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二章 阳寿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多,每次吃饭的时候爷爷总会和我说些听不懂事情。

    他说我们生活的世界有方内与方外之分,所谓方内就是尘世间普通人,而方外则是妖魔鬼怪道士方士所处的世界。

    1966年,方外大『乱』,方外势力争夺地盘,最后道门、阴司获胜,商定道门掌控阳间,阴司掌控阴间,道门收摄妖精,阴司控制鬼族。然而道门、阴司不满对方所掌控地盘势力,阴司常『插』手妖族之事,道门也常收摄鬼魂。

    不到两年时间,道门阴司再起冲突,正一道、全真道各有一位奇才横空出世,正一道陈复阳,全真道张宗净,方外称道门双杰,两人以各自理念很快压制住了阴司,与阴司酆都大帝重新定下规矩,除阴司阴差、土地、城隍可至阳间捉拿阴魂外,阴司阴兵、城隍级别以上的人皆不得游走阳间,道门有权『插』手阴司城隍庙以下的机构。

    那个时候道士们都会在各村驻留些日子,有的道士会在村子附近建立个小规模的道观,因为村里怪事多,有道士在附近能方便许多,不过后来因为方内人不信鬼怪之事,认为他们是胡说八道唯恐天下不『乱』,人们便放火烧观赶跑了道士,各处的道观也就成了废墟。

    爷爷说我既然已经牵扯到了这些事,也就不对我避之不谈,反而知道这些东西对我更好。万物皆为阴阳对立,有阴必然有阳,有阳间必然也有阴间。

    活人生活在阳间,自然不晓得有阴间的存在。万物都有阴阳两『性』,万物负阴而抱阳,意思是说,在生成的万物中,形有阴阳,灵也有阴阳之分。

    生死属阴阳,生为阳,死为阴,只要晓得这其中的道理,也就不觉得这些东西恐怖了。

    城里人生活灯火通明,阳气旺盛,自然对这些东西的接触微乎其微,而我们农村黑灯瞎火阴气本就重,我们村更是穷乡僻壤之地,想要走出这大山也绝非容易,无论是阴司还是道门,都喜欢在我们这种地方下手。

    爷爷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我真遇到了这些事情,千万不要害怕,只要自己心中有理,身正不怕影子斜,阴司办事也有讲规矩,阴间的人员都是生前人,只要站得住脚并无什么好怕。

    爷爷认为,土地爷把事情告诉了城隍爷,捉拿我去城隍庙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城隍庙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不会马上行动,但是一旦捉拿我,基本上就是无路可退。,

    之前觉得爷爷说这些话,我没啥感觉,可是真的被勾魂使者从阳间带回阴间,我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么危险。

    张瑶的爹娘走在前面,我身上的铁链子也被勾魂使者取下来,毕竟这里是阴司,就算我想跑也跑不出去,所以他们并不担心。

    我以前以为阴曹地府肯定是很恐怖的环境,不过目前看来倒也和阳间无差别,只不过这里没有太阳,四周很像黄昏日落的感觉。

    没多久穿过几条弯路后,便来到了一个不大的大殿内。

    两旁站着数十个阴差,门外也站了好几人,我现在就像是入了虎口的羊羔等着被宰的情况。

    我对面五米处有一块红『色』的匾牌,下方是一张案桌,案桌的后面坐着一个穿着红袍的一字眉大汉,我愣了愣,这个男人长得有些油腻,不过眉眼间看着确实让人觉得害怕。

    红袍大汉见我直溜溜的盯着他打量,大汉顿时怒斥道,“见了城隍还不下跪!”

    我愣了愣,心里想着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给人下过跪,刚才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得给陌生人下跪,想都别想。

    我气不打一处来,满脸不服气的说,“老子不!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我凭啥给你跪?”

    我虽然紧张,可是从小跟着爷爷,『性』格有些时候也像爷爷,不喜欢做的事情,自然是不会做。

    说完这话,旁边的众阴差都唏嘘不已,就连旁边的张瑶都吓得脸『色』惨白,好像我说了件不得了的事情,他们都认为很可怕似的。

    果然,城隍脸『色』大变,突然拍案而起,“不知死活的臭小子!且先不提你以下犯上之罪,就问你渎神戏鬼之事,冒充天师的事你如何交代!”

    原本我还理直气壮,看着城隍爷陡然而怒,吓得我一屁股直接摔倒地上,可又不想显得自己怂,我赶紧不慌不忙的盘腿而坐在地上,假装是自己累了想休息。

    张瑶的爹娘看不下去,她爹赫然上前走来,语气严肃的对城隍说,“这个陈天实在胆大包天,不仅把我闺女害的半死,还竟然和他爷爷联手骗我闺女过门,我闺女清清白白的被他给玷污了,这人是什么脾『性』,城隍爷你也看到了,穿着天师袍子自以为我们不敢拘他,可他冒充天师名讳更应该好好惩罚!”

    城隍爷看着她爹说,“张师爷放心,你身为我城隍庙幕府,这种委屈我自然不让你们家白受,这厮我必重罚!”

    张瑶的爹听这话后,脸『色』顿时放心起来。

    张瑶慌慌张张的看着她爹,“阿爹,你不是说陈天解释清楚就行了,不会让他受伤?”

    此时她爹冲着她娘使了眼『色』,她娘顺势就把张瑶带走离开大殿。

    我虽然不清楚张瑶是不是坏人,但是显然她也被家里人骗了。

    城隍爷握着惊堂木狠狠往案桌上摔去。

    “啪!”

    一声响,整个大殿都被这声音给震慑住了。

    城隍爷怒斥道,“你给我站起来!”

    我这可被吓坏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规规矩矩的站在旁边,一动也不敢动,此时此刻的城隍爷简直比村里的恶狼还吓人,我总觉得自己马上要死在这里。

    此时,城隍爷伸手指向我身上的袍子,又继续开口,“这袍子怎么来的?”他的神情发狠,此刻我要是在他面前说丝毫谎话,都会被打入地狱般可怕,他不等我回答又说,“在本城隍面前休想坑蒙拐骗,否则背后刀山火海的酷刑就等着你。”

    我吓得浑身哆嗦,要我直接死都没这么可怕,说什么刀山火海,我听着就觉得浑身直冒冷汗,头皮更是发麻。

    我唯唯诺诺的回了句,“袍子是我爷爷给我的。”

    城隍爷听闻后皱了下眉,又说,“你爷爷一介匹夫,哪里得来的这天仙洞衣?说!是不是你们谋财害命夺了天师的袍子!你胆敢有本分胡言『乱』语,本城隍就丢你上刀山刑法之苦!”

    我摇摇头,赶紧解释,“我爷爷是好人,绝对没有!”

    虽然我也不清楚爷爷哪里来的这东西,但是爷爷很多事情上都神秘莫测,我哪里晓得这些事,只不过爷爷绝不是谋财害命之人,这点我是很清楚的。

    城隍爷见从我嘴里问不出话来,神情变得越来越可怕,“既然你不说,那就休怪本城隍对你不客气了,你渎神戏鬼、冒充名讳、还捉弄我派去的勾魂使者,不仅如此,还骗婚幕府师爷的闺女,这些罪状加起来,你的阳寿根本不够划尽,本城隍就判你剥夺阳寿全数,实行刀山酷刑十年!”

    我听到这里,吓得整个人腿都软了,先前土地爷还没说要了我的命,这城隍爷却直接不给我活着的机会,不仅如此,还要我受刀山刑法,这名字听着就渗人的很。

    完了完了,这次是铁定活不了了。

    我当时就吓哭了,心里难受极了,这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才八岁,还没活几年就这么结束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