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四章 红绳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对蛤蟆鞋的事情本就敏感,想着对方既然不是活人,就想着那天晚上爷爷让我背咒,都能把脏东西给唬跑,指不定同样的方法也能在他身上应验。

    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外出打工挣钱,留在村里大多都和我一样,跟着老人留守耕田种地,没有年轻人照顾着,上了年纪还得去地里干活。

    前几个月,村里姓刘的老头儿在田地里没站稳,一跟头栽进地里,当时人就没了命,因为年轻人都不在家,村长帮着『操』办丧事,头七当晚下了雨,村子里闹哄哄的都说刘老头不见了。

    我当时还跟着爷爷去凑热闹,爷爷顺着下雨后的泥脚印找到了刘老头,他当时就穿着蛤蟆鞋,一动不动的站在祖坟头前面,我爷爷过去对着那老头儿说了句,“你儿子在回来的路上了。”。

    这话刚刚说完,刘老头的嘴里冒出一口气,直挺挺的就往地上倒下去,村里人纷纷上前,发现刘老头身体都僵硬了。

    别人问爷爷怎么回事,爷爷只是说该下葬了,就别拖延了,爷爷对这件事只字不提。

    后来回到屋里爷爷才告诉我,那老头有心愿未了不愿离去,气不散成了行尸走了出去,爷爷告诉他儿子回来,刘老头瞬间没了牵挂,气散也就走了。

    但是爷爷怕村里人恐慌,所以不愿多提。

    因此我亲眼所见穿蛤蟆鞋的人,所以我肯定现在面前这个中年男人不是人。

    他穿的绿『色』的长袍大衣,也不是我们村里人的风格,看上去略有些古怪,口音也是外地音。

    我面前的中年男人,逐渐收起笑容,用着极其严肃的模样看着我说,“小朋友,你身上的这个袍子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穿的。这可是天仙洞衣,只有拥有天师资格的人才穿的起,就像普通人穿了龙袍,要遭受天谴。这正一道天师一般都是封神的人,都有护法神将,肯定不允许普通人穿这个袍子。”

    我愣了愣,听他这话的意思,如果我穿了这袍子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可这个袍子是我爷爷给我的,爷爷只会保护我,怎么可能害我。

    我忍不住问了句,“我穿了这袍子会怎样?”

    中年男人又说,“肯定有人来找你还东西,你说是不是?”

    我心里一咯噔,还真是如此,那天梦里确实遇到了个奇怪的人,要我还东西给他,不过爷爷的意思是让我多留这袍子几日。

    我心中生疑,这人确实说对了,莫非这袍子真的会害我不成?

    中年男人看出来我在犹豫,又继续说,“这袍子显然不是你的,定是有人想害你,故意让你穿上这袍子,一旦穿上它,找你麻烦的人也就越来越多,这袍子的主人灭了多少鬼怪,那些孤魂野鬼心生怨念,更会加害于你。这袍子不是你的,里面设法的神将也会让你还命给它,你要是不想死,我劝你还是把袍子给脱了。”

    我左思右想,爷爷始终不会害我的,爷爷让我穿袍子是为了保命,爷爷虽然说借了袍子要还,可也没说是拿命来还。

    我虽然不清楚爷爷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不我知道的,但是看得出来,爷爷对这些事很懂行,比老瞎子还厉害,自然清楚这袍子不会伤害我。

    眼前的男人穿着蛤蟆鞋,虽然站在我面前,可是眼睛直直盯着我的袍子,不敢动弹一步,让我脱下袍子,指不定是因为忌惮我这袍子。

    我恍然大悟,下意识的拿起手电筒就准备走,刚迈出没两步,男人又喊住了我,“小朋友,我不是坏人,只是好心劝你而已,你要是不信我,我这里有根红『色』手绳,将死之人戴着就会变黑,你带上看看是否如我所说。”

    话音落下,中年男人从兜里拿出一枚红『色』手绳递给我,他晓得我谨慎,又说了句,“我要害你犯不着和你说这么多话,再说我与你无冤无仇,没这个必要,这红绳本就是开了光的法器,万物皆为阴阳两面,将死之人必然是阴阳失调,无阳气升阴气,红绳本为阳,如遇阴邪必然就成了黑『色』。”

    他的也有道理,我虽然不懂什么开光,什么阴阳的大道理,但是他确实没有害我的理由。

    我接过红绳套在手腕上说了声谢谢,便赶紧小跑离开,回头看了几眼他确实没跟过来,我才放心下来,赶紧回了屋去。

    回到屋里的时候,爷爷正在睡觉,我也不敢打扰,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房间钻进被窝里。

    到了半夜,本来睡得好好的,突然被冰凉的东西给弄醒了,我睁开眼的时候,身旁躺着一个女人,凉冰冰的感觉就是她身体传来的。

    我再定眼看去,这不是张瑶吗?

    张瑶见我醒来,坐起身来靠在床板上,眨巴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我,隔了几秒钟,眼眶通红。

    她眼泪吧嗒看着我说,“我爹娘把我赶出来了,我没地方去了,他们说我跟你有婚姻,你把我睡了,我这辈子只能跟着你走。”

    爷爷果然没有骗我,我媳『妇』儿又回来了,她的突然造访还真让我有些意外,不过有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说出去都觉得自己脸上光彩不得了。

    “那你住我家就是。”我说。

    张瑶愣了愣,眉眼间都是害怕,犹豫了好几秒才开口,“你爷爷还会打我吗?”

    我摇摇头,“爷爷要是打你,就先打我才可以。”

    不过我也不觉得爷爷会打她,之前都是因为老瞎子起的误会,张瑶本就不是坏人。

    说起来,我还挺喜欢她的,又漂亮,又温柔,看上去乖巧可爱,反正我没见过比她长得更好看的女人了。

    张瑶听了我这话,神情有些不对劲了,本来哭哭啼啼的模样,突然就静止了,逐渐『露』出笑容,咬了下嘴唇,细声细语的说,“以后你是我夫君了,我哪里也不去。”

    我愣了愣,小孩子哪里懂得男女之情,只晓得张瑶过了门成了我媳『妇』儿,我理应待她好。

    我恩声点点头,我看着张瑶比我略大几岁,就忍不住问了句,“小媳『妇』儿,你多大了?”

    张瑶呆呆的看着我,脸『色』羞红有些尴尬,犹豫了好会儿才开口,“我比你大多了,我们家n guo时期打仗一家人都死在了那个时代,我走的时候才十六岁,现在算起来,都八十五岁了。”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虽然我媳『妇』儿不是人,是个小女鬼,我都不觉得有什么,像我这般年纪的人至少都不可能有媳『妇』儿。

    可是听到她都是八十五岁了,那岂不是比我爷爷还大,我娶了个比我爷爷还大的女人做老婆?

    想到这里打哪都不是滋味,可是看着她的模样,就是十六七岁的姑娘家,无法联想到她真实的年龄。

    我才仅仅八岁,可媳『妇』儿有八十五岁,我顿时觉得爷爷坑了我一把。

    我和张瑶两个人坐在床前聊起天,她也给我讲了些她生前遇到的去世,死后在下面又遇到了什么。

    我俩聊得开心,外面刮起阵阵大风,透过窗子看外面黑压压的一片,啥也看不到,张瑶却吓得浑身发抖,害怕得下意识往我身后躲了躲,眼神惊愕的看着窗外,“他们来了。”

    “谁?”我很是不解。

    张瑶紧张的看着外面,却不敢开口。

    我隐约觉得张瑶肯定晓得是怎么回事,不等我开口追问,张瑶拉着我的手就往屋子外面跑。

    刚从屋里出来,就看见屋子外面的树上黑压压的一片,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我虽然看不清楚是啥,可是心里也猜到几分,和那天我去坟茔路上,背后遇到的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差不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