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三章 刀山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呵,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执笔判官把这小东西的生死簿拿过来。”城隍爷见我哭哭啼啼又丢下这句话。

    此时从城隍爷身旁走来穿着青袍子的中年男人,我这男人我见过,就是上次给我手绳的男人,原来他是城隍身边的人,难怪爷爷说张瑶爹娘没资格致使他。

    他手中握着一本册子和笔来到城隍爷的身旁,翻开书页看到了我的名字,正要下笔的时候,他眼咕噜一转,赶紧开口,“这孩子未必能挺过刀山酷刑,直接送去刑法便是,坚持不到划名字便魂飞魄散。毕竟他穿着天仙洞衣,有护法神将护命,我们如果硬要划名字……怕是要触及道门的人才行,那些臭道士本就棘手,免得不必要的麻烦。”

    城隍爷觉得有理,点点头,“来人,把陈天送去刀山刑法!”

    不等我反应过来,身后两名阴差直接朝着我走来,二人将我双臂死死扣住,不给我反抗的机会,我完全被架着走离开了大殿。

    阴差高大壮硕,我被架着脚都踩不到地面,很是难受。

    刑房比起城隍大殿远的离谱,期间就看见四周密密麻麻的铁树,天空暗红的一片,看不到丝毫生机,只让人觉得无比压抑。

    路上也有不少阴差行走,他们看到我被架着,都略有惊讶,大概就如勾魂使者所说,像我这般年纪的人,他们很少看见会被城隍亲自下令抓捕。

    我被带着走了约莫十来分钟听到了四面八方传来哀鸣的声音,无数的哭求哀痛声,听得让人很是不舒服。

    阴差这才停下脚步,我抬头看面前是堵笨重的铜门,那些撕心裂肺的哀鸣声就是从这铜门里传出来的,刚来到它面前,就能闻到那股锈迹斑斑混合着血腥的味道,令人作呕。

    阴差推开铜门把我带进去,又进了两扇门,停下脚步的那瞬间,我当时腿都软了,面前是几根铁柱,上面『插』满了刀锋向上的罡刃,上面还有不少人在向上攀爬,它们的身体被刀刃一点点切掉,下面还有几条恶犬虎视眈眈的看着上面的人。

    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天哪!

    我简直感觉到了绝望,此时此刻,我根本逃不出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也要经历这种酷刑,心态当时就崩了。

    人在将死之前,什么事情什么脸皮都不重要了。

    我看着身旁的阴差,连忙开口说,“我有钱,我有很多很多阴阳钱,我可以都给你们。”

    抓着我的两个阴差愣了愣,二人面面相觑,互相使了个眼神,带着我往旁边没人的地方走去。

    “小伙子,我们哥俩儿先把丑话说前面,这刀山刑法是肯定要受的,城隍爷下的令,我们不敢违抗,不过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爬上去的时候,那些恶狗可以不在下面守着。”其中的阴差语气温和对我说。

    爷爷虽然常对我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没想到还真的有用。

    只不过……我身上没带钱啊。

    我想了想,爷爷之前告诉我,阴司阴差都是按份领取香烛纸钱,对他们来说十分稀少,我便说,“我什么都没有,可就是阴阳钱最多,包括香烛也是最多的,这地方一看城隍就不会来,是否受罚还不是看你们!”

    阴差呵呵冷笑道,“那就看你能给出多少了,废话少说,先把香烛纸钱拿出来。”

    我极其紧张的看着阴差,“我怎么晓得你说话算话不?”

    阴差脸『色』突然阴沉,“那就少跟我们废话!”不等我反应过来,我直接被像小鸡般被他拎起来就往刀山刑法处丢去。

    不偏不倚,正好丢在了几只恶狗的面前。

    它们此刻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肥硕的舌头还口水滴答,满嘴恶臭。

    “砰!”突然外面传来巨响声,就连原本想要吃掉我的恶狗也被这声音惊住,齐齐朝着声源处看去。

    “砰!”又是一声巨响,门口数十个阴差齐刷刷飞倒在地,齐齐哀声叫唤。

    只见爷爷气势凶恶的朝着我走来,他漫不经心的瞥了眼我身旁的恶狗,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眼,却让那些恶狗瑟瑟发抖,好像看到了很可怕的东西似的。

    一阵嗷呜,恶狗纷纷四散而逃。

    我旁边的两个阴差见势,连忙扑上去准备收拾爷爷,爷爷眼神陡然看向它们,手里不知何时握着把桃木剑,爷爷顿时并指念咒,“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yin zhāng。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爷爷陡然令下,“敕!”

    “砰!”

    正要上前扑向爷爷的阴差竟然顷刻间化为灰烟。

    此时其他的阴差看到这样的情形,哪里还敢不要命上前,纷纷后退,甚至有的直接躲在柱子后,生怕被我爷爷逮住。

    爷爷上前走来,嗤之以鼻的说,“傻驴球子,这点东西就把你吓『尿』了,老子真想装认不到你!”

    我愣了愣,赶紧低下头看了眼裤裆,还真『尿』了,刚才吓得还厉害,没注意,这下感觉到裤裆湿哒哒的,一阵温热。

    爷爷又继续开口,“那城隍跟你说是啥了?”

    我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看到爷爷的瞬间整个人绷不住了,哭着说道,“城隍爷要剥夺我阳寿全数,罚我到这里受刀山刑法。”

    爷爷的脸『色』阴沉,冷冷的说,“这天底下还没人敢动老子的孙儿,一个小小城隍就敢扰『乱』执法,你阳寿未尽就敢『乱』来,呵,老子今天不发威,真当老子没脾气了。”

    “爷爷你要干啥?”我紧张的问。

    爷爷向来我行我素,做事情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城隍爷是什么人,可是掌管我们这边一带人生死的大官,爷爷哪里是他的对手,虽然爷爷生气这能理解,可也不能鸡蛋碰石头!

    “走,老子带你去跟他理论去!”爷爷怒视冲冲,拽着我的衣角就往外面扯去。

    一路上我们穿过来之前的小道,爷爷看了眼周围的铁树,冷哼了声,“铁树都开花了,这城隍庙怕是要翻天了!”

    我不懂,便问爷爷是什么意思。

    爷爷告诉我,阴司独有的风景便是这铁树,铁树是不可能开花的,这铁树本就是刑法之一,树上皆利刃,那些有罪的魂后背皮下挑入。

    在阳间,在树上吊死之人含冤之后,树上会开出花魄。

    在阴间,吊于铁树之上若是开花便说明有这里有不公之处,铁树有冤无处寻。

    又因为城隍庙坐落各村县,管辖起来并不容易,就算出先断案有冤,也无人问津。

    “呵呵,若是这城隍爷把你的阳寿划尽,无疑是增加新的冤屈,看样子这种事情他们做了不少,这个城隍庙该好好整顿了。”爷爷冷声而谈。

    以前我觉得爷爷就是个普通农民,比别人懂些知识,所以教书,但是始终是个普通人,可是看着爷爷刚才救我的样子,和讲解这些知识,我越发觉得爷爷变得陌生,好多事情都是我所不了解的。

    爷爷带着我们直接走向城隍大殿,刚进门口十来个阴差就将我们挡住,我跟着爷爷身后,爷爷只是看着它们,它们神情却变得越发恐惧,好像看的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一样,本来还阻挡着突然都停住了。

    爷爷又跨不上前,朝着城隍大殿内走去。

    城隍爷原本半躺在椅子上,见爷爷带着我走进了,顿时立起身来,怒斥道,“何人敢闯我大殿!见了本城隍还不速速下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