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章 请假回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一早,李羽新就被张厂长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李工啊,你看厂里的辊筒做的也不多,根据老板的意思,你的工资有点偏高。”张厂长直奔主题,他知道用降工资的办法是最直接的撵人手段。

    李羽新一听就来气,语气也不是很好:“那你的意思是降工资了哦。”

    “对呀,老板就是这个意思,要降一千。”张厂长抛出了李羽新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那还做个屁呀。”李羽新说完直接拍拍手,干脆利落的来了个走人。

    “这么急干嘛?要不你在考虑一下?”张厂长心里顿时兴奋起来,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不走留在这让人砍笑话吗?”李羽新停住了脚步,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再考虑一下,要不我给你一个礼拜的假,好好想想。”张厂长假仁假义的说。

    “行啊。那我就回家看看。等老板想通了再说。”李羽新当即写了一张假条,张厂长毫不客气的签上大名。见此情形,李羽新也没多留念,转身回宿舍收拾礼装出了厂门。

    “喂,美女,你的事现在就可以办了。你对老廖摊牌吧,就说和我回去结婚。”李羽新在厂门口给张美琴打了个电话。

    “这么快?”张美琴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就是这么快。”李羽新感觉自己吃了几根苦瓜一样,全身都是苦的。

    “那好,晚上你到我这来吧。”张美琴说道。

    “我现在就过来。”李羽新一刻都不想在厂里呆,他拖着行李箱直接去了张美琴的住处。

    张美琴没来得及反应,李羽新就钻进了她的房间。

    “怎么还带着行李?”张美琴疑惑的看着他。

    李羽新将行李往屋中央一放,心里的落差凸显出来。失业啦,不带行李行吗?他没有回答她,只是安静的看了她一眼。

    “出什么事啦?”张美琴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而连累他。

    “没事。我只是请了个假而已。”李羽新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

    “真没事?”张美琴还是不放心。

    “真没事。”李羽新的回答彻底让她打消了疑虑。

    “没事就好,怎么这么快就回家了。”昨天晚上也没听他说起,为什么偏偏是今天才告诉自己。

    “别多想,你直接给老廖说吧。”李羽新想借此机会帮她最后一把,指不定就不回来啦。

    “好吧。我马上打。”张美琴掏出电话就给老廖打了过去。

    “什么?你和李羽新结婚?什么时候的事?”

    李羽新听得出来,老廖肯定是不乐意了。

    “结什么狗屁婚,你敢结我就把你做鸡的事告诉你父母。”刚一说完,李羽新把电话一把抢过来,“你他妈是个男人你就去说。”

    “你他妈的也在?”

    “老子当然在,张美琴我是娶定了,你有本事就冲我来,别老说拿话吓唬女人。”李羽新原本不想摊牌,不过此时也没什么顾虑,直截了当的将话抛了出去。

    “你这是挖人墙角。”老廖气急败坏口不遮掩的狮吼着。

    “挖什么挖,老子没娶,她也没嫁,叫什么挖墙角?”李羽新理直气壮的说。

    “她是我女朋友?”老廖狡辩道。

    “你不是刚才说她是鸡吗?你是鸡头还是公鸡?”李羽新干脆将脸撕破,不让他又任何想法。

    “你愿意娶个千人骑的女人?”老廖嘿嘿一笑,这是一种讽刺的笑声,一种绿帽子的得意之声。

    “那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李羽新娶什么样的女人,只在乎她的现在,不看她的过往。”李羽新一言祭出,老廖也是半晌无语。

    “你就不怕得罪我?”老廖狠狠的说。

    “怕你就不是斧头帮的。”李羽新也放出了狠话,老子小飞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吓唬谁呀。

    “那咱们走着瞧。”老廖见状,心里也是一阵忐忑不安,他没想到老实本分的李羽新也是混迹江湖的人。

    “瞧就瞧,不过你想清楚了,你要是不想你老婆知道你的事,就给我乖乖的息事宁人,张美琴是我的人,我一定会一管到底。”李羽新说这话的意思,老廖也算明白,他不会傻到外面红一飘,家里红旗就倒。

    “算你狠,不过她就是个鸡。你可想清楚啦。”老廖顿时软了下来。

    “鸡不鸡就不劳你操心了,如果你过意不去,也可以把你老婆拿给我睡上过三五八宿的,我也不嫌弃老婆娘的批。”李羽新听他说那个鸡字就是不爽,这个男人真他妈的渣,可以说是渣得捡都捡不起来。

    “那就恭喜你啦。这事就这么算啦。”

    “还没完呢,让你白玩这么久你好歹也得抱个红包给我。要不然,嘿嘿!”李羽新原本想打住,可老廖的鸡呀鸭的,让他浑身不爽。

    “你还想要钱?”老廖同样也是嘿嘿一声,那笑声有点嚣张。

    “不是要钱,是要红包。”李羽新更正了他的说法。

    “那你等着吧。”说完,他撂下了电话。

    李羽新也将电话还给了张美琴,同时他从屋里找来了一根三尺来长的铁棒,随时预防着老廖的突袭。张美琴没想到李羽新这么仗义,她也将行李收拾好随时准备出发。

    果然,老廖在晚上找来了一大帮黑道上的朋友,将张美琴的出租屋围了个水泄不通。周边的人见此阵仗都偷偷地躲在屋里,死死的将门关好,深怕血溅三尺惹火烧身。

    老廖冲屋里喊道:“出来吧,狗男女。”

    李羽新手持铁棒,护着身后的张美琴将门咯吱一声打开了。

    老廖对他俩好一阵痛骂,然后对身后的混混说:“给我狠狠地揍!”

    李羽新一笑,将铁棒一横,吼道:“不怕死的就来。张美琴你先进屋,老子不想你看到血腥。”

    “笑话,怕死就不找你啦。”老廖大手一挥,十几个混混一涌而上。

    顿时,血战开始,李羽新快速的挥舞着手中的铁器,用招也不客气,完全看不出那个温文尔雅的姿态,老廖是个老江湖,一看这运势起棒的动作就知道碰上硬茬啦,可他依旧不甘心,他还幻想着敌方一人,己方人多的优势,胜利只不过朝夕只见的事。一边站在原地指挥着战斗,一边给混混加油打气,可混混们根本不是练家子的料,几个回合下来就扭头折返,剩下来的几人也只能勉强抵挡。李羽新越战越勇,只见他左冲右突,将来者纷纷打退,一个箭步将正欲逃跑的老廖一把抓住,猛地朝他背上就是一棒,只听得“啪”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破空而响,这一棒算是给张美琴出了一口恶气,也算是给天下做鸡的人教训了一个薄情汉。

    “哎哟,痛死老子了。”老廖一下子捂住后背蹲了下去,口中哇哇直叫,那豆大的汗滴和着悬停的口水不停地往下掉。

    “你不是狠吗?起来!”李羽新一脚踹下去,直接踢在了他的肩上,老廖一下子爬在地上,不住的呻吟。

    “起来!妈的,今天老子就教训教训你这个欺负女人的老男人!”说完又是一脚踹了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