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三章 上门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再问爷爷,爷爷却始终没有多说一个字,不过大家都觉得这个男人很是不简单,关于我们之前才晓得的事情,他却清清楚楚,实在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我看着张泽文,他对于道门的事情熟悉的不得了,见爷爷朝着三清殿里面走了进去,我连忙拉扯着张泽文的衣袖,让他在外面和我说说话。

    张泽文面『色』沉着的看着我,“我知道你想问我,那个人是谁?”

    我点点头,“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张泽文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这世间有人会道法,也有人会巧算天机。”

    我听到这里,就更是不明白了,毕竟他没有亲眼所见,怎么会把我们发生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还是不太懂!”这个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

    “那些会神机妙算的人,因为对法术并不擅长,所以更喜欢玩弄谋略,他找到我们,必然是想做我们身边的谋士,类似于张瑶爹娘在城隍庙的那种地位。”张泽文语气沉稳的说道。

    虽然我理解起来有些困难,不过一说到张瑶爹娘,我大概也就猜到了,就是专门出谋划策的人,跟军师没什么区别。

    不顾哦这个男人为什么选择我们,我还真是有点不明白。

    张泽文继续说,“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去找朱砂石的时候,你爷爷跟老虎的对话。”

    我愣了愣,“记得,怎么了?”

    张泽文说,“那个老虎跟你爷爷说,有个男人把他带到这里来,并且镇压在这里,等着有人来拿走朱砂石,我猜测应该就是这个男人,你爷爷一定也猜到了。”

    我哦了声点点头,这么说起来还真是。

    张泽文原本严肃的神情,忽然温和了许多,看着我沉默了许久,才开口,“你……这次去阴司没事吧?”

    我愣了愣,回过神来看着张泽文,他总是满脸冰冷不近人情的模样,可是突然的关心,让我觉得很是诧异。当时心里就乐开了花,一个劲傻笑道,“嘿嘿,我好的很,你是在担心我吗?”

    张泽文满脸慌『乱』,又恢复平静的模样看着我说,“顺便问一下,别想多了。”

    我当时心里尴尬不已,他明明是在关心我,怎么都不愿意承认?

    张泽文见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他很是不自在的转过身朝着三清殿里走了进去。

    司殿离开了道观后,我们几个人呆在三清殿内,以前觉得这个道观破旧不堪,可是自从我们来到这里后,竟然变得舒服许多,爷爷说世间万物都讲究气场。

    这里有人聚集,必然就有了生气。

    之前这里是废弃,所以才成了死气,任何气都是有可能被改变。

    原本之前爷爷就做好的符箓和纸片人,全部塞进了我的道袍里面,刚好道袍特别宽大,它们在里面根本就看不到。

    我好奇的问爷爷,“这样我就可以变得很牛『逼』了吗?”

    爷爷呵呵笑了笑,“平时看老子出风头,该让你开心开心了,等着那群龟孙子上门来,正好这边废弃了很久,也没有寻常百姓往这儿走,老子跟他们好好玩!”

    听到爷爷这话,我心里可是踏实了许多,反正有爷爷这句话,我就不怕!

    张瑶看在眼里,心里多少还是很担心我,“陈天一个人去对付他们真的没问题吗?他毕竟不是真的道士,万一他们伤到陈天了怎么办?”

    爷爷却呵呵笑道,“伤他?怕是没得这个本事喽!”

    张瑶自从嫁给我,就对我的人身安全极其在意,生怕成了小寡『妇』,我看在眼里也觉得很是可爱。

    我们坐在三清殿打了会儿坐,天刚黑下来,就听到外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这次不用猜,就晓得肯定是来找我们算账的人来了,这脚步声听上去就急促愤怒。

    爷爷瞥眼看着我说,“看你自己了,我可不出面。”

    张瑶听了这话,满心担忧很是着急的问爷爷,“您不出面,那陈天一个人在外面肯定会有危险的。”

    爷爷却说,“他是你男人,你得信他!老子说他能行,就肯定能。”

    “万一他不行呢?”张瑶紧张的问道。

    爷爷顿时把脸一虎,眼神严肃的看着我问,“陈天,你行不行?”

    说实话,虽然爷爷在我身上做了符纸法术,可是我心里始终没底气,“我不知道。”

    爷爷眼神恶狠狠瞪了我一眼,“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想清楚了再说!”

    我愣了愣,这不是没有余地,只好勉为其难的说道,“我行!”

    爷爷这才乐呵呵的笑起来,“裤裆不硬,做事不赢!想要跟老子一样威风,就要跟老子一样够硬!”

    当时我年纪小,哪里听得懂这一语双关的话,等我长了之后才晓得,原来这句话颇有深意。

    张瑶当时脸微微一红,满脸不知所措。

    爷爷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我赶紧出去。

    我也没好意思说话,赶紧从三清殿里走了出去,就看见外面已经站着两个人和一群阴兵,看上去气势汹汹,就等我着我出来,好好收拾我。

    我心里莫名有些紧张,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该说啥好。

    站着的两个人,一个是钟馗,一个就是崔判官。

    我看着他们俩个人,都是凶神恶煞的模样,真让人看着心惊胆战。

    我咳咳了两声,故作凶恶的样子说,“哼!你们有本事就打死我!”

    说完这话,还真有点心虚的很,万一爷爷在里面听不到我说话,不晓得我该怎么做,那不是完蛋了。

    崔判官恶狠狠的瞪着我,怒斥一声,“陈天!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戏弄本座,冒充钟馗来断案,就你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也敢来酆都城叫嚣!”

    他身旁的钟馗更是气愤不已的说道,“臭小子!那天你跟我说的可不是这样的!没想到竟然都是欺骗!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搞这种名堂出来!”

    我心里一咯噔,爷爷怎么还不施法啊!

    我再这样下去,万一他们真的打死我了怎么办?

    崔判官冷冷的看着我,“陈天,现在我们亲自带你下去,你若是敢反抗,我们就要了你的命!”

    我正要开口,不知道为何袖子里面的纸片人竟然全数活了过来似的,抓着我的胳膊就把身后的法剑拔了出来,又极其嚣张的把剑朝着他们指了去。

    我心想着,原来爷爷真的在后面施法,我手脚竟然都不听使唤了,想到这里,我立马变了副嘴脸,极其嚣张的说,“哼!有本事就来打死我!废话怎么这么多!”

    钟馗听了这话,当时就暴怒起来,指着我的鼻子骂去,“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你犯了什么事情,你心里不清楚吗!”

    我瘪了瘪嘴,“这事怎么就跟我有关系了,你问问崔判官,是不是他武断的认为孽镜台就一定不会有好人,我都说了我没做法,再说了,我也没这个能力,是他是非颠倒,不管黑白的!”

    我心里始终是很生气,毕竟这件事跟我没关系,一切都是因为崔判官自己固执己见罢了,现在却成了我有罪,我真是冤枉!

    钟馗愣了愣,回过头看向崔判官,“真有此事?”

    崔判官的脸『色』阴沉,“你信这小子胡说八道?我断案这么久,就没见到在孽镜台什么都不显现的人,这种情况,肯定是他在背后搞鬼!”

    话音落下,钟馗的脸『色』颇有些尴尬,犹豫了许久说,“如果这孩子真没撒谎,咱们会不会冤枉了人家?”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