或者跟前的这个表姐女超人凯拉。

    所以,现在他现在真的很是纳闷……

    “你当然是被我带来的,这里是deo超自然行动部总部,我想你应该是知道这个地方的!”

    “那个‘幽灵特工’小女孩,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不见了……我不知道她到底是隐身了还是离开了,反正,她当时没有阻拦我带你逃离那里!至于那个辐射人克鲁尔……”

    “他死了,就这么简单!!”

    说着说着,女超人凯拉?丹弗斯想起了当时的那个辐射人骑在自己身上,且还高举着那个泛着红色能量光芒的铁甲拳头准备锤爆自己脑袋的可怕场面……

    再然后,她又有点忍不住在这个充满着阳光,温度很高的氪星人专用疗养室内微微颤栗起来,并赶紧晃了晃脑袋,想要把那种可怕的记忆给甩掉,再也不去想它们。

    说真的,在那时……

    她的鼻子很酸很胀,也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因为难过想哭?反正,她真的就以为自己当时死定了的!!

    可结果……

    万幸的是,她还能好端端地飞回来这里,除了被某个莫名其妙寻错仇人的家伙给胖揍了一顿之外,基本上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

    “‘辐射人’他死了?你杀的?!”

    男超人终于有些意外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这个表姐,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进步地这么快,还能反败为胜,逆转战局并战胜了那样的一个强敌。

    对于辐射人克鲁尔的实力,他其实是很清楚的!

    只不过,他真的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这个表姐竟然能够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杀掉那个辐射人克鲁尔……这个事情,克拉克还真的是感到挺惊讶的,因为在他昏迷过去之前,两人对垒的那种情况,当时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另外一种糟糕形势。

    “不,我可没有能打败他,也更不敢去杀他!”

    “可能你还不知道,其实是他自己死了的……今天新闻上都播放出来了,说他是受过量的辐射导致身体崩溃,正好在那个时候就死掉的?”

    因为,辐射人克鲁尔的胸膛部位可是有着一个威力不俗的核装置的,deo的特工们在那时可是一直在耳麦通讯器里提醒自己,不要轻易攻击对方的胸膛和头部控制仪器的,生怕引爆对方身上的核能装置,以至于引发不可预知的风险?

    要不然,她女超人凯拉当时怎么会那么的被动,还被对方一直压着一顿好打?

    她战败就不全是她的错,而是她战斗起来束手束脚,肯定就是那样的。

    虽然她凯拉现在的格斗技能仍旧不怎么样,但是,正在一天天进步的她,可不仅仅就是个披着超人或者氪星人外衣的花瓶,她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超级女英雄,以前是,以后也一定会是!

    “啊?这、这可真是个让人感到意外和惊喜的消息……”

    这下子,超人克拉克感到更加的惊愕了……

    他可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个整天寻思着找自己麻烦的家伙,那个辐射人克鲁尔,竟然真的会在那种关键的时候就死了?

    或许……

    这可以说是个不错的结局,无论是对对方还是对他自己来说。

    “算了吧,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

    “反倒是你!”

    “克拉克,那一切事情全是你惹出来的,是你害死了那个辐射人克鲁尔的妻子,可最后却是我替你遭了秧,你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一想起自己因为这个老表弟克拉克的缘故而被一个不认识的敌人莫名其妙地毒打了一顿,凯拉?丹弗斯就总感觉自己憋着一肚子的火!

    她跟这个表弟克拉克其实也不是很熟,她也不怎么喜欢对方,那凭什么她就要代对方受过?反正,她凯拉现在心下已经决定了,以后自己可要离眼前这个家伙远一点才行。

    “……”

    “事情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算了,不说了!”

    想起了自己当年的那件事情,克拉克沉吟了一会后,最终还是摇摇头,不打算继续往下说。

    他觉得,他自己当年似乎也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当时尽力了的,只是没有能做到尽善尽美地救到所有的人而已。

    而那个克鲁尔,对方可能是思想太过于极端,以至于才会因为失去了爱人后,将所有的过错和因由都归咎于自己……甚至为了获得力量,还弄出了那套满是辐射的战衣出来,并最终收获了一个悲惨的结局?

    但不管怎样,现在既然当事人已死,不管对方是可怜还是罪有应得,他都不想再去关注更多,他只需要自己问心无愧便好。

    毕竟,连无所不能的上帝都不能让所有的人都满意,那就更别提他克拉克了。

    “凯拉表姐……”

    “你也看到了的,我们氪星人想要当一个超级英雄,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对于地球人来说,我们终究是外人……只要犯下任何一个过错,或者做事情不够完美,最后的结果可是很难预料的。”

    “如果你现在还想过普通人的生活的话,可能还还得及?”

    对此深有体会的克拉克,在觉得到自己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之后,便有些落寞地朝着自己的表姐多说了两句。

    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不愿意自己的这个小表姐走自己的这条老路的……因为,这实在是太危险,哪怕是他拼着性命去做的事情,也不一定会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而一旦出错,那后果可是谁也没法预料得到的。

    惹出一个仇敌还算是小的,一不小心,那可是会死氪星人的!

    只可惜,

    现在这个这个表姐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哪怕现在想要过普通人的生活,好像也有些不太容易了的……但好在对方以后到底怎么办不用他太操心,他觉得,那个deo超自然行动部自然会给对方处理好一切的。

    也许,她可以换个身份,然后再换个城市去重新过她自己的生活?

    “哼!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凯拉没有接受自己表弟的规劝,直接冷哼着将脸别到了另一边。

    要不是对方先来到地球二十多年的话,现在哪里轮到眼前这个家伙来教训自己?而且,辐射人克鲁尔的事件,明明就是对方犯下的错,只不过却很倒霉地由她来承担了而已,她可没做错什么。

    想想她自己,从这阵子立志当一个超级英雄以来,每天尽心尽责,可从来都没有害死过任何一个人!

    “那好吧,随你……”

    摇摇头,超人克拉克不愿再多说,只是利用自己的特殊视界扫视了一圈周围的这个deo超自然行动部,在并没有太多的发现后,才一声不吭地直飞冲天,没一会,便从这个可以引导阳光照射下来的无顶房间里消失不见并彻底没了踪影。

    “……”

    “长官!那个超人克拉克他走了!”

    在男超人克拉克?肯特一飞冲天消失无踪的时候,deo总部的一栋大楼里,艾丽克斯便转身对着不知道在大屏幕前分析着什么的部长汉克?亨肖汇报道。

    昨天的事情还算在她们deo的控制之内,那个辐射人克鲁尔最终死了,核装置也已经被成功回收,并没有造成任何不可预知的惨重后果!除了现场目击的人员有些多,还有一些受伤的,以及事件的视频监控外泄了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总算是比较完美地解决了。

    可能唯一感到有些遗憾的,应该就是她们从始至终都没能查清那个‘幽灵特工’安妮的更多底细了吧?

    “……”

    “现在基本可以断定:那种先进而成熟的军用科技,那个‘上帝之女’,那个‘幽灵特工’小女孩的战甲和武器,肯定就是外星人的装备无疑!”

    “甚至很可能,那个小家伙,就是某个不知名的外星种族!!”

    看着手上的数据,看着对比了无数现存数据后都没有能找到那个小女孩身上战甲的资料,武器的资料以及那个手臂上的‘熊’形怪物头像的金属徽章地相关资料后,汉克?亨肖便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可是……”

    “可是长官,我们现在要怎么办?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而且她看起来一点都不比男超人弱,甚至还要更强?!”

    艾丽克斯当然知道她们的这个deo超自然行动部就是专门管理这种事情,专门去对付那些外星人的!

    但是,

    现在连那一个刚刚飞走的男超人克拉克她们都对付不了的情况下,她们又该怎么去对付另一个更强、更隐秘、更不可控的未知外星人?

    “……”

    “让我先想想……”

    背对着自己的女下属艾丽克斯?丹弗斯的deo部长汉克?亨肖地双眼,忽然闪过了两道红光,然后,他的脑子里,不停地闪过一个个名词:

    安妮?哈斯塔……上帝之女……幽灵特工..….安妮……卡克传媒…...凯特?格兰特……养女……外星人……玩具熊等等。

    他总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什么逻辑联系?

    但是,

    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现在仍旧没有能想明白,所以,在沉吟了一会后,让他只能暂时先压在自己的脑子里,没有说出来。

    “艾丽克斯…..”

    “我有预感,我们未来的工作,可能不会太轻松……”

    终于,汉克?亨肖在离开之前,缓缓地说了这么一句意味莫名的话。

    “??”

    “长官!很抱歉,我从来没有觉得我们deo的工作轻松过!!”

    在艾丽克斯?丹弗斯的心里,当一名deo的特工一直都是一份要命的伙计,而她们的父亲,耶利米?丹弗斯就是在deo任职的时候殉职的,甚至直到今天她都没有得到一个合理的说法,更加调查不出事情的真相!

    再加上这些年来她自己出生入死的做着各种工作,所以,她从来都不觉得,当deo的特工会是一份轻松的工作,也更加不明白,到底是什么给了她们的那位长官‘轻松’的假象?

    “是吗……”

    汉克?亨肖没有理会自己女下属的话,直接快步走出了这个指挥室里,没一会便消失在了通道的拐角处。

    ——————

    哔!

    ‘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晚上好!’

    ‘这里是纳雄耐尔市卡克传媒电视台,欢迎各位观众朋友们收看今天的晚间新闻播报!’

    ‘……’

    ‘真的是震撼人心……’

    ‘我们的超级英雄,我们的那个‘上帝之女’,我们的那个新英雄‘幽灵特工’安妮,她竟然战胜了大都会的超级大英雄,战胜了那个超人!!’

    ‘简直不可思议!’

    ‘没错,我说的就是我们知道的那个男超人!而不是那个目前只会做好事和帮倒忙的女超人?’

    ‘好吧,她曾经是我们的同事,那个凯拉?丹弗斯……抱歉,请原谅我刚刚的不恰当措辞,但我想,她应该不会来打击报复我的吧?’

    ‘ok!我知道了!’

    ‘下面,请观众朋友们观看昨晚发生的现场战斗监控画面!’

    ‘……’

    这时,电视机上边的另一半屏幕上,开始再次播放起了男超人vs幽灵特工,女超人vs辐射人的战斗场面。

    ‘可能很多人都知道前不久的时候,我们卡克传媒电视台在那一段时间里揭露过的黑幕?很显然,超级大反派辐射人克鲁尔之所以会出现,就是因为超人的缘故!’

    ‘没错,我说的就是那个男超人……’

    ‘虽然很讽刺,但是我们现在却不得不反思:到底是为什么,一个原本在做好事的超级英雄,造就出了一个危害社会好几年的超级大反派?’

    ‘那些超级英雄,他们那些不可控的家伙,那些仗着自己的超自然力量而肆意妄为的家伙们,真的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吗?’

    ‘关于这点,我一直很怀疑!’

    ‘行吧,这是目前咱们整个社会一直在探讨着的话题,说下去的话可能今晚的这场播报可能时间都不太够,所以我这里就不为观众朋友们多做赘述了……’

    ‘现在说说别的事情,今天……’

    ‘……’

    哔!!

    “混蛋!”

    “哪个蠢货,他今年的奖金最少要扣掉一大半!!”

    看到自己传媒公司电视台的那个播报员,那家伙竟然没有完全按照原本今天就已经设定好了的播报剧本去念,而是随意增减了不少不恰当的个人言论,这让在晚饭之前,准备欣赏一下自己今天忙碌了一天的成果的女总裁凯特?格兰特,心下不禁有些恼怒起来,并皱眉摁下了切换键,同时还在心下决定了对某个不称职播报员的个人惩罚。

    虽然,看昨天发生在卡克传媒大厦大厅的那场战斗让她损失不小,无论是大厦的评估修复费用,还是相关的人员医疗费用等等都是她先行垫付,让她一度有些感到懊恼不已。

    但是……

    相比于她在自己新闻媒体上获得的收获的那些人气、收视率这些东西比起来,那就完全是不值一晒的!

    所以,感到心情愉悦,且想到自己目前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自己的那个专职保姆艾拉也没有准备好晚餐,儿子卡特在楼上玩游戏不用自己去照顾,某个无法无天的小家伙也没有来烦自己后,她便用遥控器开始点开了自己的竞争对手的电视台。

    她现在很想要看看,经过了昨天晚上的那件事情之后,她凯特的竞争对手,那些个《星球日报》的家伙们,到底还有些什么话好说的?

    对此,

    她感到非常地期待,所以,她很快就完成了电视台的准确切换……

    ‘滴……’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欢迎收看大都会电视台!’

    ‘我是xxx……’

    ‘在这里,很遗憾地告诉大家一个糟糕的消息:我们大都会的那位大英雄,我们大都会的那个家喻户晓超级英雄——超人,在昨天晚上的时候,他竟然在纳雄耐尔市被一个邪恶的大反派给打败了…….’

    ‘是的,那可真是个糟糕而真实的消息,难道是世界末日要降临大都会了吗?!’

    ‘完全无法想象……’

    ‘我们那个无所不能的超人,竟然被一个小女孩给俩‘棍子’就打败了……’

    ‘没错,她就是那个‘上帝之女’,同时,她还有另一个称谓,那便是‘幽灵特工’安妮?’

    ‘她到底是哪一个政府特殊部门的特工?对此,我们一无所知……’

    ‘昨晚的事情,那究竟是正义和正义之间的较量,还是邪恶暂时战胜了正义?对此,我们仍旧一无所知……’

    ‘但是我更倾向于后者?’

    ‘那个邪恶的幽灵,她到底是谁,到底来自于何方?!’

    ‘我想,和邪恶势力有着不清楚的卡克传媒,应该给我们大众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们…….’

    哔!!

    “哼!混蛋!!”

    “我就知道他们肯定是会嫉妒的,也肯定会诋毁诬赖我和我家的小安妮……就只因为那个属于我的超级英雄,我们纳雄耐尔市的那个‘幽灵特工’打败了他们大都会的那个超人,并在某种意义上羞辱了他们?”

    “哈!”

    “看来,他们也是黔驴技穷了,没错,就是这个成语!现在他们那群混蛋,除了用恶毒的言论诋毁我的公司和我的超级英雄之外,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哼哼!”

    卡克传媒的女总裁凯特?格兰特看了一会自己竞争对手,那个在特拉华州大都会新特洛伊市的《星球日报》的新闻播报后没几分钟,突然脸就一黑,直接就一边冷笑着,一边狠狠地用遥控器切换掉了竞争对手的电视台,换到了另一个频道。

    ‘这里是新泽西州的哥谭市电视台……’

    ‘观众朋友们,让我们现在转播来自卡克传媒授权提供给我们的劲爆新闻!’

    ‘……’

    ‘超人,想必观众朋友们都没有哪个是不知道的,那家伙是距离哥谭市并不太远的大都会里的超级英雄,他这些年来一直很活跃,战斗在对抗邪恶的第一线,和我们的蝙蝠侠一样,他几乎从未失败过……’

    ‘那个超人……’

    ‘他战胜过无数的超级大反派,也曾在我们的哥谭市上空胡乱飞行,严重干扰过我们的空中秩序和社会治安……’

    ‘然而!’

    ‘据可靠的消息,他在昨天晚上,被一个神秘的邪恶反派给击败了!没错的,一个叫做‘幽灵’的小女孩?唔……反正……大概就是那样的?’

    ‘好吧,让我们先看看花大价钱从卡克传媒那里买到地视频资料……’

    ‘……’

    很快,电视上开始重点播放了‘幽灵特工’安妮对决男超人的战斗场面,直到某个小小的身影俩枪托砸倒粉丝无数的大超为止。

    ‘噢!看呐,那个小女孩,她跟那个这几年比较活跃的大反派辐射人是一伙的,那就没错了,她肯定也是邪恶的家伙!我才,她这些年也一定干了不少的坏事,只是我们并不知道?’

    ‘所以,我们可以想象…….’

    哔!!

    “噢!上帝啊,真是见鬼了!”

    “等着吧,哥谭市电视台我记住你们了!下一次,你们休想从我卡克传媒的手里买走任何一个一秒钟的视频!”

    除非……

    他们能开出十倍百倍的价钱?

    “真是该死的一群家伙,他们在嫉妒,没错,就是在嫉妒我!!”

    看到脸哥谭市电视台也播报了自己昨天晚上拍到的那个视频画面,且竟然也跟自己的竞争对手《星球日报》一般,一直在大肆抹黑战胜了超人的‘上帝之女’兼‘幽灵特工’的小安妮?

    这种情况,让凯特?格兰特当场火冒三丈,一边对着电视骂骂咧咧地,一边直接用手上的遥控器强行关闭了整个电视机的电源,来个眼不见为净!

    她就不明白了……

    她家的那个小家伙,明明就不是跟那个超级大反派辐射人克鲁尔一起的,那小家伙,她还只是个小孩子,而且还很贪玩,只是看到那个快死了的克鲁尔有些可怜,才故意阻拦并一个不小心打败了男超人,让那个辐射人克鲁尔得以在死之前胖了某个更加可怜的女超人凯拉?丹弗斯一顿而已,哪里就能被划归到超级大反派的序列之中?

    这个事情,完全就没有任何的道理!他们也没有那个权力,谁都没有!!

    所以,在恨恨地再次拿起了手里的遥控器,刚想重新打开电视机转播到其它的电视台前,她又想了想,最终还是又放下了遥控器。因为她觉得,在这个时候,恐怕大多数的电视台应该都是在为被毒打了一顿的两个超人抱着不平?

    那样的话,她还是别看比较好……

    毕竟,那个男超人可是成名了许久的超级大英雄,是人人称道的‘大超’,而她们卡克传媒正在力挺的‘上帝之女’、‘幽灵特工’安妮,也才是在半个多月前刚刚开始冒头,无论是人气、影响力、还是功绩、或者粉丝等等,就肯定都远远不是能和那个做了无数年好事的超人所比拟的。

    这个是她们的软肋,有机会的话,她凯特一定要去跟某个小家伙好好说道说道才行,让对方逮住机会,做几件正派一点的大事,争取早日扭转形象?

    “凯特女士!”

    “晚饭我已经准备好了,您现在可以过去先就餐了……我先上楼去将卡特带下来,要不然,他玩游戏又会忘记时间的……”

    正当凯特?格兰特生着闷气,且琢磨着怎么凭着自己卡克传媒的电视台力挽狂澜,尽量设法将某个小家伙的负面形象给慢慢掰正的时候,她的保姆艾拉这时来到她的身边对她轻声提醒了一句后,便打算转身往楼上走去。

    “等等!”

    “艾拉……安妮呢?”

    “我从下班回来到现在,好像有一个多小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了……我记得,我刚刚在换衣服休息并开始看电视之前,还曾看到她在外边的草坪上荡秋千吃着零食的。”

    穿着一身得体休闲装的凯特?格兰特从沙发上站起来后,先是喊住了自己的保姆艾拉,然后才伸出两根手指,一根指着自己刚刚坐着的位置,一根指着窗外自家的大花园里,指着那颗大树下的那个正随着微风缓缓摆动的花藤秋千,示意对方给自己解释一下:

    那个小家伙安妮,她到底又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虽然呢,在平时的时候,那个小家伙也确实是有点不着家,也喜欢整天自个喜欢胡跑出去玩,但是……只要不是她凯特自己做的晚饭,那个小家伙一向都是按时按点回来吃的,而且一点都不会等人!

    可现在,刚刚凯特刚刚看过了的,在餐厅那边,那个已经摆满了丰盛晚饭的桌子旁,似乎并没有看到某个早应该在一个人大吃特吃的小女孩?

    “女士,事情是这样的……”

    “我刚刚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好像听到她说……她要出去冒险,什么‘魔法门’‘空间门’之类的?还说让咱们晚饭不用等她了,她迟点自己回来……要不,我待会去后边的那个公园里找找她?”

    “我想,在这个时间里,她很有可能会在那边的那个甜点店里?”

    在这个家中,保姆艾拉最喜欢也同时最弄不懂的,恐怕也就是那个被这个家的女主人,被那个凯特?格兰特女士刚刚收养了还不到一个月的小女孩安妮了!

    因为,那个可爱的小家伙让她一直感到很省心……

    除了给对方准备一日三餐之外,基本上,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她去操心,对方都能很好地自己照顾好自己!这跟那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小男孩,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卡特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当然了,可能唯一让她艾拉这个保姆感到有些疑惑不解的,就是那个小女孩的行为有些难以捉摸了吧?

    就比如:对方的那种性子精灵古怪的性子,经常性失踪且还时常会夜不归宿等等……

    反正,要不是对方从来没有出过事情,且凯特女士似乎也很是放心,可能是有暗中派遣有保镖保护之类的?所以,为了自己的这份待遇优渥的保姆工作,艾拉就很识趣,且也很有眼色地并没有敢对那个小女孩的事情指手画脚过,也更不敢跑去向相关部门举报之类的。

    “……”

    “魔法门?空间门?还要出去冒险?!”

    听到自己家的保姆艾拉说出这种意外的关键词,凯特便皱眉认真想了想,思索了好一会后才很快就拿定了主意:

    “不!艾拉,你不需要去找她,我想我应该知道她可能会去哪里了……”

    “算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不等她了……你现在,快上楼去叫卡特下来洗手,让我们准备一起先吃晚饭吧!”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事实上,凯特?格兰特自己就压根不知道安妮那个小家伙到底是去了哪里!

    可是,

    既然对方说的是那个魔法之类的事情,再想想对方的厉害本事,连超人都能打趴下的那种强大能力,她在思索了几秒之后,便觉得与其自己现在去为了那个小家伙的事情担心,那还不如自己先管好自己,等晚一点对方自己回来之后,再去问问究竟,可能会更好一点?

    毕竟,自己一个普通人去担心一个比超人还强的小家伙,那完全就是多余的!

    “……”

    “好的,凯特女士,我知道了。”

    保姆艾拉虽然仍旧很是疑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身为养母的凯特女士会对那个小家伙那么地纵容放任,甚至可以说是漠不关心?

    但是,这些有钱人家里的事情,她可没有胆子去多管或者多嘴!

    所以,最终她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快步往楼上走去,打算将某个喜欢待在家里,且还沉迷于游戏的内向小宅男卡特给揪下来按时吃晚饭。

    “……”

    呼!

    这可真是的……

    等到自己的保姆上楼去的时候,有些对某个小家伙的行为感到想不通的凯特,便抱着自己的胳膊,几步便走到了自家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边的草坪以及那颗大橡树树枝下挂着的那个荡着的秋千发起呆来。

    她隐隐感觉到,自从自己收养了安妮那个小家伙之后,她们家的生活,好像变得越来越不平淡了……

    也不知道,这种微妙间的变化,它到底是好是坏?

    ——————

    “神秘无限…..”

    (?′▽`)??

    “等我去冒险…..”

    ??(′?`?)???

    “大步向前,那好吃的恐龙就一定会出现!”

    ?(′?`*)

    “浩瀚无垠的宇宙,广阔无边……”

    ??(^?^*)

    “寻找外星人,学会他们的语言……我最喜欢独自冒险……”

    ヽ(○′?`)??

    一边哼着自己喜欢的歌谣,安妮便有些贼兮兮地推开了一扇门。

    在那门的上边,刚刚被她自己用歪歪斜斜的符号写着了一组组某个怪人或者恶魔什么的家伙一直给自己传输来的那种奇怪的组合符号以及用古老而又原始的魔法符文坐标。

    再然后,当她推开了那扇被魔法激活连通的门之后,便来到了这么个奇怪的山洞里……

    很快,安妮便一眼发现:

    这里乌漆嘛黑的,看起来没有任何的阳光,除了左边的一个通道里传来的隐隐火光之外,有右边的悬崖上边,竟然还有一个个激活着的位面传送门或者连通宇宙的某个通道?!

    “真是有意思呢!”

    ?乛?乛?

    “提伯斯,你快看呐!咱们这次,好像是来到了一个拥有着魔法力量的怪地方了呢!到底会是谁,会去用那种不负责的寻踪咒满世界地胡乱找人的?!”

    (??vev??)?

    安妮有点不明白,像那种大预言术一般的不负责的寻踪咒,怎么可以随便乱用呢?能够用处那种法术的,不可能会是那种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撇脚法师才对的,也更不可能是狡猾的恶魔或者那些古怪的土著神灵!

    “究竟是那种可怕的恶魔……还是辣种自以为是的神灵?真是有点小小的期待呢!”

    ψ(????w???)??

    大预言术中夹杂这寻踪咒,寻找的还是不确定的某个人?

    然后,还有不负责任地满世界乱派发空间坐标和启动空间门的魔纹符文,那种事情,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反正,这种事情在小安妮看来很是奇怪就是了!

    她游历了无数个位面,可从来都没有看到有哪一个不靠谱的大法师敢做出这种疯狂的事情!那个用出法术的家伙,难道就不怕会招惹到对方惹不起的家伙吗?

    就比如……

    燃烧军团之类的恶魔团伙们?!

    (……)

    (● ̄(?) ̄●)

    “哈喽~?!”

    hello~o(* ̄▽ ̄*)ブ

    看了看左边隐隐有着魔法火光的通道,再看看右边那一个个似乎很有趣的空间门,安妮在认真地想了想之后,便决定先走左边的那个似乎有人的通道,看看到底是谁在召唤自己?

    至于右边的那一个个传送门,对于自己就能够随心所欲穿梭一个个位面,传送到整个宇宙任何一个地方的安妮女王大人来说,那似乎并没有多少的吸引力。

    “有人在吗?!”

    ∑(′△`)?!

    然而,当小安妮拎着自己的小熊,毫不防备地沿着通道一边走一边扯开嗓子叫唤的时候,她却发现,前边的某个似乎有人的大洞穴里,并没有人来主动回应自己?

    “……”

    (..??_??..)

    “喂,我可告诉你们哦:本女王可是从来都不怕黑的,你们要是待会敢突然跳出来吓我,我一不小心的话,可能就会放火统统烧掉你们的!”

    s(?`ヘ′?;)ゞ

    “我可不是在说笑!!”

    e=(o`w′)?

    继续迈着轻快的脚步往前继续走,当看到远处的火光越来越亮,可仍旧没有人主动回应自己后,安妮便一边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一边加快脚步并恶狠狠地威胁着道。

    她决定了:

    待会,甭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恶魔还是那些土著神灵,只要他们敢吓自己的话,那他们就真的死定了,谁来劝都没用!

    她说了要将他们烧掉,就一定会烧掉的!!

    (……)

    (● ̄(?) ̄●)

    (提伯斯早就已经用自己的强大感知力感觉到前边到底会有些什么了,但是,为了不打搅自己的某个糟心小主子的探险热情,也为了它自己的皮,它这次就很老实地什么话也都没说。)

    “诶诶?”

    Σ(?д?lll)

    “老爷爷,你谁啊?对了,那些个不负责的魔法符文,是你发出去的吗?!”

    (?_?)

    安妮真的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一个神秘的山洞里就一定要有一个奇怪的老爷爷啊?这种无聊的骗小孩子的桥段,根本一点都不好玩!!

    等一会,对方该不会说要送给自己力量,让自己去拯救世界吧?

    (?_?)

    “……”

    坐在山洞高台上边中间的一个石凳上的怪老头,在看来一个小女孩俏生生地走到了大厅里,然后压根没有去看旁边地那个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圆球后,他眼睛突然一亮,便颤巍巍地撑着手里的魔杖,用那种一步抖三抖的步伐,走到了正好奇和胡思乱想中的小女孩的身前。

    “有着坚强的意志,纯洁灵魂的小女孩啊……”

    “请上前一步,握住我的法杖,高喊我的名字……届时,我会赐予你无穷的知识、超级的力量、不死地身躯、无畏的勇气、超级的速度和绝对的防御……”

    “这个世界的和平,就要靠你了……”

    “来吧……”

    怪老头重重地将自己的法杖给拄到地面上并紧紧地攥着后,便示意那个进来之后一直目不斜视,似乎并没有受到恶魔蛊惑的小女孩赶紧来接受自己的传承,然后维护这个世界的和平稳定?

    “哇噢!”

    !!!∑(?Д?ノ)ノ

    “你骗亡灵呢!你以为这种事情,我安妮女王大人会轻易相信你?!”

    o(′^`)o哼!

    果然,探险找宝藏神马的全是骗人的,这个地方这里,竟然是有这种神经兮兮的怪家伙!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她可能就直接反制那个寻踪咒,然后就不来这里了。

    “喂!怪老头,你的这种桥段真的是有些落伍了的!”

    (? ̄?^ ̄??)

    “你别看我小就想来骗我,你以为我会随随便便去碰你的那根破法杖?别以为我就看不出来,上边被你施法加入了灵魂的契约,还想骗我握住它喊你名字,你做梦吧!”

    ~o(▽`o)

    一个看起来勉勉强强的法师,而且还是快死了的,还敢在她安妮女王面前搞这种小动作,他以为他是谁?

    不是她安妮女王大人吹牛,她自己可是一个最最最……最最最最(此处省略一万字)厉害的超脱级别的奥术大法师!

    而且,还是比那种大恶魔和土著神灵还要厉害无数倍的那种!

    如果啊,让她现在去对付以前的碰到某个厉害的,叫做阿克蒙德的大家伙的话,她可能一只手就能轻易捏死对方,这可不是在开玩笑的!!

    o(′^`)o

    “???”

    被小女孩称呼为怪老头的老巫师手上的动作僵直了一会,然后,他才再次低下头,用自己浑浊的眼神,颤颤巍巍地开始大量起了这个他等了好多年,才碰到的没有第一时间被恶魔诱惑的小女孩。

    “你是……”

    看着看着,老巫师似乎也看出了小女孩的不对劲,于是,他便有些犹犹豫豫地问了一句。

    “你在问我啊?”

    (′???`)?

    “我叫安妮哦,安妮?哈斯塔!”

    ???(ˊ?ˋ)???

    “喂!想骗我契约的怪爷爷,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要发出去那种奇奇怪怪的追踪咒?”

    ?(ψ??v??)??

    (......)

    (● ̄(?) ̄●)

    ——————

    ?求票?

    谁说我要换世界了?就没人看过沙赞的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